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十三章 兵权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061 2019-07-19 22:29:00

  阿衡瞪了他一眼:“我父皇还躺床上呢,而且如今我陈国内忧外患的,着实烦心,哪有心思嫁人。”这话确实不假,况且她如今可没想嫁的人,不过这话可不能当着面前的人说出来。

  陆怀岳气笑了,用两根手指挑起她脸蛋,冷哼:“敢情你这小娘子还是个忧国忧民的热心肠,相识多年我倒是看走了眼。”这女人说谎从来不打腹稿,信手就能拈来!

  阿衡挣脱他的手,愤愤然看他:“是不是反正现在也这么做了,我父皇一日未好,这担子我就得挑着。”说着撇了撇嘴,甚是郁闷。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谁爱要谁要,她真想撂担子不干了!

  陆怀岳摸了摸她的头,道:“别闷着,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

  阿衡等的就是这句话,顺着杆子往上爬:“有,我缺钱!”

  陆怀岳被她这憨直态度给逗笑了,问:“这次又要多少?”

  阿衡伸出手指,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八十万!和越国战事吃紧,粮饷迟迟拨不出去,灾荒也得应个急……”

  陆怀岳想了想,摸着阿衡的头,道:“我给你一百万两,八十万明日直接给你兑了银票让钱庄将银子抬入宫中,另再给你拨二十万担粮食到前线,十万担粮食到淮阳。余下那二十万两就当是我给你的零用,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阿衡不乐意了:“我自己每个月宫中都有月银,且外祖父那边也会给我一些,加上我名下的田产铺子也不少,用不着你给我零花!”

  陆怀岳捉着她的手笑道:“你的月钱都不够吃一顿饭的,不提也罢,至于你的田产铺子若是碰到好年景收入倒也过得去,可如今兵荒马乱不是洪就是涝的,能养活那些佃户就不错了,还能给你挥霍?你外祖父给你钱,毕竟隔了一层,哪有夫君给你的来得名正言顺!”这厮脸皮够厚。

  阿衡斜眼给他一记眼刀:“你如今可不是我夫君!”

  陆怀岳理直气壮:“不过是早晚的事!我的钱日后不都是给你和孩子花?早给晚给不都一个样?”

  阿衡嘀咕:“这成亲之事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吗……”竟谈到孩子了。

  陆怀岳凝眉:“于我而言便是铁板丁丁的事了,难不成你想反悔?”

  阿衡心中腹诽:反悔,我倒敢提,你愿意吗?眼看着男人面色不快,立马打哈哈:“没有没有,我言出必行!”

  陆怀岳舒了一口气,道:“那就好,给你的就乖乖拿着,别给我省钱,免得你到时候又为了五千两银子随便收别人东西,说出去怪丢人的!我的钱你不花,你是想着让我拿给别的女人花?”

  “给别的女人花?陆怀岳这辈子你想都别想!这钱我收下了!”轮到阿衡心理不是个滋味了,他倒什么都敢说啊,要给别的女人花钱!

  陆怀岳看她这护犊子的样笑了:“早这么乖不就没那么多事了?”

  阿衡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陆怀岳:“呐,借条,给你的!”

  陆怀岳打开一看,果真是一张八十万的借条,脸顿时冷了下来:“陈阿衡,你当真与我这般生分?”这女人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阿衡一看他要炸毛,顿时拽着他袖子给顺毛,解释道:“这个欠条是陈咸打的,印也是他戳的,他花了你的钱要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他日他若是位登九五,咱就可以拿着这欠条找他兑银子去!”

  陆怀岳不屑:“这钱送他吧,就当是给你拨的第一批聘礼。”

  阿衡满头黑线:有这么送聘礼的嘛,而且这聘礼可真不少啊!忙道:“不成,一码归一码,聘礼的事两说,这可是外债,日后还能给我儿子存点体己呢!”

  陆怀岳扶额:“日后我还能短了你和孩子的吃穿?”又揶揄她道:“一个大姑娘家,云英未嫁就开始想着为儿子争家用了……嗯不错,是个旺夫的!”把阿衡说得好一阵脸红,直嚷着不理他,好在无银公子舌灿莲花,把娇滴滴的文舒公主哄骗得七荤八素。

  最后陆怀岳还是收下借条,塞在袖带中。看看天色已很晚了,道:“上去吧,不早了!”

  回到楼上,陆怀岳问她:“你父皇的病是如何了,还不见好吗?今晚回去你让人看着点他寝宫,我让郭妙手去给他把把脉!”

  阿衡一听,喜得乐开了花,情不自禁抱住他脖子不放:“你当真给我找了郭秒手?”

  郭妙手啊,当今杏林界第一人,素有起死回生的美誉,阿衡之前也想过找他给父皇看病,可无奈高人总是有些神出鬼没的臭脾性,她找来了两年连郭妙手的一片衣角的未曾抓住。如今陆怀岳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闷不吭声地就把郭妙手找来了,这份心思说不感动是假的。她就是高兴,紧紧地抱着陆怀岳不放。

  陆怀岳被她抱着胸口柔软得一塌糊涂,其实他还真没废多少事就找来的郭妙手,可这小女人竟这般感动,主动投怀送抱,真是意外之喜!

  肌肤相亲,虽然隔着不薄不厚的春衫,但依旧让两人都有些动情,阿衡眼眶有些潮,扯着黏黏腻腻的嗓音道:“谢谢!”

  陆怀岳呼吸有些急促,沙哑着声音道:“阿衡,知恩要图报!”

  二人腻腻歪歪地在房中消磨了好一阵,直到外头下人来报说何时让郭妙手进宫方才歇了。

  陆怀岳食髓知味,道:“从明儿起,你日后晚膳皆到这里用吧!”

  阿衡软软地趴在他身上,挺不乐意的:“你可知吃肥走瘦这四字如何写,每次晚膳皆出宫,折腾人!”

  陆怀岳抚摸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哄道:“乖,坐坐马车出了宫门便好,不费你多大力气,我在宫门口接你!”

  耐不住他的软磨硬泡,阿衡只得松口:“得,看我心情吧!”陆怀岳的理解这就是同意了。阿衡的心思:心情好就是同意,心情不好您就慢慢等吧!

  待送走了阿衡,陆怀岳回了书房,书房里早有一墨色锦衣男子在候着,男子约莫二十三四岁,长得还行,就是略微有些消瘦,手里一把白玉折扇,扇面是一副春江垂钓图,随着他的手一摆一摆,扇面的图仿佛活了一般灵动起来。

  陆怀岳看着他的折扇,嗤笑道:“你一日不显摆一次这扇子就不舒坦?”

  男子一双桃花眼轻挑,得意地笑:“这可是从你手里赢回来的,不在你面前显摆几下我可是白赢了。”陆怀岳不快,腹诽:你丫的不过是来给我添堵罢了。

  给陆怀岳添堵的男子看着他一脸的不痛苦,他就痛快了,话也多了起来:“我可是打听好了,那二十万兵符,果真在文舒公主身上。”

  陆怀岳一副了然的神情,心情舒畅不少:“那就好办多了,届时二十万兵权在我手,何愁大事不成。”

  男子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盯着陆怀岳:“你就这么肯定,文舒公主会给你兵符?届时她不给你当如何?”

  陆怀岳不以为意:“不过是个小娘子,哄哄便是了,哄不了就骗。”

  男子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盯他:“你当真舍得?”

  陆怀岳已坐在书桌前,手中拾起了笔,眼里侵着一丝玩世不恭的随意,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江山在手,什么样的美人没有?”

  男子桃花眼里尽是笑意:“那就说定了,届时你要江山,我要美人,陈衡是我的,你可别反悔!”他可是觊觎那陈衡不少时日了,可惜文舒公主说了,不喜欢长着桃花眼的男人,愁得他恨不能钻娘胎里回炉重造。

  陆怀岳写字的手顿住,抬起头来盯着男子,眼神变冰冷,吐出的字也冷冰冰地:“庄子闲!”他真是嘀咕了这桃花眼男的狗胆,竟敢觊觎他的女人。

  长着狗胆的庄子闲被他盯得一哆嗦,声音有些底气不足:“开玩笑,开玩笑!”将白玉折扇往他书桌上一丢,哧溜一下跑没了影,走前不望丢下一句话:“破扇子还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