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浮生万千不及汝

第六章

浮生万千不及汝 雪漫南陌 1848 2019-07-05 00:14:11

  苏陌儿回到扶桑苑,开始一本一本地整理医术,“伤寒杂病论”“黄帝内外经”“神农本草经”苏家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这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医书,只是其一本研究透了都可以妙手回春呢,想着想着突然,其中一本让她眼前一亮——“青囊书”“青囊书”在她贵为皇后就听说过此书,苍天助我,青囊书可谓是聚集了医术之精华,苏陌儿的母亲李氏真是早早为这个女儿铺好了路,也真是望女成凤,可惜苏陌儿过于懦弱!苏陌儿我定为你完成你母亲之愿望,还你不一样的人生。如今岂能有让人失望的道理?

  苏陌儿微微一勾唇,斜躺在塌上翻起了《青囊术》回想前生,为了南钰方征战沙场,为了南钰方,特意悄悄地跟太医学了一些,如今看起来也是有些基础的。这些“草药怎么未曾见过,我不能纸上谈兵“拍拍脑袋灵光一现“南钰方曾带她去的那个山,对呀…青蓝。”“奴婢在。”“去通报夫人一声,我要出府,至于理由——”眼眸一转,“就说我要去山里采草药,备马车。”“是。”

  “夫人扶桑苑来禀,大小姐要去采草药”苏半夏放下手中的书不悦地对身旁的小李氏道:“娘,从小到大,我一直那么努力地学习医术,爹没放在眼里就算了,您还把匣子还给她,谁才是您的女儿!”小李氏瞪了一眼苏半夏:“苏陌儿最近变了不少,以前默默无闻就算了,可如今她怕是会你掌家路上的最大的阻力,娘心里有数,这样的话以后莫要再说,看来苏陌儿是不能留了!”

  小李氏吩咐道:“大小姐开始好学是好事,小姐有什么吩咐只管照办。“是”

  “小姐,马车已备好。”“恩。”苏陌儿小心翼翼的把医术装到箱笼里,随后又叮嘱青蓝:“青蓝你留下在我出去的这几天,不准任何人踏进我房间,任何人。她没有相信人的能力,她必须防人之心不可无。“是。”

  马车停在了苏府大门外,朴实无华,里面也是舒适宽敞,想必是小李氏专门派人安排的,想到这里,苏陌儿心里有所防备。

  车夫问道:“大小姐,我们去哪?”。“浮玉山。”车夫一脸的疑惑:“大小姐,这个地名……小的…小的没听说过。”

  苏陌儿心里一阵惆怅,世人当然不知道了,这个地方是他和南钰方的幽幽谷,是她为南钰方亲手开辟了这一方草药。

  苏陌儿微微一笑:“没关系你只管驾车,娘给我留下的遗物有这个地方,我们一试。”虽然车夫心里疑惑,但也不敢问出来,只能应一声:“是。”

  苏陌儿贪婪的看着一路熟悉的风景与热闹的街市,心中恍若南柯一梦,为了南钰方一路上踩着尸骨生活在地狱里,她有多久没有来过这人间了,可笑却被赐鸩酒一杯!一双眼散发着嗜血的气息,邪魅至极。

  “小姐到了”苏陌儿的思路被打断“好”

  苏陌儿走下马车,抬头望向浮玉山,山路略显崎岖,“刘叔你暂且找个地方落脚,我自己上去便可。”

  这…这,小姐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回去怎么跟夫人,老爷交代”刘叔说道。

  “刘叔放心,日落西山我们会和。

  “这…老奴听大小姐吩咐。”

  苏陌儿提裙走向记忆中的小径,很快便来到了半山腰,木质的小屋子还在,只是已经破败不堪,好似来一大风就会将这里彻底摧毁一般。

  苏陌儿正想继续走忽然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只得隐居草丛里。

  只听为首那人说道“舟王爷,小的劝您还是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我等,不想害您性命还望王爷交出圣上所要之物,若今日您命丧黄泉,记得要在阎王爷面前说是谁要一心一意的杀了你。

  

  只见孟吞舟缓缓地回过身来,大大的黑眼睛望不到底,他平静地望着黑衣人。

  “一死而已,有何惧?

  黑衣人微愣,“王爷果然不负盛名能如此坦然面对,但是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舟王爷不要忤逆,”黑衣人说罢,再次扬起剑锋,殷红的血,沾满了他手中的剑,顺着剑锋流下来,滴落在地面,触目惊心。

  剑,直刺过来,挟带着飕飕的风声,忽然,远处传来纷乱的马蹄声。

  亲兵跟随记号追上来了,孟吞周猛一下鼓起劲,更是凌厉的招数使出来,逼退黑衣人。

  黑衣人不想恋战,只想速速结果了朗泽,尽快回去交差。于是俩人夹击,招招封喉。

  孟吞周左胸已然受伤,只想速战速决,猛的箭随手臂拐道,为首黑衣人顺势倒地,其他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急速离去。

  苏陌儿望着孟吞舟,冰冷孤傲,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不愧是战场让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他的身边始终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前世只闻其名,并多次败在他的手下,今日得以相见不禁感慨,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好朋友。

  “姑娘戏已收场,何不现身”

  啪啪啪,苏陌儿拍手从草丛现身。

  “舟王爷,百闻不如一见,王爷果然不负盛名,观此一战,实非小女子本意”苏陌儿微俯身行礼说道。

  剑刃上,血顺着明晃的剑峰一滴一滴地掉下来,在尸横遍野的沙场,血液延成了汩汩的流水,扩展开来,像从小在江南看过的绵长河水,温婉却没有尽头——

  孟吞周意识模糊。头盘旋的飞鸟,疾疾地掠天而去,天空响起嘶哑的短促破

  鸣。

  在倒地的时候,孟吞周想起了江南的扬花和悠转的清笛,想起手上流淌着的敌人粘稠腥臭的血液,想起那一双眼睛与眼前女子的眼神重合明明不是一个人,却透过眼睛想起她…便晕倒在地。

  朦胧的意思听到有人叫唤“王爷,王爷,”夹杂着女子柔柔的声音微笑着合上眼,只是遗憾此生未能在得见那人一眼。

  “小女子会些医术,从这里下山也是需要时辰,不如让小女子先行为王爷简单包扎。”

  好好好,有劳姑娘。

  “小哥把王爷挪到木屋,方便小女子为王爷诊治”

  “姑娘有吩咐,只管叫我们兄弟,我们是王爷的亲兵,我是林青,他是林默”

  “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