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唯独有藕

第四十五回

唯独有藕 二阿农 3343 2019-08-21 19:09:57

  做早食生意,寅时末就得起来准备,卯时四刻开门迎客,忙了许久天才大亮,饶是在薄凉的秋晨,红藕还是忙得在额头沁了薄薄的汗。为了方便干活,她穿的是交襟窄袖短衣,下面穿一条褐色的留仙裙,腰间是同色的腰封。半日下来,她闻了闻衣裳,上头有浓郁的烟火味。

  李大福来过一次,买了几只贴面饼。不过他走的时候,啧啧两声,说:“这么大的酒楼,光用来卖面,也太可惜了。”

  米雁回剽了他一眼。李大福赶忙讪笑着走了。

  其实她的要求也不高,便是有一处遮风挡雨的住所,细水长流地赚些银两,平平安安地过着日子,便是最好。然后,再生两三个小猴子,绕膝而乐,甚好。

  至少比她之前所想的孤独终老,是云泥之别。

  米雁回正收拾着案板,虽然穿着褐色衣服,仍旧看得出他的后背全湿了。红藕拧了一块巾子,走到他旁边,踮起脚尖,给他抹汗。

  米雁回看着她,满是宠溺:“累吗?”天未亮就起来忙活,一直不停顿,若是新人,早就一脸的困倦,而她,满眼亮晶晶的,一张小脸尽是欢喜。

  “不累。”她摇摇头,待会收拾完便打烊了,米雁回还要忙着做吃的,午后还要熬汤,比她累得多了。

  米雁回微微弯腰,乖乖地让她擦去额上的汗,两人靠得很近,她仿佛听到他如雷般的心跳声……

  果然,男人清了一下嗓子,侧眼看她,满眼情////欲:“若是不累,今晚我们一起看星星可好……”

  坏人!昨晚他说一起看月亮,她向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晚看月亮,是很少有的事儿,便好奇地答应了。是夜,她由他带着,到了三楼的厢房。但见暗夜沉沉,雾霭重重,哪来月亮?倒是坐在厢房的贵妃榻上朝下面看去,满城的灯光点点,趁着秋风时暗时明。

  怪不得人要登高望远,实在是心旷神怡。她欢喜转头,正要与他说话,一张炙热的嘴唇就贴上了上来,而后是星移斗转,她被他反反复复地/////撞着,欢喜得像是见了月兔。

  事后,她喘着///气儿,唇儿//艳红,一双粉色的眼儿看他:“骗子!”

  “藕儿不欢喜吗?”他说着,神情黯然,她怔了怔,那骗子又埋头在她身上胡乱拱着,“定是我刚才做得不够好……”

  昨晚胡来的后果便是今朝她差点爬不起来,双///腿////间仍旧有些许酸痛。

  她想着想着,脸红了。要不要答应呢?

  米雁回却收敛了情///欲,正了脸色,直了腰肢,对着外头喊道:“爹,娘,二叔,二婶娘……”

  她的右眼忽然猛地跳了一下,一转身,她便看见了外头站了好些人。

  ///

  米雁回的亲爹米镇海、亲娘楼氏,性子都是极好的。楼氏一见红藕,便握着她的手,说了几声好孩子,你受苦了。说着眼眶就红了。

  米镇海赶忙劝道:“都过去了,以后就让雁回那小子好好待你,若是他对你不好,尽管告诉我们,我们揍他!”

  楼氏却瞪他一眼:“你若揍坏了藕儿不心疼吗?还是将他绑了,让藕儿来揍。”

  “如此甚好。”米镇海忙忙点头。

  红藕扶许氏出来,和大伙儿见了面,楼氏只握着许氏的手,和米雁回的二婶娘吕氏,三人坐在一处,说着悄悄话。

  一些人则欢呼着让米雁回带去逛季城了,红藕进了厨房,帮她们备茶,备点心。

  袅袅的水汽升起,烫了一下红藕的手。红藕赶紧缩回手,悄悄抹了一下。

  “红藕姐姐,你没事罢?”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一缕香风袭向她。红藕有些恍惚,她抬眼看向声音的主人,是个二八年华的娇俏姑娘,梳着双丫髻,留着刘海儿,眉间画了朱红色的月季花,眉目如画,穿一件鹅黄色薄衫,衬得身段儿窈窕,似柔弱无骨。

  这是米雁回的六表妹,叫做蒋清清的。一行人中,便得她一个年轻女眷。

  看得出,蒋清清很会收拾自己,但又不是很过分,别人猛然一看,便觉得这位姑娘美丽柔弱,舍不得伤害她。

  蒋清清嘴也甜,还没待米雁回介绍,她便娇柔地说道:“这是红藕姐姐吧?红藕姐姐一看心地就好,今晚我要和红藕姐姐一起睡。”

  只是红藕心里觉得怪怪的。

  “没事。”她扯了一个笑容,笑道。

  “妹妹跟你说哦,这女人啊,须得会保养……”蒋清清嗓子娇柔,边说着边看向红藕的手,声音忽然高了几度,“呀,红藕姐姐,你手怎么这样粗糙?这雁回哥哥可真是不会疼惜人的。”她牵起红藕的手,神情又心疼,又埋怨。

  红藕将手缩回来:“我们做惯了活的,自然有些粗糙。”

  蒋清清又是一阵大惊小怪:“这怎么行?雁回哥哥可是从来不吩咐我们女孩子做事的。”

  “清清,和四嫂嫂聊什么呢?”外头钻进一个年青人,叫米雁声,是米雁回的堂弟,排行第六。他长得瘦瘦高高的,一笑起来脸颊边有一只小酒窝。

  蒋清清又不依了:“雁声哥哥,红藕姐姐还未和雁回哥哥成亲呢,你快把人家红藕姐姐叫老了。”

  米雁声不理她:“婚书都登记了,还不改口叫嫂嫂吗?”

  “雁声哥哥真讨厌,红藕姐姐,我们不理他。”

  红藕倒着茶,胡乱应了一声。不知为什么,她的右眼皮跳得更厉害了。

  人忙着,时间过便得飞快。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喝了些许酒,又远道困顿,便各自寻了房间睡了。

  红藕自在厨房里收拾碗筷,夜凉如水,偌大的厨房里只得她一人,她倒是松了一口气,安安静静地洗着碗。

  有轻轻的脚步声靠近,红藕不用回头,便知是米雁回。他走到她身旁,去帮她洗碗:“藕儿,今天辛苦你了。”

  她摇摇头:“刚才伯母和二婶婶帮我洗了好多,我见她们劳累,便让她们先去歇着了。”

  娘和二婶的确是很勤快的人,米雁回的重点当然不在这个,他左右瞧了一下,见四下无人,便压低了声音道:“等会要不要看星星?”

  一天的劳累被他这句话冲淡了大半,她睨了他一眼:“可是我肩膀好酸……”

  “为夫帮你捶一捶,按一按,便好了……”米雁回凑在她耳边说,声音又沉又哑,带着无尽的诱惑。

  她抿嘴一笑,正要答应,后头却有人柔声道:“红藕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呀。”不用回头,红藕便知晓是蒋清清。

  米雁回先转身,却又很快转头,只说:“清清,夜凉了,你最好穿多一件外衫罢。”

  红藕微微侧头,看到蒋清清穿了一件极薄的纱衣,将美好的身段暴露//////无遗。若是在闺房中,这样穿未尚不可,还能增添/////情趣。但如今穿出来给表哥看,不是天真便是有心机。

  红藕便笑了笑:“清清表妹,你先歇下罢,我还要和你雁回哥哥去看星星。”

  蒋清清的声音弱了几分:“红藕姐姐,我睡不着,不如你帮我求求雁回哥哥,让他也带我去看星星。”

  “蒋清清,回房歇去。”米雁回沉声道。

  蒋清清走了。

  两人静静洗了碗,照旧去三楼的厢房看星星。只是这回,红藕狠狠地在米雁回的肩上咬了一个深深的印记。

  不知怎地,今晚的她,心有些慌。她好怕这些平静的幸福拥有得太短。

  外头照旧暗沉沉的,黑得无边无际。

  红藕趴在米雁回的胸膛上,一头青丝披散在她光洁的后背,柔软的身体嵌进米雁回///坚实的怀中。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划着他的下颚,上头有青色的胡茬。

  “慎远。”

  “嗯。”

  “若是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取什么名字呢?”

  米雁回轻轻抚着她的背:“孩子的娘亲来取名,可好?”

  她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了颤,道:“以后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叫念恩,好不好?”

  米雁回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好。”

  红藕嘴角噙着笑,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照旧是要打开门做生意的,红藕大厅厨房来回的跑,快接近辰时,她进厨房时,见二婶婶和蒋清清坐在厨房里,她打了一眼过去,见蒋清清脸色有些憔悴,二婶婶看着她,则是欲言又止。

  她想了想,走过去,问道:“二婶婶,清清表妹,你们用早饭了吗?”

  吕氏笑道:“藕儿不用管我们罢,你自忙你的去。”

  红藕笑道:“那二婶婶你们自便罢。”说完便抬脚要走。

  吕氏还是叫住她:“藕儿,昨晚你睡得好吗?”

  “挺好的。”有米雁回那个人肉枕头,她一夜安眠。

  “那,你在哪里睡的?清清说,昨晚她等了你一晚,可你一晚未回,她担心得一宿没睡,她担心,是不是她叨扰了你,你不想和她睡一间房罢?”

  自然不想和她睡啊。

  红藕笑道:“我寅时五刻便起了,怕影响清清表妹,是以昨晚我是在另外的房间睡的。”

  蒋清清倒是变得快:“都怪清清不好,非要和红藕姐姐一起睡,害得红藕姐姐要另找地方睡。”说着眼眶就红了。

  吕氏倒是个明白人:“清清,那你今晚另寻地方睡罢,你四嫂嫂整日披星戴月,也怪累的。”

  蒋清清便咬着嘴唇说:“可是,四哥和红藕姐姐昨晚那么累了还要去看星星呢。”

  红藕心中叹了一口气,这米雁回的烂桃花咋这么多,走了个贺三秋,走了个梅香,又来了个蒋清清!

  她看了一眼蒋清清,后者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像是被恶人欺负凋零的花儿一般。

  红藕似笑非笑道:“清清表妹这是想和我们一起去看星星?”

  蒋清清赶忙点点头。

  红藕笑了,她指指几个大木盆中未洗的碗,很温柔地说:“为了能让我们快点去看星星,清清表妹不如把碗洗了,这样我们就能早点去看星星了。”

  蒋清清惊愕地睁大了嘴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