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三十三章 表姐表妹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108 2019-08-10 21:07:31

  另一头,陆大小姐哭闹着回了陆夫人的屋子,委屈得要死要活。陆夫人安慰道:“你与她从小就不对付,她是你未来嫂嫂,你还是敬着些。”

  陆怀娇不服气:“不就是陈国一个臣子的嫡女,陈国气数也将尽了,她拿什么和我比,竟想染指岳哥哥!”

  阿衡的公主身份知道的人很少,除了南宫燕和他儿子媳妇孙子,就是陆怀岳陆甄,连南宫黛都未得知,何况是陆夫人和陆怀娇。

  陆夫人教训女儿:“不管怎么说,你与怀岳这孩子如今还是名义上的兄妹,你的心思不能对旁人透漏半分,否则若是坏了你岳哥哥的大事,我和你爹爹也救不了你。”

  她这个女儿从小娇生惯养蛮横不讲理,岂是这么容易受教的:“难不成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岳哥哥?娘,我不乐意,岳哥哥是我的!你快与我想想法子。”

  陆夫人拍拍她的肩背安慰她:“你也别着急,这婚事是你爹和南宫燕订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真正掌握他婚事的是他真正的父亲,那边若是不点头,这婚事订了也能退了。”

  “真的吗?”陆怀娇犹自不信。

  “傻孩子!”陆夫人将宝贝女儿搂入怀中:“放心,他的婚事岂是随便能定下的?一个小小的陈国官宦之女也配?”

  这话说得陆怀娇又有些忐忑:“娘,我连官宦之女都不是……”

  陆夫人不以为意:“可我与你爹辛辛苦苦养大了他这么多年,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往他身边塞个人总不是难事。”

  说着说着,陆夫人又开始教训女儿:“你啊你啊!要沉得住气,怀岳这样的人,日后女人定不止一两个,你个个都要拈酸吃醋,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听到提及日后的生活,女儿家面皮薄,被母亲说两句已是面弱桃花。喃喃细语道:“娘,女儿知道了,若她不来惹我,我也不会找她茬。”

  陆夫人点头道:“你可记住你今日的话,阿衡这孩子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你若不去招惹她定懒得与你纠缠。”

  陆夫人好说歹说安抚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半夜里熄灯就寝,开始给夫君吹枕边风:“甄哥,怀岳的婚事,真这么定了?”

  陆甄甚是了解自己这个婆娘,同窗共枕多年,基本上她歪歪嘴就知道她说什么:“今日娇娇之事我略有耳闻,你这个为娘的要多劝诫,怀岳那孩子主意大得很,他父亲也未必能左右他。”

  顿了顿,提醒她:“让娇娇趁早死了心,怀岳不是他能肖想的。”

  陆夫人就受不了自家男人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窝囊样,再加上这次的枕边风吹得不顺,心中带了些不快:“我闺女肖想不得,那陈国宦官之女就能肖想?”

  什么陈国宦官之女,陆甄苦笑,文舒公主岂是她们这些内宅女眷可比的?

  可他得过陆怀岳警告,不能泄露文舒公主身份,只能曲线劝慰自己的发妻:“再怎么说,她和怀岳都是订了亲的。”

  “订亲?”陆夫人面色绷不住了:“你还好和我说订亲,你明知道女儿与他从小青梅竹马,几句话就把人订给了陈衡。你压根就没把咱们闺女放心上!”

  说着说着陆夫人又开始拿出了她磨练多年已耍得炉火纯青的武器——哭,一把鼻涕一把泪:“你心思就没在我们娘两身上,你还不就是嫌弃我生不出儿子,你都不知道,今日咱们闺女被那个陈衡欺负得多可怜……”

  看着对面的丈夫神色淡淡,明显不为所动,又继续加了一把火:“你若是这样任由外人欺辱到我女儿头上,干脆现在就让我们娘俩去死……”

  陆夫人的招数用了多年竟未曾用老,陆甄开始中招了,语气变软:“怎么扯上死不死的,若不是娇娇自己跑去挑衅,又怎会吃这等亏?”

  陆夫人耍赖,死也不肯承认是自己女儿之错。

  陆甄在心底哀嚎了一声慈母多败儿,就开始正色劝慰:“你听我的,若想娇娇日后有大造化,闺阁礼仪就要学起来,她成日这般毛毛躁躁沉不住气,来日真有了造化也会被她这拎不清的性子败光。”

  看陆甄开始为自己女儿打算了,陆夫人见好就收,她也觉得自己女儿得改管教管教,问陆甄:“你可有认识的教养嬷嬷,请了来教女儿规矩。”

  陆甄答应陆夫人给陆怀娇请一个教养嬷嬷,陆夫人也不生气了,言归正传:“怀岳订婚一事,上头知道吗?”

  陆甄摇摇头:“不知道!”

  陆夫人惊呆了:“这么大的事你就自己决定了?”这可是掉脑袋的事。

  陆甄无奈苦笑:“我有什么办法,从他那会记起以前的事起,这无银山庄所有的一切都归他打理,我半点插不上手,且那批暗卫也是他一人统领,你夫君我不过是挂着个庄主的名头罢了。”

  陆夫人惊讶:“那时他不过十来岁……”就接手这么大的事……

  “那日他说要向南宫燕提亲,我本是推脱说自己无权的,可他拿着剑抵在我脖子上,说要么答应他要么一家人跟着死。”陆甄心有余悸,继续:“他还说从此往后我只能有一个主子,若是上边知道了一些他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

  陆夫人紧张地看着陆甄,陆甄指着自己的头:“整个陆家脑袋都得搬家。”

  陆夫人已惊吓得说不出话来。陆怀岳在她面前一直表现得谦恭有礼,从未想过他有这么狠厉的一面,暗自下决定要管束好自己的女儿。

  第二日一大早,陆怀岳就开始往内院走,隔了一夜未见阿衡,有些想她。

  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之前阿衡与他分别将近两年,也未见这般想念,如今自己是越发控制不住了。

  许是阿衡这个小豆芽长开了,自己食了些荤腥,欲罢不能吧,陆怀岳如是自我安慰地想。

  他跨进内院,先看到的是南宫黛。

  南宫黛身后跟着两个丫鬟。水色襦裙,与她藕色的长裙站在一起相得益彰。

  南宫黛总是这么爱美和讲究,连下人的穿衣搭配也颇为挑剔。陆怀岳不可否认,她妆容精致,仪态得体落落大方,眉眼清丽眸光流转,是一个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极美的女人。

  虽然如此,可比起阿衡来,她还是少了些大气随性,落在男人眼里就被压了一头。

  虽比不上自己的未婚妻,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南宫黛,陆怀岳还是很自然熟稔地迎了上去:“南宫姑娘,你也到了?”

  他没问她怎么也来?因为每年的娇娇生日宴,总少不了这个南宫家的大小姐。

  南宫黛眼眸含光,娇躯盈盈一礼,声音宛转悠扬:“岳公子你回来了。”

  “嗯,昨日方才到的,与阿衡一起。”想到阿衡,陆怀岳心情很好。

  南宫黛表情却淡淡:“表妹也来了?”

  “嗯,她在原先的院子里住着,你要不要也去见见?”陆怀岳心情舒畅地问眼前的美人。

  美人点头颔首的样子有一种别样的诱惑,南宫家自古就出美人,不管是外甥还是家孙,陆怀岳想。

  南宫黛和两个丫鬟跟着陆怀岳往阿衡住处走。

  南宫黛眉眼含笑:“我也久未见表妹,不知道她现在可否长高长漂亮了。”

  陆怀岳嘴角微翘:“比以前那小豆芽似的身板好了不知道多少……”

  “谁是小豆芽?”阿衡本是要出来找陆怀岳的,半路上就碰到二人并肩而来,男才女貌的,甚是般配,且那厮还说她是小豆芽,浑身不舒服。说话都凶巴巴的。

  陆怀岳看阿衡那气嘟嘟的样子,迎上去握住她的手笑道:“我是小豆芽!”

  阿衡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打算将此事翻篇了,可旁边的南宫黛噗嗤一笑:“以前表妹刚来找祖父的时候,十一二岁黄毛丫头一个,可不就是豆芽一个?”

  “表姐!”阿衡开始走过去拽南宫黛的袖子:“你来也打趣我!”说着又扭头看陆怀岳:“人人都可说我小,就他不成!”

  陆怀岳笑道:“为甚?”

  “不为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阿衡开始耍赖。

  陆怀岳别有深意地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道:“你绝对不是小豆芽。”

  阿衡被他看得红了脸,这可是有外人在呢?他这般肆无忌惮的,是要气死人吧。

  刚要翻脸,陆怀岳很识时务地转移话题:“阿衡你要去哪啊?”

  阿衡本意是去找陆怀岳的,可此刻看到南宫黛在只好顺溜地改口:“我听闻表姐来了就想着跟表姐去逛逛后山的景致,不想表姐先来找我了。”

  原来不是找他的啊!陆怀岳心中有些失落,努力在阿衡面前给自己刷存在感:“我陪你们表姐妹一块去逛逛吧!”

  远处走来一人,阿衡看着他眉眼弯弯,眨眼笑道:“算了,你还是陪我吧,表姐怕是没空理我了。”

  顺着她的目光,陆怀岳和南宫黛都看到了走过来的那个高大魁梧的青年杜成宇,他虽身材高大,但眉目却有几分清秀,许是遗传了杜夫人的缘故,眼睛亮亮的,异常精神。

  他们这几个都是从小就认识的,自不必行礼见外,杜成宇看阿衡在,笑道:“表妹也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