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三十四章 撮合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160 2019-08-11 22:13:49

  阿衡笑盈盈地回他:“成宇哥,你也来了?”然后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南宫黛。

  南宫黛和杜成宇的事她略有耳闻,听外祖父提过几次,不过那意思好像是杜成宇这边一头热。

  外祖父也颇有些为老不尊的架势,前些日子给她写信,吧啦吧啦地一堆竟然写了南宫黛的婚事,还说她性子冷清许日后婚事艰难。让自己若是有机会多撮合撮合这对天作之合的鸳鸯。

  是不是鸳鸯阿衡不知道,反正往死里撮合总不会错了,外公那处好交差。

  南宫黛被阿衡看得有些尴尬,微微一侧身,半躲在阿衡身后当起了鸵鸟。阿衡哪里肯饶她,站出来挪到陆怀岳身边。

  南宫黛白了一眼阿衡:“没良心的。”阿衡吐了吐舌头回应她。

  杜成宇轻笑:“躲什么?”

  “谁躲你了”南宫黛真不怕杜成宇,可就是不想见他。

  “你们要去玩?我陪你可好?”杜成宇开始哄他心爱的姑娘。

  可姑娘不领情:“不用,陆公子陪我们就成了。”

  阿衡对撮合鸳鸯这事可是兢兢业业肝脑涂地的,怎会随了自己冷清表姐的意:“不成不成,我想与岳哥哥单独去走走!”

  看她多敬业,连面皮子都不要了,当众说出这么羞羞的话,改明儿事成了,让外祖父记她个头功。

  未婚妻也很配合,当众将一手的狗粮撒得欢:“阿衡真乖,我就知道你想我了,要与我一个人出去玩。”

  阿衡内心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觉得陆怀岳真是坏透了,可面上还得娇羞地看陆怀岳:“岳哥哥,你带我捉鱼去吧,这个季节后山泉水里的鱼很肥美!”景致来来去去都是那些,阿衡都看腻了。

  “捉鱼我也去!”南宫黛难得表现出些许兴奋,她也有好几年没吃后山那条山泉里出的鱼了,甚是怀念。

  杜成宇也看出南宫黛是真想去,于是附和道:“咱们一起去吧,捉了鱼烤了吃。”

  四人商议了一番,因为此处乃无银山庄地界,很是安全,为了重温少时偷跑出去烤鱼的趣味,决定不带下人,阿衡连三茗都留下了。

  四人风风火火地朝后山走去,半路却被陆怀娇截住了。

  她娇滴滴地抱怨陆怀岳:“哥,你要去捉鱼竟不带我?”

  陆怀岳是真把自己这个妹妹给忘了,不是他这个做哥哥的不尽心,而是这个妹妹和阿衡关系处得不好,怕闹不愉快,因此从未想过要她俩同时出去玩。

  不过这次南宫黛也在,南宫黛一直是两个人的和事佬,应该没问题吧,于是道:“那可说好了,不许吵架。”

  陆怀娇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会很乖,可是她的很乖就是整天粘着陆怀岳,哥哥前哥哥后的叫得欢。

  阿衡觉得吧,若是陆怀娇和阿蛮一样的,保准一早就被自己气跑了,可毕竟陆怀娇是陆怀岳的妹妹,虽然真妹妹假妹妹说不清,可还是妹妹啊。

  不明白的说是兄妹感情深厚,自己这个“外人”又岂能说个不字?

  想到阿蛮,阿衡不自觉的看了看陆怀岳,见他此刻正拿着叉子在水中叉鱼。

  乌哈族之事她说不管就真不管,连阿蛮都没过问,不知陆怀岳会如何处置他这个阿蛮姑娘。

  两个大男人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才捉了五六条大鱼,阿衡直打趣陆怀岳抓鱼的活今非昔比,杜成宇也有些尴尬,为了弥补捉鱼的不足,自个钻到林子里打猎去了。

  他捉鱼不行,打猎却很擅长,不到半盏茶功夫就拎了两只灰白兔子回来。

  回来给兔子放血,剥皮处理的手法干脆利落,连烤兔子的手法都特别熟练。

  阿衡用食指捅了捅坐在自己身边的南宫黛:“表姐,你看成宇哥,样样都好,你怎会不喜欢?”

  南宫黛笑道:“这世上样样都会的男人多了去,让我都去喜欢?”看她这话说的,好像样样都会的男子就没女人不喜欢一样。

  不得不说,南宫黛的话非常有理,阿衡竟无言以对。

  “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男才女貌的,当真无半分想法?除非……”阿衡撇了一眼南宫黛,狐疑道:“除非表姐心里有了别的人……”

  南宫黛眉心微不可查的一凝,又立即舒展开,和阿衡调笑:“我也想有那么一个可以念想的人来让你那个成宇哥死心,可没有啊!”

  “既然没有喜欢的,为何不考虑考虑成宇哥,他没什么大毛病。”阿衡再接再厉撮合:“我还听外祖父说了,他们杜家有家训,不可纳妾不可养外室,一生一世一双人,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再说表姐和成宇哥皆是武林世家出身,门当户对的,我就想不出更好的人来。”

  南宫黛微微一笑:“别提我了,说说你呗,你们订婚多年,如今你也快满十八了,什么时候修成正果啊?”

  阿衡叹了口气,故作为难道:“成亲又不是我一个人能觉得的,这事得问问岳哥哥。”

  陆怀娇难得沉默地听两个表姐妹说了很久的话,听到谈论陆怀岳终是憋不住了,插话道:“你也别问,我哥想成亲就成亲了,不想成亲你如何逼迫也无用。”

  阿衡淡笑,没搭理她。

  陆怀娇看阿衡一副满不在意的神情就来气:“你也别得意,别说现在我哥不想娶你,即便娶了你日后他的女人多的是,你也不过是在他众多宠爱的女人中得了个正妻名分而已。”

  不得不说,陆怀娇一无是处,可吵架真是一针见血,直逼人七寸之处。

  阿衡在自己和陆怀岳的相处之中搜刮了一番,发现自己还真没和陆怀岳谈论过婚后是否纳妾的问题,他也从未和自己承诺过从不纳妾。

  一想到自己日后若是成日和后宫内宅那些妇人天天争风吃醋,挖空心思明争暗斗,还真是件非常悲催的事……

  阿衡觉得此事得说清了,得和陆怀岳商量商量,若是二人意见不合,还是趁早各走各路。

  但是一想到日后和陆怀岳分开,心又在揪痛……

  看着阿衡陷入沉思,陆怀娇心里痛快急了,打算再接再厉痛打落水狗,又给阿衡补一刀:“我娘已开始张罗着给哥送两个貌美的通房给哥哥’开蒙’!”

  那么大了能开什么蒙,这’开蒙’二字不言而喻。

  阿衡刚开始的时候心绪飘得有些远,可她是堂堂文舒公主,岂会被一个小丫头吓到,不过片刻功夫就恢复如初,很认真地道:“你娘当真给了你哥挑通房?长得怎么样?比我丑的可不行,带我去看看,我也掌掌眼。”

  正以为自己终于完胜了阿衡一次的陆怀娇一噎……世上竟然有不介意自己夫君婚前找通房的?这陈衡莫不是个傻的吧。

  陆怀娇有一种自己放了终极大招,本以为会一招致命结果却发现打击错误感觉。

  一般这种争锋相对的时候,南宫黛通常都会出来做和事佬:“陆公子这么好,定是个长情的,日后也会一心一意对表妹,表妹你就别为一些未成发生的事为难自个。”

  南宫黛这个和事佬做得妥帖,先是安抚了自己的表妹,又来劝闺蜜:“娇娇,不管你哥有多少个嫂嫂,日后你在他心中的地位都是独一份的,谁也替代不了,你也别和阿衡犟了。”

  陆怀娇是最听南宫黛的话的,且这一番话也是她爱听的,扭扭捏捏地止住了嘴。

  阿衡这边听起来就不那么舒服了,什么叫以后“不管有多少个嫂嫂……”她这个表姐还真是会安慰人啊!

  不过阿衡以一个公主的豁达心胸不与她们计较,待陆怀岳烤好了一只鱼送到她面前时,她很不舒服地摇摇头:“不吃,刺多太麻烦!”

  陆怀岳笑了:“惯着你的!”可他还是乖乖的给阿衡挑了鱼刺喂她吃。

  这一幕落在陆怀娇眼中,恨得她牙根疼。

  阿衡心胸大,肚量却小,吃了小半个鱼,又吃了一只兔腿,她感觉自己已撑得难受,于是撒娇:“岳哥哥,咱们去消消食吧!”

  陆怀岳看看另外几个人,和他们说了一声,就和阿衡两人并肩淹着溪边休憩的林荫小路慢慢蜿蜒而去。路的镜头是山顶上的一个小寺庙。

  此刻已过了晌午,日头很晒,可无银山庄将这条小路周围种满了各色的花草树木点缀,将小路遮挡得密不透风,落在阿衡和陆怀岳身上的不过是星星点点的阳光。

  有山风,有林荫小道,有折射的七彩阳光,还有心爱的人一起漫步,阿衡直觉得岁月静好,但愿这一辈子就这么安静温馨地走下去。

  她们两个都很默契地没有说话,安静地享受着这份闲适。

  直到行至半山腰,小路旁边劈开一处空地做成了一个小园子,陆怀岳看阿衡有些累,才道:“阿衡,去园子里休息吧。”此处园子专供行人休息而建的。

  园子里还挖了一个小池塘,池塘里种了些高高矮矮的莲花,池塘边是水榭凉亭。

  阿衡挨着陆怀岳坐在亭子边上,慵懒地看着亭子下池塘里游得欢的锦鲤。

  陆怀岳在旁边解释:“这的锦鲤是我命人从东海极地运来的,与别处锦鲤不同之处就是阳光一照,它们背上会折射七彩光晕。”

  听了他的话,阿衡特意寻找了一条被阳光照着的鱼,果然看到他说的那层光晕,心中暗赞不已:无银山庄果然财力雄厚,陈国皇宫也见不着这么美的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