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微木

第二十七章 咋都这么奇怪

微木 七月谪 2022 2019-07-29 23:03:45

  “大夫,大夫。”林诗月把林朝云放在医馆的床上的时候。自己也瘫坐在了床边。大夫正在抓药,看见林诗月。立刻过去准备给诊脉。林诗月指了指床上,大夫无语的看着林诗月。

  大夫(眼神):你看上去病的也不轻。

  作为一个大夫,大夫觉得要给自己辩解一下。刚刚他一回头,就看见一个人瞬间瘫坐在了地上,导致他没能及时看在床上的人。现在再看看,瘫坐的小公子可能是累坏了。看出林诗月是真的没事,大夫转头看向床上。

  看着床上满身是伤的人,他认真的检查了起来。

  没有伤到头,脸上似乎是拳头打的伤,不是看上去下手不是很重。而且力道不均匀,看上去应该是小孩子打架,而且还不止一个。看到这里,大夫放心了一些。这些乞丐有事没事就为了抢地盘打一架,说来也神奇,这些人的恢复力强到可怕。

  大夫继续检查林朝云。看见他身上虽然有些地方破了,伤口还没全愈合。这伤应该不是拳打脚踢造成的。大夫仔细的看了一下,应该是被芒草(一种植物,很容易被割伤)割的。这是这周围这种植物不常见,不过有个地方很多,只是那边不是做光彩的事情。

  看来这个小男孩是逃出来的。不过幸好这个小男孩的衣服质量还算不错,所以身上割的不是很严重。大夫又看了看,发现林朝云的身上都是有些皮外伤,没伤筋动骨。刚刚摸了摸他的肚子,看来这孩子应该是饿的太久,加上受伤没有及时医治,可能精神上也有些打击,所以就混混沌沌的。应该没什么其他的问题,至少目前他没发现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大夫用余光看了林诗月一眼,她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吗?但是不像啊!她对这个小男孩关心的眼神不像是做人·肉买卖的人啊!那些人会买一些小孩,然后把好好的孩子弄成伤残,方便他们装,然后骗取同情,给他们钱。

  作为大夫他很痛恨这样的行为,但也无能为力。有些父母生了很多孩子,为了生存就这样把孩子给卖了。他在这里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他也只能尽自己所能救那些人。

  “大夫,我弟弟他怎么样了?严重吗?”看着大夫对着林朝云看了半天,眉头越皱越深,林诗月越来越不放心。

  “没事都是一些皮外伤,只是时间拖的久了,身体有抗体反应,才会发烧。等营养跟上就会没事了。他现在迷迷糊糊的,是饿着了。”大夫拉回思绪,不然自己想太多。这些毕竟都是衙门的事情,他的本职是大夫。

  “······”所以是什么意思?!严不严重?!

  “多买点吃的。”大夫看着林诗月一脸的心事沉重。“他是你弟弟?”

  “是!”大夫上下打量林诗月。林诗月突然明白了大夫的意思。“不是的,我跟弟弟失散了,刚刚找到。大夫我弟弟没事吧?!”

  “没事。以后小心点,这里是郑国的边城,跟梁国还有宋国都接壤。不是那么太平。小孩子还是不要走散了好。”

  “谢谢大夫。我会注意的。”林诗月回答的认真。

  “跟我来。”林诗月乖乖的跟着。大夫抓了一堆药,包好后看着林诗月说到:“六碗水熬成一碗,等下给你他买点吃的,等他吃完后休息一下,再吃汤药。记住了吗?”

  “谢谢大夫。我记住了。”林诗月听大夫说林朝云没事,心放了下来。

  “一共二钱。找个好点的地方给你弟弟好好休息休息。”听大夫说出诊金。林诗月立刻从钱袋中掏出银子给了大夫。

  “谢谢大夫。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公子,药我来拿。”小乞丐看着林诗月立刻冲过去,帮林诗月拿着药。

  “谢谢!”把药给小乞丐之后,林诗月向着林朝云走过去。

  “小公子。”林诗月不解的回头看向大夫,以为他会有什么交代的。没想到大夫的眼色让她看着有点奇怪。而且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诗月更加的奇怪了,就连看着大夫的小羊须都不那么可爱了。

  “大夫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林诗月看着大夫,不解的问。

  “小公子···去过宋国吗?”大夫想了想,还是问的含蓄一点比较。他刚刚看见了,在这个小公子从钱袋中拿钱的时候,他看见了一闪的光,虽然只是一闪,虽然他根本没用看清楚,虽然只是只看见的一角,但是那个颜色的光,那样的厚度。他不会看错的?她是公子的什么人?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在她身上?

  “没有。我没有去过宋国。”虽然觉得莫名其妙,林诗月还是老实的回答了。

  “小公子,这是我的名帖。我有个亲戚在宋国,如果小公子去宋国的话,麻烦帮我带个东西给我亲戚。”大夫看着林诗月眼神有些探究。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问。

  “呃···好!”林诗月收好名帖,觉得郑国的人还是不是都如此善良(有病)。“那大夫,那我先走了。我要是去宋国的话,一定会帮您带东西的。”说完,林诗月抱着林朝云走了出去。

  林诗月出门后她看来一下周围,觉得这地方有些熟悉,后来发现就是自己昨天住的地方。想到那个客栈的条件还不错,林诗月立刻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本来她是想着自己出去找好地方再抱林朝云过去的,但是这个大夫好奇怪。特别是眼神。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看的出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表人才。可是他看着她的眼神也没有邪念。林诗月有些不明白他那样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跟上次那些黑衣人是一伙的?认出了她的身份?不可能啊?林诗月觉得越想越乱,所以还是不要想了。当下把弟弟弄好是最重要的。其他的等弟弟醒来再说。她也想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