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二十一章 南宫黛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062 2019-07-29 23:16:07

  阿衡扬眉看他:“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道理你不懂?再则,他从接手这个案子给刘万卷出主意的时候开始,就开始和太子党叫板了,如今除了我,还有谁能护他?”

  没等陆怀岳说话,阿衡又继续道:“刘三娘之事不足为虑,至于宫中之事,陈咸当初从青云寺将我接入宫中,本来就是为了解决赈灾和敌国压境之事,如今赈灾的事解决了,对付越国的主意也出了,是他过河拆桥的时候了。”

  陆怀岳笑了:“你还怕他过河拆桥?放心,他不能拿你怎么样,有我在呢。”平平淡淡地话,莫名地让阿衡的小心脏被感动了。

  她眨了眨眼,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道:“怕倒是不怕,有三点原因:一是我给太子出谋划策赚银子,那法子不怎么光明正大,这事我得避开,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抓出来当靶子;二是如今朝内忧外患已解决得七七八八,我若是此时激流勇退,不仅能在那帮老臣心中搏个有能耐却又不霸权的好名声,还能避其锋芒,免受陈咸的为难。三嘛……”

  阿衡笑道:“周国不是对我们陈国虎视眈眈吗?本宫作为陈国公主,参加好友的生辰宴,会会那个三皇子,顺便摸摸周国的底,再谈谈有无和解可能,岂不是名正言顺之事?”至于到时候怎么谈就随机应变了……

  陆怀岳扶额,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奈,也不知他看上这女人是对是错。他敢保证,他提出娇娇生辰之时,阿衡是半点出陈国的意思皆无的,不过几息功夫,她竟然能缕清期间的利害关系并迅速作出去无银山庄的决定。本以为今日自己大获全胜,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刷新自己的败绩,让阿衡去无银山庄,他已经想象得到那个鸡飞蛋打的场面,可若是不让她去……

  陆怀岳瞟了眼阿衡,阿衡会意,给他一个你找死的眼神……

  陆怀岳悲催地想: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于是乎,阿衡和陆怀岳一起去无银山庄的事就这么愉快地定下了。

  与此同时,在陈国与周国交界之处,坐落着一座庄严肃穆的城堡,此为南宫世家数百年积累所在。堡内一座院子别致宅子,宅院之内一个大厢房,厢房内外数十个丫鬟婆子来来回回地忙碌,不过是为了厢房内的南宫家大小姐前往无银山庄赴宴做准备。

  南宫世家虽为武林世家,财力却不弱,至于这财富从何而来,一直是南宫家的机密,无人得知。南宫家的家主即南宫堡堡主南宫燕,六十多岁的年纪,生有一儿一女,女儿是阿衡的母亲南宫瑛离,已过世多年,儿子是南宫雪行,南宫雪行也有一子一女,儿子叫南宫墨,生得风流倜傥,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二十来岁便跻身武林一流高手的行列。女儿叫南宫黛。

  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黛十七八岁的年纪,生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诗词歌赋的才华横溢,且作为南宫家唯一的一个大小姐,兄弟又只有一个哥哥,日后半个南宫家都是她的,真真是娇贵无双,从十四岁开始,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可她就是不愿意嫁,挑挑捡捡的,不知不觉也磋磨到了十八岁。

  如今已是三月末,陆怀娇的生辰是四月底,为了能提早赶到无银山庄,南宫黛这两日便要启程。

  箱笼衣物已收拾妥当,明日便要出门了,丫鬟翠竹边给南宫黛梳头,边夸道:“小姐,您这一水的头发乌黑油亮,奴婢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谁的头发长得这般好的。”不止头发长得好,人也长得美若天仙,除了衡表小姐,她就再也没见过哪个女子能比得过自家小姐的了。人说天妒英才,老天爷是看自家小姐才貌过人,才妒忌她不给她一段好姻缘的吗?小姐翻了年就十八了,若是再过个一两年,就变成老姑娘了。当然,这话翠竹不敢说出来。可她不说,自然有人说。

  刚梳完头,就看到几个丫鬟婆子拥着自家夫人风风火火地进了小姐闺房。

  南宫雪行的夫人姓马,叫马妍云。她不到四十的年纪,一身贵妇的打扮,进来就直接坐到了南宫黛的身边,温声道:“娘听说了,这次无银山庄给陆怀娇过生辰,邀请了各国的才俊,就是为了给她指一门好亲事,你去了定要多留心看看,若是有相中的,为娘替你做主。”

  南宫黛笑了笑,撒娇:“娘,你不爱黛儿了,老想着黛儿早早嫁出去,眼不见为净。”

  马妍云笑着道:“不爱了,这么大个人了,还没半点盘算,这么个糟心的孩子,早打发早好!”

  南宫黛装出一份很受伤的表情,道:“娘,你不要我了,我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马妍云真被自己女儿这泼皮样子给都笑了,认真道:“你说说,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一辈子不嫁人吗?”

  南宫黛笑看母亲,安慰道:“娘,就你女儿这样的人还会愁嫁吗?您老就不操心了。女儿自有计较。”

  “好吧,你心中有数就好!”马妍云叹道,从小到大,这女儿没一件事不让她放心的,唯独这件事,就是个跨不去的坎了。

  南宫黛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娘,阿衡表妹婚事如何了?”

  马妍云叹气道:“还能如何?她和陆家那小子的婚事是十三岁那年定下的,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都没提说完婚之事,倒是你祖父前几个月找陆家小子说了一通,路家小子就自个找阿衡去了,还打包票说婚期这两年就能定下了,至于具体的日子还得看阿衡的意思。”

  思及阿衡的身世,马妍云也觉得她一个女儿家,这么多年过来挺不容易的,情不自禁叹了口气,道:“唉,没娘的孩子总是要比别人多些磨难。”

  南宫黛打断她,笑道:“表妹还有什么不如意的,有祖父的宠溺,有爹娘这样尽心尽力为她谋划的舅舅舅母,还有这么好的一个未婚夫婿,若我是她,可得幸福得半夜都能笑醒了。”

  马妍云点了她脑门一下,教训道:“你啊,身在福中不知福,前阵子听人说,她被禁闭在青云寺三个月,三个月不见外人不得出寺,吃的是素食,粗茶淡饭,你锦衣玉食坐在闺中当大小姐,哪里能体会她的不易?”

  “好好好,表妹最厉害,表妹最好,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南宫黛笑着敷衍马妍云。她如今就想着把马妍云送出去:“娘,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没有我收拾屋子,去前厅用饭了?”

  马妍云看了看天色,道:“走吧,一起去前厅用饭。”说着拽着女儿的手就往外走,她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女儿打小主意就大,她不听自己的也没办法,自有老爷子和她父亲哥哥说教。

  前厅已坐满了人,南宫黛落坐,扫了一圈,看自己对面坐着杜成宇。

  只一眼,她便将来龙去脉猜了个七七八八。

  杜家也是武林世家,实力虽不及南宫家雄厚,却也在武林中占有一席之地,特别是武功造诣比南宫家更为突出,历经几代,出了几个颇有天赋的武学奇才,让整个杜家在武林中站稳脚跟,声望并不比南宫家的低,这杜成宇便是这一代杜家人中的佼佼者,悟性极高,别人十年学的一套拳法,他一年便能融会贯通,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已是武林中数一数的高手,他的武功造诣许多人穷极一生也未必能到达。

  面对这等不可多得的才俊,南宫家主南宫燕垂涎三尺,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小心思,一门心思只想着自己的孙女嫁过去,杜家也是乐见其成的,没事就让杜成宇往南宫家跑,混个脸熟。杜成宇混着混着,对南宫家大小姐当真混出点不一样的情愫,虽不至于非她娶,但能娶的话,定会费尽心思娶回家去的,于是此番南宫老爷子一叫唤,他就乖乖的来了。

  南宫黛的心思就明确多了,就两个字“不嫁”。这让南宫老爷子急红了眼,想尽办法撮合未果,南宫老爷子抑郁了一阵,前阵子收到陆家递过来的帖子,老爷子深觉此乃人生不可多得之良机,于是招呼了儿子密谋了一番,最后确定让杜成宇陪南宫黛一道去无银山庄赴宴,理由嘛:南宫墨有事外出,没空送妹妹,杜成宇也收到了请帖,顺路做保镖接送好友南宫墨的妹妹,顺理成章。

  得知自己被安排了,南宫黛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拿眼去瞪对面的青年才俊。

  杜成宇吃着吃着莫名接收一记眼刀,在他眼里那眼刀毫无杀伤力,且含娇带嗔,自有一番别样韵味,心中窃喜。

  南宫黛眼睁睁地看着杜成宇曲解自己的意思,气得狠狠扒了两口饭。

  南宫老爷子:孙女还会飞眼刀?这是动心了?

  南宫雪行:此眼刀非彼眼刀。

  马妍云:这死孩子没规矩,杜成宇这么好的男人,门当户对的,打着灯笼都找不着,错过有你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