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微木

第十五章 啥都没干,好亏

微木 七月谪 2227 2019-07-17 11:39:27

  小枝自认不是小气的人,但是吧。对于林诗月还是喜欢不起来。只能说把她当个人吧!而且林诗月也算是阴差阳错的救了他们。对于这样的发展,小枝都快觉得林诗月可能是本书女主了,哎!这光环···

  林诗月在需要人手帮忙的过程中,了解“迷醉”的部分药理和病理过程。林诗月对它做了如下总结:

  第一:迷醉本身是一种有点像檀木香味的毒药。但是只有一点点的话可以算无色无味的,如果多了会有香味。不管是做成液体还是固体粉末活着气体,是普通人喝吃都没事,顶多喝了就像是喝了一杯花茶,吃了就像吃了有花味糕点。没事干还能对茶的味道进行品评。但是有武功的人就不一样了,内功越高,会越觉得香味浓厚,但是不刺鼻。所以对于林月来说,刚刚东方昱他们都中毒的情况下,她只是问到了不错的香味,她武功都没有,更别说内功了。

  第二:迷醉的毒,提炼十分的复杂而且材料也很珍贵,一般的小官员或者小商贾根本支付不了这样搞的成本。江湖上的人也不会用,因为成本高,名声也不好,所以现在一般都是对付对方的细作间谍什么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它的解毒有时候比提炼还要复杂。如果有解药就很简单,因为可以制作成气体固体还有液体,所以吃喝吸都很简单。但是没有的话,就很复杂,所以一般人别说用了,就是知道也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的毒。问题是他们身上都没有,所以只能自己折腾。

  第三:迷醉是从巫术盛行的卫国传到宋国的,经过宋国的扩展,传到其他的国家。据说此毒是卫国的巫师继承大典的时候,用来熏巫女衣服的,只是想增加巫女的神秘感。本来只是想让参加大典的人闻着味道,觉得巫师能力无边的错觉感,没想到无意中练出了这样奇特的毒药。

  本来林月是不喜欢卫国那些巫师和那些神神道道的文化,但是以目前的形式看,卫国的巫术对这个世界还是有贡献的。

  迷醉是经过提炼的,所以说解毒也是要提炼。就是把人泡在木桶中一直蒸,让体内的毒性散发出来。如果有温泉的话很适合解这个毒,但是这个地方条件有限。只能在木桶中蒸了。当然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要有提炼蒸的药材,不知道他们吃了什么,小枝说什么也不愿意透露。这更加勾起了林诗月的好奇心。

  朱小舟是他们三个人中武功最差的,所以恢复的也快。所以他很快的帮手,把东方昱和周颂嘉扒的只剩下内衣。不对!应该说的协助,林诗月觉得这两人也是够拼了,都中毒成这样的,还坚持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要是换成自己早就晕过去了。反正都有人处理了,还醒着干嘛。

  虽然如此,但是他们还是在解毒的过程中昏了过去。由于这两人武功很高所以中毒很深,他们已经在木桶中泡了一个多时辰了。皮都泡白了,看来那些人是要他们死啊。下那么中的毒。都折腾到半夜了。店小二都睡了,加上他们这么奇怪的行为。所以只能是小枝和叶小舟两个人在下面加班加点的烧水。自己也没有闲着,也要加班加点的看着这两个人,给他们加热水,时不时的看看水温。

  虽然他们都穿着衣服,这样泡在水中,加上周围的热气有些氤氲。林诗月加完水后,就这样趴在木桶上看着东方昱。之前一直没能安静的看着他,没想到他长得还不错。

  林诗月掏出那个反派黑衣人给她的木钗。那个人叫她公主,还没有要杀她的意思。还有很多话要跟她说的样子,可惜被小枝给杀了。还有那个人口中的主人是谁?他的主人也认识她?

  这只钗很普通,甚至说有点丑。因为这是她自己手工雕刻的。说到这个就要说到她姐姐,当年她姐姐非要一展才艺,但是做的真不咋地,为了能在她面前吹牛,在才艺上压制她,非要跟她比做钗。

  开始的时候她姐姐是想用金银玉器的,林诗月为了节约成本,提议用木头。虽然是木头,但是毕竟是皇家,木头的材质还是可以的。林诗月说的有情有理,她姐姐的同意了,比赛结果没有悬念。她姐姐的技术比她好太多,所以她就有了这个恶心的丑玩意。但是林诗月觉得自己第一次雕丑就丑,毕竟以后不会这么傻的比赛了。

  所以对于这个雕的四不像的木钗还是很新奇的,有时候还戴在头上。她是公主,别人知道丑也不会直说。因为她这样的表现,当时宫里的以为这支钗是她的心爱之物。她也懒的去解释。

  有次父王接见外国的使节还是什么人。她当时跟弟弟在御花园玩疯了,头发很乱,形象也很差,所以老远看见父王带着什么人过来后,立刻为了照顾国家的形象,准备开溜。其实主要是不想见外国人使节,上国之城当下国之主。他们国家弱,她怕行礼还要陪聊什么的。所以拉着弟弟开溜。从那之后钗就掉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她也没在意。没想到会在一个黑衣人手中出现。这多少让她意外。实在是没有头绪,也想不出这之间的联系。

   林诗月想了很久还是没找到方向。把钗放好后,林诗月看着东方昱,因为泡了很久的关系,东方昱的脸上有些氤氲的绯红。本来就不错得到样貌,现在看上去更加优秀了。

  不过,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觉得他看上很熟悉?这脸好像在哪里见过?不是这几天相处的熟悉感,就是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感觉,我的天!林诗月你真是可笑,你在想什么?春心萌动吗?才跟他见过几次面。就因为长的好看!!!她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可是这张脸,这个样子···确实有点···

  “你···你醒了?!”就在林月靠近东方昱的时候,东方昱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她。林月有种偷窥被抓包的无措,迅速的退开。但是又觉得不对,他的眼神似乎没什么神韵。“龙···龙公子?”林月看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所以小心的用手在东方昱的眼前晃了晃,他没什么反应,浪费闭上了眼睛。林月拍了拍胸口,真是吓死她了,还以为他要说她趁着他睡着轻薄他呢。

  她不想啥都没干,就别人误会成登徒浪子了。要是那样的话,她应该干点什么的。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