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十四章 诏安之事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297 2019-07-20 21:37:00

  次日清晨,四芙送走了彻夜为皇帝诊治的郭妙手,就匆匆赶来和阿衡禀报:“殿下,郭神医昨夜为陛下施诊放血,耗费了几个时辰,陛下气色好了不少,临走前郭神医给陛下开了个安神的方子,陛下喝了药,如今已歇下了。”

  阿衡点点头,对她表示肯定,问:“郭妙手如何说?”

  四芙皱眉:“还是中毒,不过这毒下得甚是隐蔽,属下和郭神医捉摸了一个晚上,未曾有结果,不过郭神医已答应收属下为徒,并在宫中呆半年。”阿衡会意,这郭妙手定是得了陆怀岳的吩咐,否则怎的那么好说话,不过他答应留在宫中给父皇诊治这正中她下怀,至于收四芙为徒就是意外之喜了。她的几个丫头中就只有四芙醉心医术,且医术也算是精湛的,但是相对于郭妙手来说又差了些,能拜郭妙手为师一直是她的梦想,如今这小妮子心中指不定在偷着乐呢。

  低头看一眼四芙,果见她神采飞扬的样子,忍不住又想笑,叮嘱道:“父皇身边的暗卫再加两个,郭神医以你师父的名义跟着你在宫中给父皇诊治,他身边就不用放人了,自有人安排,你既拜了师,就要好好跟着先生学。”说着吩咐她去库房挑几件谢师礼给郭妙手送去。

  四芙看着阿衡,欲言又止。

  阿衡挑眉,道:“有话不妨直说!”

  四芙道:“殿下,如今您知晓陛下的毒是太子下的,为何不惩治太子,这般日防夜防,太子就在宫中,且耳目众多,总有防不慎防之时……”顿了顿,又道:“且陛下的身子,怕是再也经不得折腾了。”

  阿衡露出一丝苦笑:“你说的道理本宫懂,可如今内忧外患的,陈咸外家势大,动不得,一旦动了,保不准他们那帮人狗急跳墙联合外敌,且你道本宫真愿意待那个鸟不拉屎的寺庙三个月?太子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再则……”

  阿衡走了几步,看了看书桌子上新写的字,用麒麟镇纸将被风吹起的纸压住,道:“虽本宫兄弟姐妹甚多,但能压得住其他皇子老老实实呆着的也只有外家强大的太子,本宫若是一个不小心把他弄死了,宫中必将陷入众皇子明争暗斗的漩涡之中,那什么越国或者周国再添一把火,大厦将倾不过是瞬息之间……”

  四芙被阿衡说得一惊,低头惭愧道:“奴婢愚钝!”

  阿衡摆摆手:“本宫言尽于此,你可知道在宫中如何作为?本宫收拾一番,今日便去诏安,父皇的事就交托与你了。”说罢阿衡有些寂寥。

  四芙退出没多久,阿衡又收到了谢允来的密报,阿衡看着密报眉头深锁,她之前一直以为刘三娘的事不过就能引出太子结党营私中饱私囊的案子,可没想到这事可闹大发了。随即找来双溪和三茗吩咐了一番,将双溪留着宫中。悄悄带着三茗扮作采买的宫女出了宫。

  二人出了宫,假意在一家面馆里吃面,趁机换了身平民百姓的衣服,因是男装,还贴了溜小胡子。穿过面馆后巷,走过几条街雇佣了一辆普普通通的青布马车出城去了。

  三茗很是不解:“殿下,咱们出宫为何要这般遮遮掩掩。”可不是,公主殿下出宫每次皆随心所欲的,此番竟这般小心翼翼,令人费解

  阿衡给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却给了一个和高深无关的答案:“好玩!”

  三茗:……

  阿衡她们的这辆青蓬马车是踩着落日的余晖进入诏安县城的,彼时县城也是炊烟袅袅照斜阳的景致,可被颠簸得七荤八素的阿衡半点欣赏的兴致皆无,从早上一直到黄昏,马车飞驰连午饭都未曾用过,她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谢允一早就接了消息匆忙赶来接阿衡,当他看到阿衡一身狼狈,蔫了吧唧地从车上晃下来的时候,文舒公主那高高在上惊为天人的形象在他心中被打了个半折。看向阿衡的眼神就不禁带了些笑意。

  阿衡下了车站定,看到谢允掩饰不住的揶揄眼神,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小伙?”看来公主殿下没忘自己如今是男儿装扮啊?

  谢允:“……”公主殿下您半边胡子掉了……

  三茗看到那吊着的半截假胡子,暗自扶额,觉得自家公主挺丢人的,于是伸手一抹,把公主殿下的两撇小胡子揪了下来。

  阿衡内心抓狂表面淡定,恍若浑然不在意地看着那两撇小胡子,开始破罐子破摔:“谢大人,本宫饿了,身上可带有包子?”说着眼神就开始往谢允袖袋上瞄。

  她可是听说了那天谢允在马车上吃包子的事,没准身上还真带些干粮,可以慰藉慰藉自己那颗饿得让自己丢了形象的胃。

  谢允看着馋猫般的小眼神,文舒公主的形象又在他心中打了个半折,他以前一定是眼瞎了,怎么会觉得公主殿下如神仙般不食人间烟火呢。

  形象被打了折上折的文舒公主毫无所觉,瞄了他的袖袋又去瞄他的眼睛。

  谢允憋着笑,装摸作样毕恭毕敬地道:“下官已备了席面在别管内,请殿下移步!”

  诏安这座县城不大不小,隶属京畿之地,且名胜古迹颇多,有风景优美的瀑布河流山川,也有文人墨客赏玩景点后留下的诸多诗词墨宝供后人观瞻,最重要的是还有大大小小的温泉数十处,冬暖夏凉。既是避暑圣地,又是过冬的一个好去处,引得许多盛京的达官贵人纷纷来这里建别院别馆。

  谢允作为京兆尹,在诏安有别院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他的别院建得颇为雅致。

  三进的院子傍山而建,屋舍不多,园子却很大,一股温泉从山上引入院中,大大小小建了三五个独立的温泉池,用木屋子隔开。阿衡狼吞虎咽地用了几口点心垫垫肚子,就迫不及待地下了池子泡澡,池子的水温刚刚好,舒服得她呼了一口气。

  三茗在旁边伺候,给她递了瓜果,问:“殿下,您昨晚不是答应陆公子要赴宴的么?不说一声可是妥当?”

  阿衡泡着温泉吃着水果,惬意得不得了,“哼”了一声:“早上双溪已将那一百万两拿到手了,也和他们交接了粮草之事,钱都骗到手了,谁管他陆公子水公子的。”谁让他监视自己来着,连别人送东西给自己他都能知道,心中着实不爽。

  三茗在心底里无奈地翻了白眼,苦着脸问:“殿下,您确定这般过河拆桥陆公子不会生气吗?”

  阿衡不以为意:“生气就生气,男人嘛!哄哄就好了,哄不住就骗呗!”

  三茗:“……”公主殿下哦,您把无银公子当三岁小孩吗?

  此刻天香楼内,被文舒公主当成三岁小孩的陆怀岳将手中的茶杯砸向面前的两个黑衣人,骂道:“没用的东西,文舒公主早上离宫,你们现在才查出来,滚出去领罚!”两个黑衣人灰溜溜地滚了出去。

  陆怀岳今天一整天都美滋滋地在期待着晚上与阿衡的相聚,可左等右等不见人影,最后等来的是她偷偷摸去诏安的消息,最可恶的是竟是去私会谢家的那个庶子,气得他胸口突突疼,他就知道,那小娘皮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在这等着他呢,过河拆桥?她可真敢!

  旁边的庄子闲手中没了折扇,摸着茶杯笑道:“这陈衡果然够狡猾!”

  陆怀岳气笑了:“等着,今晚我就去捉了这公主殿下来好好惩治一番。”

  阿衡美美地泡了澡,又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开始懒洋洋地坐在院子的花架下喝茶,顺便浏览了一遍刘三娘的卷宗。

  三茗坐在一旁伺候茶水,初兰和谢允及右扶风司马进前后分别站着。

  阿衡边看卷宗,边问:“谢大人,你之前说案子有新发现,叫本宫速来诏安县,最好你的发现值得本宫走这一趟。否则……”

  其实在来之前,初兰已向阿衡汇报了不少这案子,不出她所料,这案子总的说来,就是太子的外祖父杨国公为了四处敛财给太子铺那金灿灿的帝皇路,不耻与陈国内各大小势力和富户勾结,那些富户们也是惯于见风使舵的,乘了国公爷和太子爷这艘大船,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前景荣华无限。

  接触多了应酬自然就多,杨怗作为杨国公最为得意的三儿子自然就炙手可热,这不,杨大公子到诏安县去小住几日,泡泡温泉,就被几个闻风而来的富户们死缠烂打,殷勤备至。杨公子打小锦衣玉食,吃喝玩乐无所不及,要讨好这个公子哥让富户们掏空了心思,使出浑身解数,不过求公子一乐。

  这些富户里边有个叫李季修的,乃诏安首富,因为走了国公爷的路子才成为了皇商,专给宫内供茶叶,如今他又想着拓拓财路要供些宫内的坚果干货,于是卯足了劲在杨三公子面前表现。

  杨三公子到诏安几日,青楼逛了,私人设的楚馆也逛了,坐在茶馆内二楼窗前有一搭没一搭地喝茶开始觉得索然无味,李季修也愁眉不展无计可施,恰巧楼下娉娉婷婷走来一黄衫美人,身形窈窕高挑,胸前的一对桃儿鼓鼓囊囊,肌肤白若春雪,面上却透着红,五官精致,远远望去如一只含苞待放的新荷,让男人看了忍不住亵渎去采摘一番。

  杨三公子阅女无数,竟也看得两眼发直。

  旁边的李季修看完了美人再看杨三公子,两眼滴溜溜转一圈,就有了主意:“三公子真是好眼光,李某在诏安县还是头一招看到这样的美人,若是三公子有兴致,此等美人唾手可得。”

  杨怗点头不语,含着茶盏的嘴角微翘,李季修眼神老辣,读懂了他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