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浮生万千不及汝

第四章

浮生万千不及汝 雪漫南陌 1964 2019-07-02 12:36:17

  檀木淡淡的香充斥着整个房间,镂空的雕花窗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苏陌儿伸手去触摸着阳光,然后起身仔细观察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古琴靠窗而放,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房间当中放着一张破旧的桌子,桌上摆放着字帖,笔筒里插了零稀几只笔一如她的主人……

  “苏陌儿…苏…陌儿…苏家的长女怎么会如此用度,看来亲姨妈哪比的上亲妈”,桃花眼一笑,眼下的一滴泪痣显得更加妖娆了。“苏陌儿你该得的我来替你得,你会很强,无人敢欺。”“谢谢,如此我便走了。”空气传来一声飘渺的稚嫩声。“不客气,是我谢谢你。”苏陌儿一声苦笑,他不再是李敏馨,但是她会背负着两个人的梦,努力的活着。

  “小姐,用早膳了。”青蓝小心翼翼的将托盘里的吃食摆放在桌面上,准备退下。“青蓝。”“奴婢在。”“告诉其他人,以后未经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踏入我的房间半步。”声音很明明很轻柔,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是。”“下去吧。”迷迷糊糊中睡梦中她好像听到原身说她母亲给她留了一本医书,她需要好好找找,没有点金刚经如何开展这条取经路。

  苏陌儿瞟了一眼饭菜,那般饭菜普通人家也不会用吧,何况她是苏天恩的长女。苏陌儿嘴角翘起一个弧度——苏陌儿从今日日,宁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想要立足的第一步变成惩治恶奴开始吧。

  ”青蓝“

  ”奴婢在“

  扶我出去走走,顺便我们去下厨房,带上早膳!

  ”是“

  天空很蓝很蓝,浓稠的蓝色像她幼时见过的,天空漂浮着的云,好似最轻柔的白纱,轻飘飘的,一阵微弱的风都能吹散开来,苏陌儿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蓝天白云,南钰方,曹盼兮我李敏馨以苏陌儿的身份从地狱爬出来找你们了哦!真好!

  一路上苏陌儿触摸着空气,活在阳光下真好,新的一天,新的战斗近在眼前!

  来到厨房,真真是好生热闹啊,一个个比她这个主子都要舒坦,饭菜只怕这群人吃剩的汤水。苏陌儿心内冷笑一声,走进了厨房。

  “大小姐。”厨房里的人看见了苏陌儿,敷衍一声,礼都没有行,便把苏陌儿晾在了一边。

  “谁是厨房的掌事人?”苏陌儿微笑问道。

  “回大小姐,正是老奴”一个中年妇女站出来,眼中带着不屑直直看着苏陌儿。

  

  苏陌儿望着青蓝,青蓝瞬间懂了,她的小姐终于开窍了,夫人保佑菩萨保佑。于是不卑不亢答道:“此人曹妈妈,是厨房管事妈妈。”苏陌儿微微一点头,望向曹妈妈,“曹妈妈是吧,陌儿一事不明忘曹妈妈解惑!”老奴一定知无不言“曹妈妈不屑道。

  “哦,是吗,如此甚好,不知今日饭菜可与往日相同?“不知小姐此话什么意思?老奴一直派下人们这样送饭,从不断缺,兢兢业业的坐着老奴本分,从不有半分懈怠,今日小姐怎得来了厨房,这种下人的地方不是小姐该来的,若是老爷知道只怕不好”曹妈妈态度不卑不亢。

  “青蓝”“奴婢在”“掌嘴。”

  此话一出,全场人都震惊了,这还是那个低三下气地小姐吗?莫不真是兔子急了会咬人。

  青蓝,迟迟不敢动手。“怎么,青蓝主子说的话…?”桃花眼细眯起来望向青蓝。明明那么慵懒,却让人不寒而栗。

  “奴……奴婢……不敢。”青蓝颤抖着走向曹妈妈。

  曹妈妈在苏家也是老人了,一直都是作威作福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当机怒了“大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老奴并未做错什么,大小姐怎可对老奴用刑,老奴在苏家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不知小姐这样做,夫人可知道?”苏陌儿微微一笑,一滴泪痣越发妖媚斜靠在雕花椅子上微启双唇“曹妈妈说话还是得体一些好,免得顶撞了主子,…青蓝教教曹妈妈我苏府下人的本分。

  “苏陌儿,你…你不要太过分……”曹妈妈慌了,如果被这么个人人可欺的丫头打了,以后她还如何立威,还不被私底下那群老婆子笑死?“曹妈妈,我念你在苏家多年,实在不忍心罚你,只是今日这早膳望曹妈妈是一定要给陌儿一个解释的。”青蓝会意拿起托盘放到曹妈妈面前。

  “大小姐,老奴一直派下人们给您送饭,本本分分不敢有丝毫怠慢,所以老奴不明白小姐什么意思,老奴不知”哦,是吗,一直这样做的呀,…

  “青蓝,帮曹妈妈回忆一下我们刚到时厨房的场景…”“是”

  在场的人都是听曹妈妈的,蠢蠢欲动,未把苏陌儿放入眼里。

  苏陌儿只瞟了众人一眼,冷声道“我打她自有打她的道理,难道还得向你们挨个交待吗?今日就给你们说个缘由也是可以的。仗着主子信任,欺我幼小,懒散怠工,还目无主子,欺上瞒下,可有这回事?”

  曹妈妈一听,大喊冤枉,“莫说我今日亲眼所见,你私动食材,主子还未用膳,奴才倒是先吃上了,说出去岂不叫人笑我苏家没有规矩?无需你招,这桌子上的吃食,就是最好的语言,哦,对了我最厌那惨叫声,你们与我先堵了她的嘴。”

  “大小姐你……”“曹妈妈大可以去爹那里去夫人那里,平日里,我敬你们年长,心软,不忍多说些什么,可惜啊这人善是不行的,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里啊?”众人看着此时的苏陌儿不敢发出声音,曹妈妈慌了神,如果这件事捅到苏天恩那里,那必是凶多吉少了。虽说苏天恩不管苏陌儿,但并不是说可以任由欺负她的女儿,这些事都是小李氏怂恿着她做的,自然是被小李氏压了下去,如若苏天恩知道了,最轻的家规她这把老骨头也得卧床最少半月了,那毕竟是他的女儿!不闻不问那也是主子。

  曹妈妈不傻,心里一思量,当即跪下,“老奴之罪,老奴猪油蒙蔽了心,请小姐原谅!一阵静默,地上静的风吹落叶的声音都听的清楚让人心里琢磨不透的发毛。

  苏陌儿微微一笑,开口道“那陌儿的早膳以后还是曹妈妈负责?”“是…是…快来人,请二小姐用膳。”另一妈妈递上来了另一个托盘,呵,如此明显和之前的不一样!。

  “曹妈妈,虽是无心之过,但不敬主子,顶撞主子,错就是错,规矩不能少,青蓝五十下。”是“

  苏陌儿一声令下,底下人都不由崩紧了身体,怕下一个就是自己!毕竟这些年欺负她的谁都有份!谁手上都不干净!

  曹妈妈不敢反抗,这总比被苏天恩知道好太多。青蓝早就想这样做了,拿起藤条就动手,“啪——啪——啪——”院子里只有曹妈妈痛苦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嘹亮,直击人的心底。

  “啪——啪——啪——”一

  “这一早上,还真是乏了,青蓝,走吧。曹妈妈,也要早日养养身子这苏府的厨房离不开您。”只是曹妈妈如今要休养身体要紧,这厨房也不可一日无主,就由她来当厨房掌事吧,正在扫地的冯妈妈一听,跪地说道“这个小姐提拔。”“不客气,回头我让青蓝给你个条子要记住哦,我不爱吃什么。”说罢,离开,众人呆呆的望着那一袭白衣与墨发,心里不约而同想到,这苏府怕是要变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