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第五章 查案二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3440 2019-07-09 13:56:46

  别院离府衙有一段距离,谢允连夜赶路颇为困倦,可也没法休息了,下人买来了个肉包子,就着水在车上吃几个就当是早点了。

  马车一路朝府衙驶来,谢允着人在前头打马开路,一边走一边敲锣大声喊:谢大人奉公主之命前来查案,闲杂人等让道!

  蒋腾可噎下最后一口肉包子,问谢允:“大人,此举可否扰民?”

  谢允淡淡一笑,人如浴春风:“本官就是要扰民,让人人皆知本官乃替殿下办事。”

  一路热热闹闹到了府衙,早有得了消息的衙差在门口相迎。此时的县衙堵着一堆人,除了一些闻讯赶来看热闹说风凉话的官员,还有许多老百姓。

  因为牢内死的人太多,严重影响办案,姜均下令将尸体都搬出来,再另行查验。

  看着院内一条条苍白的尸体,谢允脸色一黑,眉头紧锁喝问:“是谁将尸体移出的?”

  姜均正在忙前忙后的指挥,听得谢允一声低喝,顿时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地解释了一通。旁边的蒋腾可骂道:“姜县令为官数载断案无数,连作案现场不得破坏这么简单基本的道理都不晓得吗?”

  蒋腾可这话可是直至姜均昏庸,字字诛心啊。

  姜均心中颇为不快,可此刻也只得伏低做小,不断道歉。怪就怪他倒霉,也不是他自己要搬出去的,丰沛丰大人一句话他能不听吗?再说了,他总不能说是丰沛大人说要搬出来的啊,人家只不过是言语晦涩地表明尸体在牢内多有不便,姜均凭着自己多年侵染官场练就的一副七窍玲珑心就读出了丰大人的弦外之音。可知音这种东西玄乎得很,人家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自己只好认了。

  好说歹说,最后谢允丢下一句话:“姜县令,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公主殿下督办此案,望自斟酌!”之后就带着一群人到别处查探去了。

  这下姜均又听出了谢允的弦外之音,这可是赤裸裸的要他掂量清楚,如今公主殿下回朝,日后大权未必就是太子殿下一人独揽了,且上头还躺着个皇帝,说不准哪天就醒了,如今这案子是公主殿下亲自督办,若是得罪了公主殿下,自己的好日子估计也到头了。如今局势颇为微妙,太子党还是公主党,这可得想清楚了。

  谢允等人忙前忙后,查探了两个时辰,方才离开县衙到驿馆歇下。

  而此刻文殊公主殿下却吩咐下人收拾行装,准备前往盛都。

  初兰很是不解,问阿衡:“殿下,咱们就这么走了,不等此案水落石出之时?”

  阿衡手中看着一本新递上来的折子,头也不抬的道:“侦破此案并非一朝一夕之事,难不成本宫要在这呆上十天半个月?再说了,谢允有这个能力办此案,不过……”

  初兰没有说话,等着她的下文,只见阿衡用手磕了磕桌面,沉思道:“此案牵连甚广,谢允一人在此查案怕是颇多掣肘,初兰你带一组人留下,随时将此案进展报给本宫,必要之时,先斩后奏,无论是谁,哪怕是太子殿下亲临,出了事本宫替你扛着。”之后又让初兰靠近自己,小声在她耳边吩咐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说了一堆。听得初兰暗暗心惊:公主殿下果真机智过人!

  午饭过后,公主及众官员车驾开始缓缓离开诏安县,浩浩荡荡地朝着盛都而去。

  这一路颇为平稳,没有下雨,也没有太后和文宣公主的赏景拖延,次日傍晚便到了盛都。

  当队伍到盛都城门之时,已是夕阳西下,阳光暖暖地洒在城楼之上,一片祥和,熏得城楼上的小兵若有若无的在打瞌睡。

  阿衡之前就收到讯息说有官员在城门口迎接,因此一行人在城门口稍作停顿,等待迎接的官员。

  阿衡掀开马车的帘子,远远看到城内驶出一队人马。待到近时,阿衡才看清这队人。

  当先一人骑着一匹黑色骏马,一身暗红色袍服制作精良,用料上层,腰间别一根丝带,丝带上系着一块羊脂玉,阿衡顺着那人腰间的玉佩往上看,胸膛宽阔平坦结实,五官清越,不薄不厚的唇微抿,一双桃花眼泛着流光,正眼神灼灼地看向自己。阿衡似乎没有被年轻男子盯着看的窘迫,在心底里微微点头:恩,不错,算是个美男子!

  诶,不对,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在哪见过。

  没等阿衡想清楚,就听身后众官员处吭哧吭哧跑出一个人,朝着美男子大喊:“赞儿,你可是回来了,想死为爹啰!”这就是咱们的威武候盘之选。

  阿衡脸一黑,暗道:盘跃的表字可不就是一个赞字?难怪这眼熟的,原来是小盘子啊。三年不见,当初的包子脸被军旅生活打磨得菱角分明,看来岁月这把杀猪刀也不净是干一些人神共愤之事,比如盘跃这脸就被岁月雕刻得人模狗样,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盘跃并不理会老爹声情并茂的叙旧,而是对阿衡俯首行礼:“公主,臣奉旨迎接殿下回宫!”

  阿衡心想着盘跃不是在边塞军营吗,怎么就回来了,不对,他这次回来是向自己提婚的,来者不善。因此看向盘跃就有点脸色不好:“不必多礼,回宫吧!”

  盘跃并不在意阿衡的冷脸,从善如流地指挥队伍护送公主车驾回宫。

  阿衡入住她的昭阳宫之时,已是华灯初上。远处隐约有掌灯宫女提着灯笼一路燃起宫灯,显得安静而祥和。阿衡瞭望远处在夜色中巍峨的楼阁飞檐,情不自禁地嗤笑一声,隐去心头那片不为人知的阴霾。双溪几个忙前忙后地收拾行囊,摆放物事,口中不断嘀咕:“也不知道太后是如何管这后宫的,咱们殿下一去数月,也不知着几个人在宫中洒扫,如今回来,这桌子落的灰都能种菜了。”

  三茗瞪了她一眼:“行了,太后娘娘你也敢编排,小心脑袋。”说着用眼偷瞄了一眼阿衡。

  阿衡并未理会她们,只是在收拾好的一张桌子上写字。

  阿衡的性子她们几个贴身侍候的还有能摸透几分的,这个时候写字,说明阿衡有心事,且无法静下心来,只有写字来让自己心无旁骛,平心静气,磨练心性。

  双溪向来是个口快的,走上前问:“殿下,可是记挂陛下?如今回了宫,不如去见一见?”

  阿衡很认真地看了双溪一眼,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真的要去看父皇吗?”手中拽紧了笔杆不动。

  双溪很自然地回答:“殿下想念陛下,去看望陛下不是天经地义之事吗?”

  阿衡突然一笑,看着双溪道:“对啊,本宫倒是想叉了,看望父皇是天经地义之事。何必畏首畏尾呢?”这话颇有些自言自语的味道。

  半个时辰之后。阿衡身着一身紫色曳地宫装站到了皇帝的寝宫乾徳殿之前。

  守门的小太监远远看到公主车驾就跑回殿内禀报,如今正气喘吁吁地站在寝宫外看着文舒公主。他身前一个明显比他大一级的太监嬉皮笑脸地跪下给阿衡磕头,道:“殿下,您看,这实在是不巧了,殿下来之时未着人通告,如今陛下身子不适,吃了些药便歇下了,殿下还是请回吧。”

  阿衡也不恼太监的阻拦,只是平静地道:“本宫若是记得不错,你之前是在养心殿当差,名叫张顺,什么时候到的乾徳殿?”

  张顺听公主殿下对自己这般清楚,心中一颤,战战兢兢道:“回公主殿下,奴婢之前确在养心殿当差,不过数月前陛下跟前伺候的杨公公身子抱恙,太子着奴婢前来伺候陛下。”

  阿衡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又问:“父皇果真睡着了?”

  张顺苦着一张脸道:“真的睡着了,再给老奴几个胆老奴也不敢瞒骗公主殿下您啊!”

  “恩,那正好,你在殿外守着,别让人叨扰了本宫和陛下,本宫进去探望父皇,一会就出来……”阿衡很闲适地吩咐。

  张顺面露难色,拦住阿衡:“殿下,陛下身子不适本就睡不好,已有几日不成好睡了,如今吃了药方才歇下实属难得,太医说了,若是扰了陛下歇息,恐病情加重。这罪责,殿下还是莫要担了。”

  阿衡看着张顺,笑道:“方才还唯唯诺诺,如今竟这般伶牙俐齿,你不让本宫进去,还是为本宫着想了?”

  张顺咬咬牙:“殿下,不是奴婢为难殿下,万一陛下有个好歹,谁也吃罪不起啊!”

  阿衡不怒反笑:“你这狗奴才,竟然拿父皇的病威胁本宫。”然后吩咐跟来的一群太监道:“拖下去,打上三五十个闷棍!”

  张顺吓得肝胆欲裂,明目张胆地说出打闷棍这等事,普天之下就只有公主殿下能干得出来,这帮崽子打人的棍子他可是见识过的,拳头一般粗,自己这身子骨顶多二十棍半条命就没了,五十棍下去自己能不能活都是个未知数,本以为换到陛下跟前跟着太子,身价能翻一翻,步步高升,可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和飞黄腾达比起来,还是小命更重要。不过眨眼的功夫,张顺便起了了弃暗投明倒戈相向的念头。

  他双腿打颤跪下磕头,正在脑子里搜索组织些效忠公主殿下的话,可无奈他所学有限,连大字也是从养心殿里偷闲学的几个,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几句愿意为公主殿下效忠,肝脑涂地什么的话。

  话才说一半,也不知文舒公主信是不信他,眼光一撇,远远看到一帮人拥着太子过来,他如蒙大赦,双腿跪着走向太子,边走边磕头,还声情并茂的哭诉:“太子殿下,救老奴一命啊!老奴要死了……”

  阿衡:“……”

  双溪冷笑一声,道:“普天之下,要说脸皮厚的,张公公敢说第二没人敢要第一,方才还和公主殿下表心意,不过眨眼功夫就效忠太子了,简直是叹为观止!”

  张顺眼看着太子走进,方才有了底气,眉眼微抬,从善如流地接双溪的话道:“你懂什么,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哧”地一声,双溪笑道:“世风不古,去了势的假男人也叫俊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