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浮生万千不及汝

第十一章

浮生万千不及汝 雪漫南陌 2229 2019-07-19 15:09:23

  出厅门绕过树木繁荫,曲廊回环,苏陌儿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只知道最后要避开那座瘟神!

  苏小姐这是什么意思?走得如此匆忙?难不成又要食言了?”苏陌儿一顿,果然不这么轻易放过自己。“民女……民女去给王爷备些吃食”苏陌儿无奈道“如此……本王就在后花园与苏小姐会面了。”孟吞舟微眯着眼,苏陌儿,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苏陌儿微微一点头,退下了,心里却窃喜逃过了这一劫,就万事大吉了!孟吞舟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薄唇一勾,一甩袖袍,转身准备去花园。“王爷!”季林匆匆地跑到了孟吞舟身边。“说?”“属下严刑拷打之下,并无撬开此人的嘴,仍不说出幕后黑手,现还存活一人。属下无能,还望王爷责罚!”

  “退下吧。”孟吞舟轻轻道。季林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孟吞舟是这样的反应,随即又道:“是。”孟吞舟吩咐道:“吊着那口气,今晚本王亲自审问。”就是不审问,他也知道下毒人,不是那个女人又能是谁!好毒的心!桃花眼里散发着狠戾,淡淡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血痕,转身离去。

  一座拱桥搭在湖水上,桥身雕着牡丹的图案,每一笔都相当精细。荷花飘在湖面,染着点点雨露,一条条小鱼游来游去,尾巴拍打着湖面,激起一层层的波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前世她最爱的花抑不住心中的一丝波动,苏陌儿下意识地去伸出玉手去摘取一支,却无奈荷花太遥远,眸子里透着点点失望,准备离去。“苏小姐这时准备去哪儿?不如带上本王可好?”苏陌儿一惊,抬头去寻找声音,却发现了孟吞舟坐在身后的大树上,慵懒地倚靠在树干上,邪魅的桃花眼中染着点点笑意。

  苏陌儿随即笑了笑:“劳烦舟王爷您老先下来,民女陪着舟王爷逛一逛这苏府。”潜台词:孟吞舟快下来!摔了我担待不起啊!孟吞舟哈哈一笑,脚尖轻轻点地,修长的眉下,狭长的眸子仿若桃花,嘴角微微勾起。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衣冠胜雪。优雅的步伐,一头墨发随风逸动,阳光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纤尘不染。

  沐倾颜一惊,孟吞舟这种人,明明眉眼间都是凌厉,如藏入剑鞘中的利剑,气势逼人。可偏偏是这种人,笑着看着你,仿佛温柔,仿佛……你是不同的。“不知方才苏小姐可否在找此物?”孟吞舟薄唇轻启,修长的手中拿着几支荷花。苏陌儿眼睛闪过一瞬间的亮便恢复如初,孟吞舟桃花眼里闪过些许玩味:“大小姐若是答应本王一事,本王便送给苏小姐,可好?”

  “何事?”脱口而出。“以身相许如何?”孟吞舟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苏陌儿只听脑袋“轰”地一声响赤裸裸的调戏!她苏陌儿在想报仇也是怒了,开口道:“舟王爷说笑了,民女乃卑微之身,怎配得上”“若是我是认真的呢?”孟吞舟微微俯首,用了我字,对着苏陌儿道。苏陌儿向后退了几步,对上了孟吞舟的眸子,没了嗜血,没了杀意,清澈得没有一丝杂念,眸里倒映着她的身影。轻叹一声,苏陌儿心中蓦地升起一丝悲悸:“舟王爷,唐突了。”从袖袍里取出一张药方:“舟王爷,这是民女近日研制出的药方,虽不可完全解毒,但可以抵制毒发两到三月之久。至于解药……民女则需要时日。”

  孟吞舟接过药方,淡淡道:“本王的这条命,算是苏小姐救的,本王愿以身相许”“民女能为舟王爷治病,是民女的荣幸,舟王爷不必客气。”孟吞舟目的达到了,轻笑道:“既然如此,大小姐三日后,随本王去取药引?”语气不容拒绝。

  苏陌儿紧咬着嘴唇,极不情愿的说道:“遵命。”拒绝?除非她活腻了!今世可不想死得如此窝囊。“若无它事,民女就先行告退了。”未等孟吞舟开口,苏陌儿就一步步了出去。

  孟吞舟嘴角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直至那远去的背影消散才转身,道:“真是好兴致,戏已散场出还不现身。”语罢,出来一女扮男装的女子,唇色如瑙,眉目如画,额前的几缕墨发随风逸动,一身青衣更是优雅贵气。

  “舟王爷名不虚传,在下佩服,只是……舟王爷有病在身,不适合用内力。”男子缓缓张口。“苏半夏,果然不简单,一语道破,本王也挺佩服。”微微一笑。随即,桃花眼危险地细眯起来:“本王有一事不明,今日姑娘若不与本王解释清楚…。”

  苏半夏信步走近孟吞舟:“可是与姐姐有关王爷似乎很在意姐姐哦?”苏半夏细眯起眼眸,眼中闪着点点精光。

  “本王的事姑娘莫要猜测的好,姑娘只需记住本王不许她出意外。”苏半夏轻笑道:“民女只是开个玩笑,未曾想到姐姐竟有如此奇遇,有幸让王爷替姐姐挡了这暗箭,可惜啊王爷身中的毒素,早已入骨,民女劝王爷内力收敛点,否则,每一次的毒发,都足以致命,即使不致命那痛想必王爷深有体会。”

  “苏府乃藏龙卧虎之处,舟王爷是知道的哦”苏半夏眼眸里闪着幽光。

  藏龙卧虎?孟吞舟看着苏半夏,扬唇笑到:“不知该叫姑娘呢还是该叫一声上官将军我大周国严防守密,饶是如此西夏还是钻了空子。”“舟王爷也果不简单,在下亦是崇拜。”

  “上官将军请放心,上官将军是谁或者在与不在,都与本王无关,应交给皇兄处理,若是皇兄没有任何察觉,大舟国的皇帝,当真要换了。不过……苏府里的二小姐,有意思。”上官云寒含笑,谁不知道大舟国的舟王爷是个不惜命的?就是生命危在旦夕也不曾皱过一次眉,今日却说自己的性命压在了苏陌儿身上,有意思……有意思……

  “若无它事,本王就不奉陪了。”“舟王爷的身子,最好注意一下,万万不可当做儿戏看待,下毒人想必也非等闲之辈。”“劳烦将军关心,本王的身子,本王心里自然清楚。”孟吞舟心中微微涌起一股悲悸,若不是当年自己手段狠毒,恐怕……今早已变成一堆白骨了吧?桃花眼染着点点自嘲,唇畔勾起一抹苦笑,隔离尘世,与世无争……他孟吞舟这辈子……都不可能了……父王,若是当时未犯下那错误,有多好……我生在此世上,本就是一个笑话,错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