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微木

第二十章 拿着吧,有用的

微木 七月谪 2221 2019-07-22 18:14:54

  他们在镇上又休息了一晚,养好精神,准备第二天出发。晚上的时候,林诗月认真的想好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明天出了梁国的国界,她就要跟龙三他们道别。虽然他们彼此之间都知道对方的名字跟代号一样起的随便。但是毕竟没有深交,不会去追究这个。还有,明天要把这个令牌还给东方昱。这是重点。

  她不是傻瓜,她今天拿出令牌的时候。她看见了周二脸上的反应。不可思议的震惊。想来当时东方昱让小枝把令牌给她可能只是权宜之计。或者是东方昱早就猜到了有刺客。所以给自己留的后手。(@东方昱)

  东方昱:你想多了。

  第二天的时候,周颂嘉怕又出现前几天偷袭的事情。所以他和小枝骑马。朱小舟驾着马车,让林诗月和东方昱在马车里面。

  “你怎么不骑马?”在出城的马车里,林诗月掀起车帘看着周颂嘉和小枝骑着马英姿飒爽的样子,有些鄙视的看着东方昱。说实话,周二骑马的样子,真是帅呆了!真是英俊少年郎,意气风发。让她突然想看东方昱骑马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像周二那么帅气。

  不过龙三的帅气跟周二不一样。周二给她的感觉是英伟不凡的豪气,颇有大将风范。龙三给她的感觉,是一种清贵的贵公子。有时候不用说话,只是站着活着坐着,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疏离气息。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公子哥。如果他骑马的话肯定也是矜贵的少年郎模样。看着东方昱的脸,林诗月幻想了一下,突然还真的有点小期待。

  东方昱抬眼看了一样林诗月,不想理她继续闭目养神。这姑娘摆明了是没话找话跟自己说。还都是没什么营养的话。他不想搭理。

  林诗月见东方昱不搭理自己,扯了扯东方昱的袖子。东方昱睁眼看着她,林诗月把令牌拿出来放在东方昱的面前。“谢谢你救了我,还帮我那么多。这个该物归原主了。”

  “你有什么打算?”东方昱没有接令牌,坐直身体正色的问林诗月。突然正色的问林月,林月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东方昱。或者说林诗月是有点被吓到,虽然跟他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一直都是纨绔子弟的样子,偶尔还装成风流少侠一样的样子。就是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样正式的脸色。

  东方昱刚刚那眼神,突然让林诗月觉得,‘言情男主咋变成正剧男主’了!

  东方昱缓和了脸色继续道:“我们要去宋国,如果你也···”

  “我···我要去家乡吕国,看能不能找到家人的线索。”东方昱抿了抿嘴,看着林诗月,表情就是‘这么明显的谎话,咱能不说了吗?’。大家都尴尬!

  林诗月被看的真有些尴尬:“你··你先把你的令牌收好。”林诗月主要感觉太贵重了,万一被她这个没心没肺的性格丢了就不好了。不是怕丢,是怕赔不起。哎!做个好人太难了!

  东方昱看了令牌几秒,依然没有要接的意思。然后抬头看向林诗月。“你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吗?说走就走?”

  “······”林诗月有些无语。她又没有说过要跟他一起,之前就说了出了梁国就会离开的。她哪里忘恩负义了?!好吧!她好像还欠别人的救命之恩。但是她现在也没法报答啊!她还要找家人的。

  “你留着吧!以后可能用的到。”见林诗月没有回答,东方昱接着说。“就当是多一个防身的东西。”

  林诗月(内心):这鬼东西怎么防身?砸死人吗?!还是去当铺挡掉?!

  “可是太贵重了。你还是收回去吧!”林诗月觉得开玩笑归开玩笑。这令牌看上去规格和价值都不一般,而且这个含金量,她都不敢猜。在她身上,她可能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这令牌上了,自己还怎么专心找家人啊!其实她有想过他们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但是总这样麻烦别人不好,她还是决定自己找。

  “只是一个普通的令牌而已。不必在意。”林诗月睁眼看着睁眼说瞎话的东方昱。这样的令牌叫‘普通’那请问不‘普通’是什么样的?!

  林诗月(眼神):昨天你那些个下属的眼神不是这样的。

  看懂林诗月的眼神,东方昱笑了笑。“你想想。如果是重要的东西,我昨天就会跟你要了。拿着吧!以后你去宋国用的到。”

  “······”她没说要去宋国啊,就算要去,宋国那么大,怎么找到你也不容易吧!

  “去宋国上都(宋国首都)的驿馆,拿这个令牌找驿馆刘管事,就能找到我。你到时候还我也不迟。”

  东方昱(眼神):我的意思你懂吧!

  “······”林诗月有些无语,他应该是好心吧!给她想的这么周到。但是林诗月的心中总觉得有些发毛,感觉那里不对味。她怎么有种:‘这令牌暂时放你这里,等过段时间要去宋国还给我’的感觉。但愿是她想多了。

  林诗月(内心):大哥,您这明摆着是让我以后去宋国找你吧!你这是道德绑架啊!

  “好了,等下就离开梁国了,你也休息一下吧!”说完,东方昱没有看林诗月继续闭目养神。他要赌一次,令牌不在他身上是最安全的。现在看来只有放在信任的人身上,但是放眼天下,似乎没信任的人。既然没有合适的,那就随便找一个吧!至少这个古月不让他讨厌,或许以后会有惊喜吧。只是不知道这个叫古月的是上天的恩赐还是劫!

  “······”林诗月无语。见东方昱真的没有收回去的意思。无奈的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愿她能在有生之年,还给他。或者说,但是她有命活到还给他的时候。

  对于东方昱的话,林诗月是无言以对的。林诗月觉得,话没说多少,全都让他说完了。她自己还没办法反驳。要是自己不去宋国,就不能还他这个令牌。本来还以为他说的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想到连怎么找他的方式都说了。林诗月表示自己也是心累。

  林诗月靠着车窗闭上了眼睛。其实在他说去宋国找的时候,她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心动的。可是她又凭什么?不不不!她现在只期待家人都没事,其他的她什么都不想。

  东方昱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闭眼休息的林诗月。又看了一眼窗外,但愿自己这次赌的不会输。这次的赌本有些大或许是生命或许是权利更或许是···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