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四十一章 发难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029 2019-08-18 23:53:56

  阿衡被几个宫女围着,披了件貂皮的大衣,又有人给她手里塞了个火盆,虽然她还是觉得寒气逼人,但已比方才好了不少。

  冷哼一声,笑道:“令侧妃这血口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本宫一个孩子,哪来的力气去害你们两个大人。明明是容侧妃想加害我,不小心自己落入湖中,如今令侧妃要来反咬本宫一口,方才你将本宫拖入湖中的事,可是众所周知。”

  旁边的宫人都沉默,因为方才他们确实清楚地看到令侧妃将阿衡拉扯入湖中。

  面对这么多突然出现的人证,令侧妃百口莫辩,但她犹自不服气,叫道:“你是公主,我们二人是荣庆王侧妃,我们为何要害你?”

  阿衡冷笑:“问得好,在方才宫人叫你一声令侧妃,本宫才知你姓令,本宫为何要害你二人?至于两位侧妃要害本宫的理由……”

  阿衡鄙夷地看了一眼令侧妃:“难道令侧妃要本宫在此将方才在水榭边听到的你们如何谋害亲人之事说出来?”

  阿衡甩下这句震撼当场所有人的话,就带着自己的宫人护卫纷纷离去,留下令侧妃独自在风中凌乱……

  阿衡回去之后,也小病了几日,等她病好之后,两个侧妃的事已有了定论。

  荣侧妃和令侧妃,为杀人灭口谋害皇嗣,处以斩刑,因为荣庆王一家乃皇室宗族有豁免权而免受连坐之灾,但虽不用死,可也得罚。

  阿衡爹以荣庆王不能好好处理家中内务内眷为由,责令其立即返回玉霞城,整顿内务,直至家宁。

  至此,荣庆王归京之梦彻底破裂。他原本意气风发,胜券在握地来盛京,却不行落得个妻离子亡,连几个侧妃也不得好死的下场。

  荣庆王整个人心灰意冷,觉得老天何其不公,那个坐在龙椅上整日只知附庸风雅的庸碌之辈,什么都不用做,出生就决定了他可以成为人上人,坐享其成。而自己什么都做了,殚精竭虑,挖空心思,到最后还是一败涂地。

  不过让荣庆王大感欣慰的是,他败给的是老天,不是那个庸碌的明德地,这或多或少让他有些优越感。

  可这优越感来得快去得也很快。

  荣庆王一家子收拾行李打算返回玉霞城的那日。阿衡再次出现在了荣庆王面前,天真无邪,笑靥如花。

  荣庆王不明白问:“文舒公主,臣多有得罪……”他以为文舒公主是和别的小女孩一样,受了委屈,看他要走了过来兴师问罪发泄一通。

  他心底觉得好笑,自己这个混不吝的弟弟也真是没分寸,竟让一个屁大点的小丫头给自己送行,明着是送行,实则是给自己这个“仇人”吃点亏吧。

  不过他毫不在意,一个小姑娘家,他还对付不了?

  结果他真的就对付不了。因为阿衡洋装泼皮无赖,说有话要和皇叔说,下人都退开。

  下人们觉得这小公主能说什么,无非就是撒撒气,很自觉地退下了。

  阿衡看着躺在床上,因为两个侧妃的死和家中那些龌蹉事打击得颓败不堪的荣庆王,心中哀叹,觉得自己的父皇若是如荣庆王这般精于算计,自己又何苦做一个辅政公主?

  不过若非自己爹此等性子,怕是自己也不会如今天这边光景吧。

  她甜甜叫道:“皇叔,近日身子可好?”

  荣庆王没想到她会问这这句话,有些难以招架,有些木纳地看着阿。

  阿衡笑着道:“皇叔,太医院的院正说了,您这身子若是调理得好,一年半载的就能好起来……”

  荣庆王诧异地看阿衡,阿衡表情很平静,他猜测不出阿衡的意图。

  只听阿衡继续道:“太医院的院子皇叔可知,那可是我们整个盛京医术最好的大夫,他的话定是真的。届时皇叔又能生龙活虎的活着了……”

  荣庆王觉得她这话说得有不对劲,可她话里话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阿衡继续道:“可我不想皇叔长命百岁……”

  荣庆王总算明白她说什么了,原来她的话锋在此处。

  他轻咳了两声,并没表现出太多的表情,只是问:“难不成你想我死?”她倒还真敢想。

  阿衡点点头:“古语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父皇身侧怎能有一个这般厉害的人在旁边?.为了父皇,我只得杀了你。”

  荣庆王笑了起来,这么一个小不点说起杀人还真有几分气势,可那只是自己给的几分吧了:“你要杀我?现在?你用匕首还是毒药?”荣庆王笑出了声。

  阿衡心里鄙弃地想,毒药匕首什么的那些都是最低级的杀人工具,本宫用的可是心计,杀人于无形。

  阿衡道:“用什么杀,皇叔待会儿就明白了。”

  荣庆王挑眉看阿衡。

  阿衡附身凑近了他,道:“皇叔可知那引路的猎户是本宫的人?”

  荣庆王这会有些诧异:“原来那猎户是你的人,你是如何得知我们被山路围困之事?”说着,他似乎想到什么,震惊地道:“你如何得知……”

  阿衡挑眉看他,笑眯眯地道:“没错,那场山石崩塌是我的手笔……”

  这次荣庆王即使心中有点怀疑,可还是很是震惊地看着阿衡。那么大一次崩塌,得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她竟然悄无声息地做了,而且做得天衣无缝!

  看来,他真是低估了自己的这个皇侄女。

  他又重新审视了阿衡一番,瘦瘦小小的模样,虽然容貌出众,可因为太稚嫩总让人觉得她毫不起眼。

  被认为毫不起眼的阿衡笑道:“难不成,皇叔走了那么久的山路,竟然没一丝怀疑?这可与皇叔性子不符?”

  荣庆王心想怀疑是怀疑,可没想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这样一个小丫头……

  阿衡看着荣庆王有些不愤地躺在床上,面色不善,继续用一种平淡的陈述语气道:“嗯,那些山匪是本宫安排的。”

  这下荣庆王的面色再也端不住了,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面红耳赤地用手指着阿衡:“你,你……你说什么?山匪是你的人?那犬子……”

  好一个陈衡,好一个文舒公主,荣庆王激动得恶狠狠地盯着阿衡,他想要个答案。

  阿衡在对别人解惑之事上甚是好爽,自不会为难他,笑道:“皇室睿智啊,您那宝贝儿子也是本宫命人打的。”

  “你!你!”荣庆王艰难地坐起来,手指涩涩发抖地指着阿衡,气得说不出话来。

  阿衡安抚他:“皇叔,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荣庆王苦恨,这文舒公主真是可恨,她将自己快要气死了,还安慰自己不要气坏身子,她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荣庆王激动了片刻,冷静了下来,看到阿衡自己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水坐着喝。

  他冷笑:“公主殿下,都这个时候了,你好敢和我这的茶水?”小心被毒死。

  阿衡眉眼带笑,沾着茶:“这茶是徽州的雨前龙井,一百两银子一两,几乎有市无价,父皇也就是从丰大人那处搜刮了三五两过来,竟送了一半给皇叔。本宫今日道是有口福了。”

  荣庆王微眯着眼,问:“你当真不怕?”

  阿衡笑了:“皇叔这屋子时时备着一壶毒茶要害人?”

  荣庆王冷哼一声:“要毒别倒是不会,不过若是你就难说了……”

  “这么说来……”阿衡扬眉道:“皇叔一大早就得知本宫要来,先准备了一壶茶水伺候本宫,更或甚者,皇叔早就知道本宫害的你,提前给下的毒?”

  笑话,荣庆王方才听阿衡的话震惊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怎会未雨绸缪地下毒?

  阿衡一点也不担心茶里下毒,连旁边的茶点也吃了几口。

  看着阿衡一副淡定闲适的样子,荣庆王的脸更黑了:“文舒公主以为,你今日走得出这个屋子?”

  阿衡冷笑:“那不废话嘛?难不成皇叔如今这副模样还要拦我?”

  顿了顿,阿衡又笑了,继续道:“嗯,应该可以,皇叔从小习武,且功夫了得,即便如今虚弱至此,要杀本宫这样一个小身板的女孩儿,还是很简单的。”

  “不过……”阿衡看了看荣庆王:“皇叔如今没接茬得出来浑身不自在?可有与往常不同?”

  听阿衡这么一说,荣庆王心中咯噔一下,暗暗运起了内息,可是原本他体内浑厚的气息仿佛被掏空了一般。他惊道:“是你?你干了什么?”

  “没干嘛”阿衡笑道:“给你药水里加了点料。软筋散皇叔听过吧。”这软筋散不是什么特别的药,知道的人不在少数,可若是碰到个会用的,即便知道了也会中招。

  荣庆王很悲催地成为其中一个,他直觉身子如水一般地软做一团,方才还义愤填膺地指着阿衡破口大骂,可如今连手都提不起来了。

  “哦,对了,那山匪也是本宫的人,这么对犬子,也是本宫的意思。”

  这一次,荣庆王就再也受不住了,他震惊地看着阿衡,他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黄毛丫头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他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阿衡。恶狠狠地咬出几个字:“文舒公主,你找死?”

  阿衡笑道:“难不成,你现在想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