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三十章 真相2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208 2019-08-07 22:30:00

  对面的莫姑夷沉默不语。

  阿衡看着莫姑夷一股决然的神情,突然就福至心灵地想道,这样一个曾经年轻如今本该艳丽的女人,知道了自己的容易容颜已毁,且又遭男人背叛,族人驱逐,孤苦伶仃是什么让她苟活于世?女人为母则刚!

  于是阿衡眉眼弯弯笑问:“听闻前辈有个儿子?”

  果然,莫姑夷看阿衡提起儿子,眼神开始变得很温柔。阿衡乘胜追击:“你儿子没死对不对!”

  这个时候莫姑夷才认认真真地打量起阿衡。能从自己的反应和蛛丝马迹中猜出自己儿子没死之事,这个年轻的公主殿下绝非泛泛之辈,世人诚不欺也,她或许可以利用一二……

  可文舒公主岂是这么好利用的,她笑得开心:“不过本宫对你的家事不感兴趣,你有没有儿子与本宫也无关,本宫只想知道古达厝在此处建禁地的真正目的。”

  莫姑夷思索片刻,试探地问:“若是……殿下想知道我所知的事情始末,拿我儿子来换,如何?”

  阿衡冷笑:“抓你儿子的定非善类,这些事本宫没必要掺合,至于古达厝的事本宫总会有法子,你这消息还不至于让本宫费神。”说着站起身要走。

  可她身后的陆怀岳却道:“成交!我们将你儿子救出,你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否则,我会让你儿子与你一般生不如死!”

  阿衡很少看到陆怀岳多管闲事,也很少看到他这样郑重其事的下约定,诧异地看他。

  陆怀岳并不看阿衡,而是眼神幽深地盯着对面的莫姑夷。

  莫姑夷也郑重其事地道:“成交!”

  走出莫姑夷住处的时候,天已黑尽,没有月光天上繁星点点。

  前头有几个护卫提着灯笼引路,陆怀岳握着阿衡的手就着灯光慢慢地走,一路无话。

  待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阿衡停住了脚步,捏了捏陆怀岳的手。陆怀岳疑问看她。阿衡面无表情,问:“方才你为何会答应?”明显动乌哈族的人不好惹。

  陆怀岳凑近阿衡耳朵低声道:“因为那些迫害他乌哈族的人是我派去的……”

  阿衡震惊地看着陆怀岳,她觉得她越来越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低声问:“为何如此?”

  陆怀岳的神情又开始变得随便起来:“因为本公子吃过那血槐的亏,谁让他乌哈族种这些害人的东西,惹了本公子本公子就别想安生。”那副理所当然的痞样看得阿衡牙痒痒:这厮当自己三岁孩子糊弄呢,陆怀岳不过二十来岁,可这乌哈族二十多年前就遭人迫害了,难不成他未成投胎就遇见得到自己将来的敌人并打击报复了,说谎都不打腹稿的混蛋。

  阿衡气得甩开他的手,冷哼道:“不说就不说,这事你来干我不掺合。”顿了顿,认真地看了陆怀岳一眼,警告道:“不过,希望你陆大公子做事前多想想你与未婚妻的情分,否则……”

  否则后面的话阿衡没说,不过陆怀岳了解,他嬉皮笑脸地承诺:“放心,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我害谁也不能害我未来妻子不是?”

  阿衡兴致缺缺:“是不是未来妻子还不一定呢,你姑娘妹妹的那么多。”

  她的话把陆怀岳逗笑了:“姑娘妹妹很多,可妻子只有你一个,信我可好?”

  阿衡不答他的话,快步往前走,前头人影烛光晃动,阿蛮带着两个侍从从黑暗里走了过来。

  阿衡又瞪了陆怀岳一眼:“这不来了个姑娘妹妹?”陆怀岳噗嗤一笑,给她一个安心宠溺的眼神。上前迎阿蛮:“阿蛮姑娘有事?”

  阿蛮看了眼陆怀岳身后的阿衡,道:“见两位久久不返还,阿公叫我来找,天色已晚,怕是不好出谷,我已为两位备下两间客房。”说着略微挑衅地看向阿衡。

  阿衡会意,觉得不给这个阿蛮姑娘添添堵恐怕晚上会睡不着,于是用一种十分自然地语气道:“两间?我与岳哥哥一路过来都是住同一间屋子的,劳烦阿蛮姑娘给我们留一间大些的就成。”

  阿蛮愣住了,她以为中原女子诗书礼仪都学得很好,尤其是身为公主殿下更应该遵从礼教,克己守礼,可阿衡明显不属于这一类公主,看着这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文舒公主,阿蛮直觉无的放矢,失声叫道:“你们不是夫妻就同房,于理不合。”

  阿衡嗤笑:“入乡随俗,听闻你们乌哈族民风开放,未婚男女时常共寝,且今夜是这个男子明夜又换另个男子,有的早上是这个男子晚上又和另一个男子颠鸾倒凤,待到怀孕生子,父亲是谁皆不可闻。”阿衡虽说的有些夸张,但乌哈族一族有些部落确实存在走婚一风俗,堵得阿蛮说不出话来。

  从未和文舒公主同房过夜的陆怀岳心中窃喜,很识时务地给自家未婚妻撑腰:“劳烦阿蛮姑娘了。”

  阿蛮被气得直叫:“你们……你们……”气哄哄地带两个侍从离开了。

  入夜,陆怀岳喜气洋洋地坐在床头看着铜镜前轻解发簪的阿衡,狗腿地跑过去低头哈腰谄媚:“我家阿衡卸了钗环妆容,更美了!”

  阿衡不看他,拿起梳子梳头问:“今夜如何过?”

  陆怀岳从善如流地拿过梳子,给她梳头,那满头乌亮的青丝摸上去柔顺光滑,让人心痒难耐,魅惑道:“能怎么过,入乡随俗呗,在这未婚男女同房又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过阿衡的男人不管什么时候只能是我一人。”耳边是他温热的气息,阿衡红着脸将他推开,没好气道:“我就不信,若是我不提共用一个房的事你便不提。你当真信得过这些人?”阿衡是指古达厝和莫姑夷。

  陆怀岳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她娇嫩白皙的脸蛋,轻笑道:“莫姑夷因为有所求倒是不足为惧,就是古达厝有些麻烦。说真的,我若是他,再咱们进入林子里便杀了,以绝后患。反正这是勾魂谷出了事也正常。”

  阿衡抓住他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问:“若是杀不了呢?”

  “若是杀不了,便以弱示之,请君入瓮再来个瓮中捉鳖。”陆怀岳笑了笑,仿佛他不是这翁中的那个鳖一般轻松自在。

  阿衡没好气地看他:“就没见过哪只瓮中之鳖这般清闲自在的,没点自觉。”

  陆怀岳挑眉一笑:“公主殿下怎知我是鳖不是猛虎?”

  “我不知道,你的很多事我皆不知!”阿衡薄怒,这是在翻之前的旧账。

  陆怀岳将这个斤斤计较的小女人楼在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面对着自己,就着她微微撅起的红唇吃了起来……

  阿衡:这厮属狗的,一言不合就啃人,且吃相难看,弄得自己发丝凌乱衣衫不整,丝毫不顾忌自己这个公主殿下的威仪。

  阿衡心中不喜,自是要反抗的,可俞反抗紧箍着自己的双手越是用力,阿衡那点子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也未曾撼动他半分,反倒是觉得他身子越来越热。

  阿衡心叫不好,就感觉自己屁股下坐着的地方,他的双腿之间起了明显的变化。抬手就要推他,却被他捉了回来,沙哑声音道:“别动,阿衡,乖……”

  阿衡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了去,脸红了一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衡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动,感觉身子都僵硬了,他才缓缓动了身子,低头埋在阿衡胸口,祈求道:“阿衡,我们成亲好吗?”

  阿衡娇嗔他:“谁要嫁给你!”

  求婚未果的陆怀岳并不气馁,再接再厉又哄又骗:“这般相处下去,我迟早有一日会被你憋死……你忍心看我死?”

  阿衡白了他一眼哼道:“祸害遗千年,你可死不了。”

  “谁说死不了,你若是不嫁给我,我就死给你看!”陆怀岳一脸破皮无赖的样子让阿衡觉得好笑,正想下一下他的威风,就见他食指印上自己的唇示意自己禁声,用口型说了两个字:“来了。”

  阿衡并没觉得外面有什么不同,却配合地沉默,看陆怀岳指了指床上,乖乖走到床上躺下,陆怀岳先去熄灯,才回床上和阿衡躺在一处。

  默默地,阿衡睡在里面,侧身看他,他也侧身看着阿衡,将她的腰搂住,在她耳边道:“阿衡,你不在的这两年,我夜夜梦里都梦见你如今夜这般躺在我床边,然后……”

  后面的话有些不堪入目,阿衡红着脸小声骂他混蛋。

  陆怀岳不说话,却用行动阐述了作为一个混蛋该做的事……直到外头隐约传来兵器交接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大,已经蔓延到了屋外,三茗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殿下,咱们被乌哈族人包围了,几个护卫也中了毒。”

  阿衡一听,急得坐了起来。被旁边的陆怀岳温柔按着躺下,笑到:“不急。”

  “可是外头……”许是三茗被人牵制住,声音没了,继而是激烈的打斗声音,阿衡很着急。

  可陆怀岳一点都不急,他调侃阿衡:“你会武功?三茗都打不过的,你要出去送死?”

  “总得出去看看情况如何了,否则新难安。”阿衡作势又要起来。

  此时外头传来古达厝的声音:“公主殿下,你们的人已全数被我抓了,识相的话,还请出来一见。”他还是颇为忌惮陆怀岳,不敢硬闯。因为他看得出来陆怀岳的武功极高,却不知道高到什么程度,因此不敢轻举妄动。

  陆怀岳笑对阿衡道:“这古达厝还有几分头脑,知道进来会送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