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二十四章 乌哈族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076 2019-08-01 21:45:42

  不过片刻,那声音越来越大,连阿衡也听到了,她颤抖着声音道:“岳哥哥!蛇!”说着紧紧地抱住陆怀岳不放手。

  要说阿衡怎么听出来是蛇,这完全就是拜陈咸所赐。以前在宫中陈咸这个小太子处处与她作对,却处处碰壁,还被阿衡反折腾了几次,也不知哪里听到的秘辛,说阿衡怕蛇,于是从宫外买了上百种蛇放在宫中一处废旧的宫殿中,还设计引阿衡去那处宫殿。阿衡一去那处宫中,就被四处爬满的蛇的“嘶嘶”声吓得三魂丢了七魄。所幸陈咸还小,良心未泯,买的蛇都是拔了毒液的或是无害的,且那些蛇大多被当时陪着阿衡的初兰和双溪给挡了回去,可阿衡自此以后对蛇爬行的声音便异常灵敏。

  陆怀岳一惊,抱起阿衡翻身一跃,一个回旋,落到身旁一棵大树上,喊道:“保护公主!”

  身后的护卫听了他的话,立即围在阿衡和陆怀岳站着的那棵大树下,警惕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随着“嘶嘶”的声音越来越大,一条条青色的小花蛇出现在众人面前。

  突然远处一声笛子悠扬地响起,那些蛇朝阿衡他们慢慢地爬了过来,对阿衡他们形成包围之势,突然笛声一变,那些蛇在距离阿衡他们两丈远的地方停下,匍匐在地上不动,伸着舌头看向他们,仿佛训练有素的士兵在等待命令。

  阿衡看着那些蜿蜒而来的软体动物,吓得紧紧抱住陆怀岳:“这蛇是有人饲养的,它们听吹笛人的命令。”

  陆怀岳点点头,安慰她:“有我在,别怕。”

  阿衡也不想怕来着,可耐不住身子瑟瑟发抖,那些蛇也仿佛通了人性,树底下明晃晃的十几号人,可这些蛇愣是将他们忽略了,蛇头高高抬起,都在看着阿衡和陆怀岳呢。

  阿衡被蛇盯得慌,开始口没遮拦:“岳哥哥,我想吃蛇羹……”

  陆怀岳被“蛇羹”二字吓得一跳,看着怀中的女人,对这女人的思维甚是无奈,暗自扶额,只好配合她道:“你是要红烧还是清蒸……”

  下头听到两人聊天的众护卫脸一黑:主子喂,你们还在聊蛇羹,我们马上就变成蛇口中的“人羹”了,不管是清蒸还是红烧,自己这“食材”指定落不着好了……

  众护卫还未曾想明白清蒸还是红烧的问题,就看到那些蛇爬过来的方向,盈盈走过来一个年轻女子。

  那女子不过十五六岁,一张娇嫩的鹅蛋脸上缀着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睛,此刻这眼睛微弯,笑意却不达眼底。她轻启红唇,声音娇弱婉转,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娇弱:“姐姐真是好胃口,不过这本就是毒蛇,再加上天天被我喂食毒药,人一旦碰了便会中毒,肠穿肚烂,更别说做蛇羹了,看来姐姐没这口福。”

  此时出现了正主,阿衡对那些蛇的恐惧也淡了,她这个做“姐姐”的不耍耍嘴皮子怼怼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她陈字就可以倒着写了,于是装出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开骂:“听闻饲物肖主,此话怕是有失偏颇,妹妹你长得又毒又丑,倒肖这些蛇。”

  那女子毕竟年轻,哪里受得住阿衡的这些话,要知道女人最忌讳的就是怕别人说自己丑,顿时怒了,道:“你竟敢说本姑娘丑!”

  阿衡就是想气她,她知道人越气越容易露出马脚,又继续加了一把火:“你丑不是我说的,你本来就丑,不信你问问他们。”阿衡点头,看向树下的众护卫。

  众护卫觉得那女子一点也丑,而且还很娇俏可爱,可耐不住主子的一个眼神,只得违心的点头附和,且还装得一脸老实巴交的诚恳样子点头:“对对,不好看,是挺丑的。”

  “我就没见过这么丑的姑娘……”

  “你们看她那眼睛,长得一点不水灵……”其实长得真的很水灵,阿衡想。

  有的更夸张:“还没我们村的二狗子媳妇好看,二狗子媳妇知道不,十里八乡丑得嫁不出去去,最后只能嫁给那个瘸子二狗子。”

  阿衡有些哭笑不得,她没想到自己抛了个砖,引来的玉竟这般优良,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还特意看向对面的妙龄女子:“妹妹对不住啊,姐姐实是忍不住,不笑出来怕内伤。”

  这下那女子就再也憋不住了,气得花枝乱颤,手里拿着笛子气急败坏地指着阿衡她们道:“你们……你们……今日这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说着缩回手正放到嘴巴吹笛。

  陆怀岳等的就是这一刻,在她笛子没放到嘴上吹之前,手中一张树叶飞了出去,“当”地一声,树叶砸到笛子,笛子应声落地。不等那女子弯腰捡笛子,又一张树叶飞了过去,直逼她面门……

  而此时站在树下的三茗和众护卫也动了,他们直冲向那女子的方向,有几个负责看地上的蛇,有几个直接奔向女子,和女子缠斗起来。

  所幸那女子兴许醉心御蛇,手上的功夫并不是很好,不过三两下就被制服了。

  阿衡在树上叫道:“三茗,搜她的身,她们这些御蛇的身上总会有一些防蛇的药,以备不时之需。”这些事阿衡是从外祖父口中得知的,因为外祖父也有一个老友,就是御蛇人,阿衡多嘴问了两句御蛇人是如何自保的?因为蛇和够猫不一样,是冷血动物,虽然能训,但通人性的及少,御蛇的人为以防万一,在身上都会带一些驱蛇或者治蛇的药物。

  三茗听了阿衡的吩咐,上前搜那女子的身,果不其然,从其身上搜出了一小瓶药粉,三茗将药粉四处撒撒,也没闻到什么气味,那些仿佛碰到什么天敌,慢慢地退走了。

  待那些蛇走得干净,陆怀岳才抱着阿衡跳下树,朝那女子走去。

  那女子被护卫用绳子捆住,动弹不得,只得怒瞪眼睛看向阿衡和陆怀岳。可当她看到陆怀岳的时候,白嫩的小脸一红,娇羞地道:“这位哥哥长得真好看。”之前陆怀岳在树上,被是树叶给挡住了,她并未看得真切,如今一直觉见惊为天人。

  陆怀岳眉心微蹙,冷冷地看着她。阿衡站在陆怀岳身前,挡住那女子的视线,笑道:“这位妹妹,看别人的男人是不对的。”语气很是语重心长。当真像个姐姐。

  那女子挑眉看阿衡:“别人的男人?你们可曾成亲?”

  阿衡依旧笑道:“不曾成亲他也是我的。”

  那女子冷笑:“别说你们不曾成亲,男未婚女未嫁的,怎么就是你的男人?即便你们成了亲,也不见得这男人永远就是你一个人的。”

  阿衡很想再怼一怼这不懂事的妹妹,可在脑子里搜刮了半天的词,竟找不出反驳之言,眼巴巴地回头看了陆怀岳一眼。

  陆怀岳轻柔地捂着她的眼睛,笑道:“别乱想!”把她护在身旁,冷冷地看着那女子,问:“你叫什么?”

  那女子看到陆怀岳对她说话,开心地答:“他们都叫我阿蛮,我是我们乌哈族最能干最漂亮的姑娘。”

  关于乌哈族,陆怀岳是知道一些的,这是个藏匿于沧州和越国北部的一个部落,人很少,却少而精,且族人很神秘,神出鬼没,也正因为这个族人有太多的秘密,且行迹难寻,因此其成为唯一个游走于陈国和越国两个国家边境的民族。据说他们的族人擅巫,擅用蛇虫鼠蚁,等闲人都不敢亲近,两国几次围剿乌哈族失败便默认了这个种族的存在。

  这焦州紧靠沧州,且埗县又与沧州接壤,如今乌哈族在这一带出没也算正常。

  陆怀岳自动忽略掉了她后面的话,直接问:“你是乌哈族人?你为何要害我们?”

  阿蛮很轻哼一声,道:“你们擅闯我们乌哈族禁地,就不许我害你们?”

  陆怀岳和阿衡皆一惊:他们没想到这时时乌哈族禁地,听闻乌哈族是在陈越边境,这里毕竟距离边境还有一段距离。尤其是阿衡,诧异之色跃然脸上,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国内有一个乌哈族禁地,惊讶问:“此处是你乌哈族禁地?”

  难怪阿衡这么问,因为自从俨如清接管御史之后,经常被弹劾的阿衡的父皇明德帝疲于应付这个老学究,便找了一件事情给他做,就是编写陈国地志。

  顾名思义,这陈国地志就是记录现今陈国土地及州县人口族群的。阿衡还记得那会这个俨如清做事一丝不苟,父皇还特意拨了一些皇城司的人去给他用,还让户部配合他一起编写,俨如清虽不是自己亲力亲为地走每个州县,但大概的情况还是了如指掌的,且还配置了一份地图册。据阿衡所知,这地图册里并没有一个叫做勾魂谷的地方,更没有什么乌哈族的禁地了。

  如今阿蛮说这是禁地,当是不假,就不知道是地方官员隐瞒不报,还是乌哈族做事滴水不漏,避开了世人耳目,还是说这乌哈族禁地刚建不久?

  阿蛮扬声道:“当然,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阿衡皱眉,继续试探问:“这不是勾魂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