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十五章 刘三娘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240 2019-07-21 22:16:15

  不过半日,李季修就着人将刘三娘的十八代祖宗都查了个一清二楚。于是兴致勃勃地和杨三公子交代,并主动献出了自己在诏安的一处雅致别院,供杨三公子金屋藏娇。

  杨怗不以为意:“本公子是斯文人,不做强抢民女之事。”

  李季修会意,要征服这等美人自然是让她心甘情愿的更有情趣,于是二人开始合计与刘三娘来几次偶遇,最后是杨三公子含情脉脉地表明爱美之心如日月昭昭,可无奈刘美人就是一根硬骨头,怎么哄怎么骗就是不愿意跟了杨三公子,还说自己已有喜欢的人了,请杨三公子不要纠缠,这让杨怗有一种怀抱一块肥肉愣是无处下口的感觉,惆怅不已!

  杨三公子茶饭不思,唉声叹气:“若非看她是个良家子,本公子何须这般费神。”

  李季修听了这话,灵光一闪,可不是嘛,若刘大美人不是良家子不就成了?于是兴致勃勃地和杨三公子密谋了半晌,刘三美人由良变娼的命运自此被定了下来!

  李季修计划周祥,先是让人伢子拿麻袋去掳了刘三娘,再让伢子将刘三娘卖到闻香楼,闻香楼的老鸨秦妈妈看到这么个娇嫩的美人兴奋异常,当晚就向诏安的各大新老主顾们下了贴公开叫卖!叫卖的结果当然是杨三公子价高者得!最后刘大美人顺理成章地被杨三公子圈养在私宅里,过着金丝雀一般的生活。

  可好景不长,杨三公子只知道刘美人是个硬骨头,没想到刘万卷这个老古板更是硬骨头中的硬骨头,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知道了他们狼狈为奸的经过,多次在私馆门前闹事说要见孙女,并扬言要告状。

  通常吧,碰到这等难缠的穷苦人家,给些钱就打发了。于是杨三公子给了刘硬骨头一千两银子打发他,刘骨头接了银子不哭不闹,可老实了,让杨三公子舒了一口浊气。

  可不想这刘万卷一个读书人心机竟这般深沉,前脚痛快收了一千两银子,后脚就屁颠屁颠跑去县衙告状去了,那知县姜钧也是个拎不清的,面上以无证据为由打了刘万卷二十大板,私下却给刘万卷指了一条明路,说自己官小管不了这个案子,让刘万卷上京找京兆尹谢允告状去。

  杨三公子气得脸都绿了,方要处理了刘三娘以堵住悠悠众口,还没来得及动手呢,谢允的人就将刘三娘给提走了。

  就是这样才有了刘万卷拦车告状之事。

  谢允并未答阿衡的话,只是给阿衡汇报说道士之死是中毒所致。

  原来那山上的道士每日早课皆有焚香的习惯,焚的是普通的檀香,可那日早上经谢允查验,他们焚的檀香上萃入了一种叫做无应子的草药。

  这种草药是番邦才有的,当地人偶有拿来提神兼治疗外伤,但因为用量刁钻知道的人并不多。无应子无色无味,捣碎了放在檀香中神不知鬼不觉。

  这无应子有一特性,单独用是奇药,若是和酒一起用便是剧毒,哪怕是一点点,酒气也不行。

  诏安县虽为一小县城,但牢狱之地与别处并无区别,狱卒们没日没夜地看守监犯,难免枯乏无味,偶尔摸牌喝酒也是有的,知县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吸了一早上参有无应子檀香的道士们一入充满酒气的牢狱,自然而然就毒发身亡了。

  刘三娘失踪那日,狱卒们吓得直打哆嗦,可牢狱之内缺一股浓重的酒味,明显有人故意为之!

  至于谁为之,还没查出来,谢允只得请罪:“下官无能,请殿下降罪!”

  阿衡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介怀,看并未接话,而是看着他等他继续说,谢允只得正色继续禀报:“刘三娘已找着了!”

  阿衡挑眉:“就因为她找着了所以让本宫跑这一趟?”

  谢允又道:“可此刘三娘并非彼刘三娘!”

  阿衡诧异:“有两个刘三娘?此话怎么讲?”说着让谢允落座,并给示意三茗递给谢允一盏茶!

  谢允接了茶,并不急着喝,继续道:“之前下官命人下的悬赏令,有找到刘三娘的赏银一千两。”

  阿衡挑眉:“谢大人真是财大气粗啊!”一出手就是一千两,若非她有外祖父和陆怀岳,即便她是个公主一时半会也未必拿得出。

  谢允有些讪讪,搭道:“下官虽是谢家庶出,可官职也不小,谢家该给下官的一样不少。”言下之意这一千两是他的私银!

  顿了一会,他又道:“之前下官一直以为刘三娘是被人救走的,出这悬赏令也只是碰运气,并未想到真有人来揭榜,还真找来了刘三娘……”

  阿衡笑了笑,原来谢允这是把自己给坑了,道:“谢大人放心,这一千两走的是公账,我让初兰去处理。”

  谢允谢过,又继续道:“前日一大早,一个叫方俊生的秀才揭了悬赏令,并带我们找到了刘三娘。”

  阿衡忍不住好奇问:“方俊生?”

  谢允点点头,继续道:“这方俊生是刘老家附近的一个后生,从小与刘三娘一起玩着长大,青梅竹马两人就生了情义。可刘老前辈并不看好方俊生,觉得方俊生虽长相文雅却为人却有些凉薄,刘老更中意他一个叫做吕良的秀才!”

  阿衡点点头.,难得有这等如话本子一般的故事听,来了兴致:“所以刘万卷就要刘三娘嫁给吕良,棒打鸳鸯?”

  谢允点头:“公主睿智!”阿衡撇撇嘴:什么睿智,这等话本子都编烂的剧情是个人都能想出来吧!

  谢允继续道:“可刘三娘不愿意,就和方俊生私奔了!”

  阿衡这下是琢磨出不寻常之处了,问:“刘三娘不是被杨怗抓了吗?怎么私奔?”

  谢允点点头:“下官也是疑惑,因此就追问了刘三娘,刘三娘说她被杨怗圈养在别院内,时时刻刻想逃跑,但护卫看得严,她一时找不着机会,只能与杨怗虚与蛇尾,突然有一日,她惹了杨怗生气,杨怗要护卫杀了她,那两个护卫看她貌美,背着主子把她带到偏僻之处欲行不轨,恰好被一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救了。她见了那女子也很诧异,还未来得及说话,又看到我的人去找她,她因为害怕被抓丢下那女子跑了。她跑了之后又去找了方俊生和他私奔出城。”

  阿衡问:“一模一样的女子?”

  谢允答:“没错,几乎以假乱真,所以当我的人去救她的时候,看到的是那个女子以为是刘三娘,并把她带了回来。”

  阿衡不解:“你们的人抓人之前没问她姓名吗?抓错人还不知?”

  谢允请罪:“下官不查,请公主降罪,那两人确实长得极为相似,且那女子也自称是刘三娘!”

  “哦”阿衡觉得很有意思:“她自己说自己是刘三娘?她们认识?”

  “刘三娘说她们并未认识,她那日也是第一次见那女子。”谢允道。

  “这么说,刘三娘不认识那女子,那女子认识刘三娘。”阿衡自言自语道。

  谢允点点头,又道:“本刘三娘不属于犯人,应是安排她在府衙内住着的,可不想杨怗他们一口咬定说是刘三娘勾引了他,还偷了他别馆里不少好东西,双方各执一词,未定论之前只得将她关在牢狱之内!”

  阿衡眉头深锁,思来想去,吩咐道:“谢大人,你安排一下明日本宫要见见这个刘三娘。”

  谢允应是退了下去。

  此时盛京通往诏安县的官道上,一辆坠满宝石和夜明珠的奢华马车疾驰而过,马车内內,陆怀岳打扮得贵气逼人,面色却阴沉,他脑子里已酝酿了一百种惩治那个小女人的法子,意气风发的就等着见了那小女人施展一番。

  可等他大半夜赶到诏安县的时候,看着那朦胧月色,听着别馆外三下的梆子声,心中却想:罢了罢了,她今日也赶了大半日的路,又要处理公务,如今定是累得睡死了吧,若是现在把她拎起来届时这小娘皮又要发起床气了,明日再找她算账也是一样的。

  第二日一大早,阿衡方才用过早膳,谢允就带着刘三娘过来了。

  阿衡在正厅里见的刘三娘,穿的也是普通人家小姐的衣服,可那贵气和不怒自威的气质却非一般闺隔女子所能及。刘三娘一见她,双腿就不自觉地跪下行礼。

  阿衡抬头打量刘三娘,心中惊叹:这杨怗也不尽是废物,至少看女人的眼光毒辣。刘三娘那双每时每刻都漾着水的春眸阿衡看了也心生怜惜更不用说血气方刚的男儿了,特别是像杨怗这种本就花花肠子的公子哥,保准眼神一钩一个准。

  当然刘三娘最美的是眼睛,可美的有不仅仅是眼睛,全身上下五一不精致美艳,且搭配起来异常和谐让人看着赏心悦目。连阿衡也自愧弗如。

  阿衡看着刘三娘,问:“刘三娘,你被和你长得一样的女子救了之后,为何不回家,而是去找方俊生和他私奔。”这也是阿衡疑惑之处,正常女子受了委屈,第一时间想到的定是回家。

  刘三娘眼里蓄着泪,欲落为落,用一种略带哭腔的声音道:“公主殿下明鉴,民女一则担心回了家找到祖父也会被杨公子等人捉回去,他们定然不会放过民女,况且……”

  阿衡问:“况且什么?”

  刘三娘磕了个头答道:“况且祖父要将民女许配给他的学生吕良,非民女所愿,民女已与方公子私定了终身,只能去寻了方公子。”

  阿衡还挺佩服刘三娘的,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可惜所托非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