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三十六章 金蝉脱壳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194 2019-08-13 23:18:32

  南宫黛被说得又是一噎。言语有些语无伦次:“陆公子,你千万不要怪表妹,她身边的男人统共就那么几个,都越不过你去。”

  陆怀岳的眼神有些冷:“她身边的男人?”

  南宫黛劝他:“你别误会,表妹以前与我说,她有几个青梅竹马从小一块玩着长大的同窗,里边她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叫丰沛的,如今似乎任陈国大学士,年轻有为,不过二十来岁罢。”

  她看着陆怀岳的眼神越来越暗,安慰道:“陆公子你别急,表妹与我说这些的时候还未曾认识你呢,认识了你表妹就只说喜欢你了,觉得你比丰沛长得好看多了。”

  许是南宫黛安慰人的本事太差,陆怀岳丝毫没被安慰到,反倒生出了一团火气,心中暗骂:那丰沛他想起来了,与她私相授受的那个,这小娘皮,他道她为何不肯答应,原来是举棋不定……

  他生气面上不显,南宫黛也看不出什么,继续道:“还有一个叫盘跃的才俊,阿衡与我说她特别逗,小的时候经常跟在她屁股后面鞍前马后的,她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盘子……”

  陆怀岳暗自捏了捏藏在身后的五指,又听南宫黛继续拿话给他扎心窝:“还有一个是周国三皇子,因为被表妹诓了一次,就一直对表妹念念不忘的,周国三皇子各方面都不错的,不过他永远不可能,因为表妹说了此生不嫁帝王家,陆公子不必挂怀。”

  他想起了阿衡对周国三皇子的评价“天人之资”,心中冷笑,怕是此次要来无银山庄也是为了会会她这个相好罢。

  陆怀岳克制着眼底那抹冷意溢出,摆出一副淡淡地神情安慰南宫黛:“南宫小姐,你的病看似凶猛实则后劲不足,病发一发,今日烧过就会好了,我开了些药给你好好养着,过两日庄内大夫就返还,我还有要事在身得先离开山庄。”

  南宫黛对陆怀岳一阵感激和表达歉意。陆怀岳敷衍一番就离开了。

  待到了书房,看到陆寻在焦急等他,眼中的戾气再也藏不不住,将书桌上的物事一扫,随着霹雳乓啷的声音,桌上桌下狼藉一片。

  陆寻第一次看到主子发这么大火,低着头默默地站着,尽量刷低自己的存在感。

  陆怀岳直觉得脑袋突突的疼,他真是气得狠了,亏他前些日子还和庄子闲说对付阿衡哄哄骗骗就行了,如今被哄骗的是自己……

  那小娘皮,需要他的时候就竭尽所能,一个劲地在自己面前卖乖弄巧,一旦好处拿到又溜之大吉,自己成了她眼中的冤大头了……

  好!好得很!好一个陈国公主,她不愿意嫁给他陆怀岳是吧!

  她想嫁给丰沛?或者是三皇子?呵呵,真可笑!

  这么想着,陆怀岳就真的呵呵笑了出来……

  不过那笑让陆寻毛骨悚然罢了。

  陆怀岳一行人马不停蹄地赶路,终于在第五日的深夜赶到了文舒公主在易安城里下榻的客栈。

  彼时夜已深,整个易安城的夜市也已结束,客栈里几个店小二在忙碌地收拾供客人用餐的桌椅,看到陆怀岳一行人黑衣怒马,神色凝重地进来,掌柜的还未曾开口阻拦,就被一把明晃晃的刀架在脖子上。

  眼前一个俊郎青年神情冷漠地道:“天字一号房,带路!”

  能当上掌柜的,眼力再不济也能看出这主不好惹,乖乖地引着二人到楼上天字一号房门口。

  陆怀岳看着那紧闭的天字一号房门,站着不动。

  来的一路上,他想好了一百种方法如何折磨这个磨人心智的未婚妻,可马上要见着她了,他内心却一片空白。

  许是连续几日几夜不眠不休的赶路,让陆怀岳反应有些迟钝,他轻轻地推开天字一号房的房门,看到三茗身边那个穿着打扮和阿衡一模一样的女子时,他脑袋一空,愣了几瞬……

  接着,瞬间明白过来。怒气如暴风骤雨般淹没了他,他俊美无双的面容变得扭曲,将三茗的衣襟捏起,一个甩手将她砸向一边的博古架。

  三茗被他内力震得吐了一口血,直觉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眼看着陆怀岳又提起自己的衣襟,三茗急道:“殿下有话留给公子。”

  陆怀岳将三茗扔在地上,三茗得了自由,缓了一口气,道:“殿下说,若是陆公子想娶她,拿出些诚意来!”

  ”诚意?”他陆怀岳做得不够好?低三下四地去求她?她还要什么诚意?

  三茗继续道:“我们殿下贵为一国之公主,嫁人头一条,就是要她未来夫君洁身自好……”

  三茗话没说完,就被陆怀岳的冷笑打断了,他的声音冰冷得犹如来自地狱:“今日留你一命,是让你给你们殿下带个话。告诉她,好好逃,别让本公子逮住,否则本公子定让她万劫不复!”

  呵,这小娘皮真是活腻歪了,竟然对自己使这金蝉脱壳之计,为了逃离自己,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三茗摊落在地已被吓蒙了,殿下告诉她,只要乖乖说出殿下教她的那些话,自己就会没事,可自己方才差点就没命了,陆怀岳一掌自己筋脉已断无数,若非自己反应快如今怕是在黄泉路上了……

  看来有什么事情出乎了殿下的预料,而殿下如今却毫不知情……

  她得尽快向殿下禀明此事。

  她想站起来,浑身却使不上劲,看看四周,原本布置华贵的天字一号房内一片狼藉。

  那个假扮阿衡用的女子是花了五百里银子雇来的,她眉眼远远望去与阿衡有几分相似,因此才能蒙混过那些陆怀岳布置的隐卫,此刻她正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床脚,惊惧地看着三茗。

  她觉得三茗已经够厉害了,对付那几个要欺负她的地痞流氓,不过是一挥手数个人头就落地了,可方才那个长得好看的男子,捏起三茗就像捏着一只蝼蚁……

  三茗看她吓得不轻,只得细声安慰她:“别怕,他们走了,不会再来了,你过来将我扶起来。”

  那女子跌跌撞撞地走过去,扶起三茗,小声问:“那个……那个男人是不是要去找你家小姐麻烦,你们快逃吧,你们都是好人……”

  三茗心中苦笑,逃?被陆怀岳盯上,上天入地都没用,不过自己不能给殿下传信,陆怀岳定不会放过通过自己顺藤摸瓜的机会……

  不得不说,三茗跟着阿衡混久了,心思也难得玲珑几分。

  陆怀岳出了客栈,就直接命令手下:“盯着她。”

  忠仆盯住了,就不信找不到主子。待找到阿衡,非要折磨她一番。

  可他这次估算错了,以至于他找到阿衡的时候已是一个多月以后了。

  彼时北地陈国盛京夜里秋风微凉,四芙开始给重病卧榻的老皇帝添了一件衣裳。

  而南地沧洛城内依旧暑气逼人。

  阿衡方才吃了几片解暑的西瓜,如今又热得绕着院子里那株大榕树转圈,好在大树招风,树下偶有凉风袭来,也能舒缓燥热。

  初兰边给阿衡打扇,边抱怨:“殿下你怎能将里衣脱了,若是让人知道了,这像什么话。”

  阿衡不以为意:“你看我都热得两眼冒火了,再不脱就等着烤熟吧,这鬼天气,前些时候当夏,也不见这么热的。”

  初兰笑道:“殿下您就别抱怨了,这沧洛城的秋老虎可是沧州一绝,熬过这几日就好了。”

  阿衡翻了个白眼:“再过几日我都离开了,管它是冷是热的。”

  初兰凝眉,问:“殿下,此案真不查了吗?浪费了一个多月时间。”

  阿衡摇摇头:“你也知此案不可急进,既然查不出来,就只能等机缘了,此处离玉霞关不远,本宫想去看看。”

  她之前为了急着避开陆怀岳的逼婚,头脑发热地就一门心思南下沧洛城来接手调查刘三娘一案,还特意用金蝉脱壳之计让初兰在彭城等候与自己会合一同南下。

  可她没想到,刘三娘一案竟然这么难查,暗卫派出上百人,查了一个多月,只查到殷实丘的小妾乃越国一个皇后所出的公主,嫁给殷实丘之时改了姓名叫辛露。

  原先的姓名只能等越国那边的探子回信了。

  辛露生下双胞胎女儿不过三个月,殷实丘的案子就被查办了。

  当时还在襁褓中的两个孩子,一个被奶娘带回了越国,一个流落在民间。

  若是阿衡猜得不错,刘三娘就是被流落的那个,至于为何卷宗上会写明刘三娘是被送至盛京发卖一事,怎么也查不出来。

  当时负责此案的人已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无处可寻。

  阿衡想,父皇或许能知道一些事情,可如今他又是那个模样。

  也不知郭妙手靠谱不,父皇什么时候能好。

  想到郭妙手,阿衡又想到了陆怀岳。

  他知道自己为了避开与他成亲,又骗了他一次,定会气炸了吧,一想到他如一只小狮子一般抓狂的模样,阿衡就忍不住想笑。

  这么多日未见,她真的很想他,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那股思念就如挠在自己心口的一根羽毛,让人心痒难耐辗转反侧,连初兰都说自己瘦了。

  可她真不甘心就这么嫁给他,没办法,只能等呗,等到这呆子顿悟的时候。

  按理说,以他的能力,早该追来沧洛城了,怎么迟迟未到?他再不来,自己又要走了。

  初兰担心道:“殿下,玉霞关正在打仗,城内龙蛇混杂,怕是不妥!”

  阿衡不以为意:“放心吧,丰大人和小盘子都在,出不了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