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微木

第二十五章 众生皆苦

微木 七月谪 2285 2019-07-27 22:10:08

  “你没事吧!”其实刚刚林诗月是有怀疑小乞丐是偷了钱袋的。现在发现没有,林诗月觉得对小乞丐多少觉得有些愧疚。所以看着她的眼神也善良了很多。

  林诗月觉得这不能怪她怀疑小乞丐,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之下,谁都会有些偏向性的怀疑的。

  “没事,谢谢公子。”小乞丐看着林诗月,不过这次她没有立刻跑。

  林诗月(眯眼):事情不简单!

  被一个小乞丐还是一个小姑娘的小乞丐这样的盯着,林诗月有些心里毛毛的感觉。可能是还没能从刚刚那个肾亏男的眼神中缓和过来吧!

   “你···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林诗月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便开口问了一句。

  “我···公子。”小乞丐还没说完就跪了下来。小乞丐想了想,自己身上的银子根本就救不了阿云,就算现在去求奎大他们,他们也不会把钱还给她的。阿云的病不能耽误了。

  如果今天奎大他们不抢她的钱,她就有钱给阿云看大夫了。还可以给阿云买吃的。都是她自己没用,都是她不好。

  “你干嘛,有什么起来说···”对于小乞丐这样的行为,林诗月有些无奈。这···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林诗月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掉到一个坑里面了。

  “公子,阿云的伤很严重,刚刚有个公子给我的钱被奎大拿去了,我请不起大夫。公子是好心人,求求公子救救阿云好不好。阿云是好人,他是为了我才被奎大他们打伤的。只要公子救阿云,我愿意为公子做牛做马报答公子。”小乞丐一边说,一边给林诗月磕头。“求求公子,求求公子···”

  “你先起来。”林诗月拉着小乞丐。

  “公子。”小乞丐看着林诗月继续道:“等我有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公子,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小乞丐抓着林诗月说的认真。

  林诗月(皱眉):她怎么觉得这句话这么熟悉?!

   当时龙三帮助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说的。这个小乞丐不会也是跟她一样的设定吧?!难道她也是哪个国家落难的公主?不可能啊!这片土地上除了他们梁国发生了政变,弑君夺位,其他的国家还算相对安定啊!都没有什么大事。对了,郑国有事没事想当老大,无奈实力跟宋国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他也没敢作妖,其他国家的话,卫国神神道道的,她不感兴趣。还有吕国中能置身各国政事之外也是厉害。

  所以天下现在皇室最大的事情估计就是他们梁国政变的事情了,所以这个小乞丐不可能跟她类似的身份,难道还有别的身份?!

  “公子。公子求求你了!”小乞丐见林诗月思考了很久,又加了一把劲叫林诗月。

  看着这样的小乞丐,林诗月心头感叹一句:罢了!

  “你起来吧!”林诗月看着小乞丐磕头磕的那么用力,头都要磕破了,有些不忍心。她想到了自己前段时间跟家人逃亡的时候,那个时候因为银子的事情也是这样的无可奈何。可能这个叫阿云的是这个小乞丐的家人吧!

  “你先起来,有什么你起来说。”林诗月无论怎么拉,她就是不起来。还噗嗤噗嗤的掉眼泪。林诗月无奈,罢了!就当是做善事积德吧!“阿云在哪里?”

  “公子要····我···我··我带公子去。”小乞丐胡乱的擦着眼泪,不敢相信的看着林诗月。她刚刚想站起来,一个踉跄,又差点摔倒了。

  “小心。”林诗月眼明手快的立刻去扶。“没事吧!”

  “没事!没事!公子我带你去。就在那边,不远的。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一路上,林诗月跟着小乞丐走着。也没有说什么话,小乞丐走的有些急,林诗月想问什么的也不好问,就这样一直跟着她走着。

  越走,林诗月的心里有些发毛,这地方跟刚刚的街上真的区别很大。怎么说呢,这几个月的生活,让林诗月洗去了十几年公主的骄傲,但是她是公主是天生的,出生的时候就是,所以她还是不能完全的明白人间疾苦。

  但是这里的人,这里的建筑,还有这些人看她的眼神,狼林诗月有些莫名的想哭。明明都是一样的人,但是他们的眼神中是没有对她这个外来者的好奇,有的只是防备。尽管他们的衣着打扮没有自己的好看,可是他们的眼神,让林诗月觉得自己才是这里最污浊的一个人。

  如果是以前,她看见有这样的人肯定是会嘲笑的。可是现在的她感触不一样了。这一个月林诗月彻底的明白和清醒过来,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真的不在了。如果她曾经还充满过期待,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土崩瓦解。

  林诗月下意识的想起了东方昱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他们给了她银子,她现在可能会跟这个小乞丐一样。

  是的!她看出了龙三在帮自己。他用了最温柔的方式,不伤及她的自尊。林诗月抓紧了双手,如果有机会去宋国,如果还能遇见他,她一定会认认真真的谢谢他。

   林诗月跟着小乞丐来到了一间很破旧的草房里面。看得出来这一带应该是贫民集聚地。在一间破旧的草房面前,小乞丐停了下来。林诗月看着这茅草屋有些心疼。这里的房屋看上去都破旧,谁家都一样,你根本说不出谁家的更破旧。

  林诗月牵了牵嘴角,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以前她不知道,是因为她一直在金丝笼中,现在她在这广阔的天地之间。明白了众生皆苦!

  林诗月跟着小乞丐进了门。本来以为房子的外面看上去很破旧,里面居然比外面还破旧。一眼就能看见这房子里所有的东西。

  这样的房子别说是挡住风雪了,就是下大雨恐怕家里也够呛吧!林诗月,你别好心泛滥了,她能在这里什么这么久,依然可以生活下去的。这次来只是救急不救穷!

  “阿云,阿云,醒醒,醒醒!我拿了吃的回来了。”小乞丐开门后立刻向着床的方向走去。虽说是床,这是比地面高一点的稻草而已。

  林诗月在屋子打量了一下,有一张用石头垫着脚的破桌子。还有几张旧板凳,然后就是稻草的床了。林诗月看向躺在草床上被小乞丐的叫阿云的人。因为小乞丐过去正好挡住了脸,林诗月看不见阿云脸。只看得见他身上的衣物,应该是个男孩子,只是看上去有些单薄,身上都是泥尘。衣服也被扯破了,露在外面的地方都是伤,上面还有些血迹。虽然不多,但是从干的程度看,这些伤应该有好几天了。

  等等,衣服···这衣服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