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十七章 身份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048 2019-07-23 21:02:51

  刘三娘急得满头大汗,目光在那些大箱笼上扫了一遍,觉得若是要藏人只有这些箱笼了,他们进来总不能一个个打开看。于是刘三娘开始翻捡箱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箱子坐了进去。

  箱子合起来之后,外面的声音就小了,隐隐约约地传来,听得断断续续,不知不觉刘三娘就睡着。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因为在地下室,也不知外边是白昼还是黑夜。她昏昏沉沉地推开箱子往外走。走一步看三步,当她摸到书房外的时候已是月明星稀。

  她朝四周看了一遍,寂静无声,心里舒了一口气,心道:若是没人发现自己悄悄回屋里,今日之事岂不就能瞒天过海?这么想着,她便悄悄地往往自己在别院中的厢房摸去。

  因着院中主道上时不时有侍女和护卫家丁走动,刘三娘只得找较为偏僻的恭房一带走动,可好巧不巧,在去往恭房的路上还是碰到了要去如厕的两个丫鬟。借着夜色,她藏在一颗树后等那两个丫鬟办完事就离开。

  那两个丫鬟各占一坑,边放水边聊天,三娘躲在一旁不得不听二人聊天。

  丫鬟一:“听说了吗,西厢房那边的那个刘姨娘逃跑了,如今三爷正在她屋里摔东西呢,之前伺候她的拿两个姐姐现在也被晾屋里打板子呢!整个别院的人和三爷带来的人都出去找人去了,三爷还放话了,若是找不到,咱们别院的人估计都没好活了……”语气带了丝恐惧。

  丫鬟二:“不能吧,不就是个妓子?之前三爷带回来的妓子不在少数,美貌的也不少,多的玩三五个月少的不过一两宿,个个都心甘情愿地,就三爷那等样貌,还有家世,竟还有不愿意从了三爷逃跑的?再说了,一个妓子,跑就跑了还有下一个,三爷竟这般上心?”

  丫鬟一:“你懂什么,之前那些姑娘都是自个主动要巴结着咱们三夜的,这个听闻是三爷使了手段才得来的。”

  丫鬟二:“这就难怪了,曲嬷嬷常说男人都是贱骨头,女人越是远着他们,他们越是要巴上去。”

  刘三娘腹诽:这些丫头真是要腻了天了,没主子在时竟敢这般编排主子,杨三公子若是知道有个丫鬟在说他贱骨头,非气得嘴角长泡吧。

  丫鬟一:“这你就又不懂了,三爷虽喜爱着等若即若离的情趣,可也是个明理的,哪会为一般小娘子这般大动干戈,还不是因为那个刘姑娘闯了三爷的书房,估计是看了些不该看的了。”

  丫鬟二:“书房是禁地,刘姑娘也敢去?三爷是如何得知的。”

  丫鬟一:“听贴身伺候三爷的杨明哥说,三爷在他书房里发现了三爷送给刘姑娘的一个发簪,那个发簪三爷还让刘姑娘天天戴来着,定是刘姑娘去了书房,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怕东窗事发,自个跑了。”三娘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现发簪真不见了,吓得魂飞魄散。

  此时二丫鬟已出了恭房,边离开边说:“就告你吧,那个刘姑娘经此一遭是没活路了,若是找不着刘姑娘,咱们这院子里的人也没好活了,你还是小心点吧……”

  刘三娘看着两个丫鬟走远了,却吓得腿软,站不起来,靠坐在树下,心乱如麻,一心只想着自己去书房的事被杨怗发现了,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自己死定了。

  刘三娘用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来平复自己心绪,思路渐渐清晰起来:照那两个丫鬟所说,杨怗派出护卫在外寻找自己,说明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出了别院,若是自己暂时躲藏于别院中是不是就比外面还安全。再则,杨怗只是发现自己进了书房,并没发现自己去了密道知道他们的密谋,或许自己给杨怗点甜头,向他投诚,或许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如今已饿得头昏眼花,再不吃东西,估计他们没找到自己,自己先饿死了。

  于是刘三娘摸到厨房,等着夜深没人的时候,偷偷溜进去吃东西,她做得甚是隐蔽,厨房的吃食这般多,一样吃一点别人也发现不了。吃完了东西,刘三娘就窜到厨房旁边的一个柴房里,找个高的草堆将自己掩盖起来,酒足饭饱,人又睡了过去。

  听到这里,阿衡和谢允又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心中起疑:刘三娘不过是一个落第秀才的孙女,父母皆为普通老百姓,父亲还好能认几个字,母亲乃土生土长的泥腿子种田户,且双双早亡,刘万卷虽为秀才,可家境贫寒,平日里就靠教的那些学生给的微薄束脩过日子,就这样的家庭,能生养出刘三娘这等胆识的女子?

  刘三娘说话的时候不敢抬头,自是无法看到阿衡和谢允之间的眼神交流,继续道:“第二日,民女在草垛中醒来,想着去找杨三公子投诚,又担心杨三公子不是在书房发现的簪子,是在地下发现的簪子,若是那般,民女去找杨公子是必死无疑了,就想着先这般躲着等待机会逃跑,囫囵吞枣地又过了一日,第三日一大早,许是民女走动和在厨房吃食露了痕迹,被杨三公子的人给抓了回去,杨三公子见了民女,骂了一通,就直接叫人将奴婢杀了,之后的事,谢大人皆知。”

  阿衡喝了口查,懒洋洋地用手托着脑袋,散漫地笑问:“刘三娘,这事你一直瞒而不报。不会想着,这事若你瞒着,杨怗看在你不说的份上,你小意逢迎,表现忠心耿耿,杨怗就会看在你们同床共枕的份上能饶你一命吧?”

  刘三娘匍匐在地,道:“民女……民女无此意……”

  阿衡打断她:“本宫在想,若是方俊生未曾将你交给官府,你可会如你所说那般,一辈子做牛做马为奴为婢照顾他一辈子?”阿衡站了起来,示意刘三娘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看她,语气变得有些冷:“不会吧,如刘三娘这等谋略和手段之人,怎会一辈子屈居人之下?”

  不给刘三娘说话的机会,阿衡又问:“听闻帮你脱险的是一个长得和你一模一样的女子?”

  刘三娘方才因为阿衡的话,已吓得不轻,此时战战兢兢地磕头回答:“是的,那女子貌似认得民女,她将那两个人杀了就说要带民女走,可没走几步就被官兵追上来了,民女看她与官兵搏斗,也不知她是敌是友,想着她的容貌,或许能李代桃僵,替民女躲过一劫,所以就敲敲溜走了。”

  等她把话说完,阿衡就道:“刘三娘,你抬起头来。”

  刘三娘抬起头,阿衡认认真真地看了:面若芙蓉,双眼明亮如星辰,勾魂摄魄,身段婀娜,男人见了大多会腿软吧……

  不自觉地,阿衡就朝着当前离刘三娘最近的男人谢允看去,发现谢允也在观察刘三娘,眼神复杂难辨。

  阿衡轻笑:“不过一瞬,便能想出这等金蝉脱壳之计、有勇有谋、临危不惧、心思缜、刘三娘!本宫当真小瞧了你。”

  说罢,摆手让初兰将人带下去,看到谢允的目光追随着刘三娘离开,阿衡调侃:“怎么,谢大人春心荡漾了?”

  谢允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看姑娘家的尴尬,一本正经地道:“殿下,可曾发现刘三娘与刘万卷及刘万卷身边那小女孩并无相似之处?”

  阿衡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点头笑道:“恩,且还多出一个与刘三娘长得一模一样,会拳脚功夫的女子。谢大人心细如发,这些事就劳你多费心了。”

  谢允只得领旨谢恩,还表示自己定会尽心尽力去彻查刘三娘一事,阿衡点头微笑:“嗯,不只是刘三娘的身世要查清楚了,方才刘三娘所说的贪墨一事,也得着手让人去查。”

  谢允问:“殿下,您看要不要着人查封了杨怗的别院,那些账册皆在地下室。”

  阿衡摇摇头,轻声道:“不用,既然杨怗认为刘三娘得知此事,且刘三娘如今又在我们手中,定会有所防范,那些账册定也被转移走了,如今查封别院也查不出个子初寅卯来,还容易打草惊蛇。”说着,阿衡又笑看谢允:“至于是按兵不动等待时机,还是引蛇出洞让对方自漏破绽,就看谢大人的了,不如就此机会,让本宫看看谢大人的手段?”

  阿衡可不相信谢允这个谢家子弟既然窥得了此事的全貌,竟无半分能耐找出证据?

  谢允只得俯首行礼道:“下官谢公主殿下信任!”

  阿衡又坐下喝茶,恢复了一身懒散的模样,睇他:“得了,去吧,让飞香和你一起保护刘三娘,今时不同往日,可别半路出了岔子。”不等谢允行礼告退,阿衡又道:“没事别来烦本宫,这诏安县城美轮美奂,本宫还未曾好好逛过。”

  带谢允走后,阿衡就让初兰和三茗伺候自己回屋子换了一身平民百姓家女儿穿的粗布衣衫,打算豪情万丈地来一次据说趣味横生的微服私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