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微木

第六节 猜不出来

微木 七月谪 1837 2019-07-05 19:54:30

  “你觉得她说的是实话?”周颂嘉和东方昱退出后来,看了一眼林诗月的方向,皱着眉头问东方昱。这个叫古月的,从头到尾看着就奇怪,虽然他们起的名字跟代号一样,这个古月的名字也好不到哪里去,听着也是个代号。所以这个古月从头到尾都在说谎。但是刚刚的接触中,看的出她有难言之隐的样子。长的也不像是坏人。

  多好看谈不上,样子还算顺眼,看着不讨厌。所以排除了公子会色令智昏的可能性。

  “应该有一半是真的,说到家人的时候她的神情不像是装的。”东方昱思考林诗月的眼神,刚刚的样子他不认为有人能装的出来。何况还是这样年轻的姑娘。

  “看来她也在防备我们。”东方昱给了周颂嘉一个无语的眼神,你也没说实话啊!“不过她恢复力也算是惊人了!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能走动了!”

  东方昱鄙视的看着周颂嘉。这是夸人吗?!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上次他在战场上受的伤更严重吧!还不是没两天就能找姑娘了!

  “公子,你想啊!我们是习武之人又是男子,她可是姑娘家,而且还不会武功!”东方昱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周颂嘉:“所以想说什么?”平时他没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的。所以东方昱很想告诉周颂嘉,他这样绕了半天也说不到重点的样子一点也不明显!

  “公子不好奇她是谁吗?二公子他····”周颂嘉看了一眼东方昱,刚想说下去。东方昱给了他一个‘隔墙有耳’的眼神。

   “毕竟第一次见面,她不说什么也正常。”

  ·······

  周颂嘉感觉有些无语,他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救活,要是真的是二公子派来的,那他真的可以去死了。都不用别人陷害。想来自己当时怎么会脑子发热。哎!还是他说服公子救的,想来以后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他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啊!

  “公子,你说她会不会是梁国···”周颂嘉回忆了一下,如果她不是二公子派来的,他想到另一种可能性:“当时我跟公子在船尾,周边还有几个画舫。有一搜差点撞到了我们,只是那样的角度怎么看怎么是故意想撞的样子,而且上面的人还想上我们的画舫,如果不是公子阻止,他们肯定会上来。虽然借口是道歉,其实是想搜我们的画舫。”

  “年龄虽然相符,但是其他的···可能真如她所说,只是一家人来游玩,遇到了无妄之灾。”

   “公子相信?!”你眼神不是这样说的!周颂嘉一脸的嫌弃。公子!您的眼神出卖了你的心!!

  “且看下!就她目前的情况应该要在这休息一段时间。”

  “公子准备一直养着她?!”周颂嘉有些吃惊的看着东方昱,他家公子不是这么热心的人啊!

  “人是你你要救的,她所有的花费从你的俸禄里面扣!”对周颂嘉放了一个白眼,东方昱甩袖走开,不想跟周颂嘉纠结。

   “不是吧!公子,她这几天的花费已经顶我几年的俸禄了!不要走啊,公子···”周颂嘉一追一边说:“公子,那个神医是你要请的,还有那个千年人参和灵芝什么的是您说不管价格给她用的。”

  “再说把你养年银(年底奖金)也扣了!”

  周颂嘉还想说什么,看着东方昱的背影,伸出了尔康手,最后还是老实的闭嘴了!既然公子这样说了,应该有自己的考量。

  东方昱一路走一路在沉思,梁国的内乱事又跟他没关系。好吧!其实是有一点关系的,如果不是他哥挑事,他父王没事干非要威胁说跟梁国打仗,也不会发生梁国弑兄夺位的事情。不过他只是一个闲得无聊的没事找事的王子,这些事情他就是想管也管不到!

  只是,梁国的政变不是说一个月多月前就已经结束了吗?!所以这一个多月,这里的人都人心惶惶的样子,不是因为新政,是因为怕追捕?!如果说古月是跟梁国皇室有关系的话,她是逃亡了一个多月?!有矛盾的地方就算古月是前公主,但是毕竟是个女子,梁国现在的皇帝不可能花这么大的代价追捕她,毕竟就算她有继承权,梁国的百姓也不会拥戴一个女子的。所以梁国上代国君还没有遇难?!不对!不对!如果政变的后患没有处理,皇兄怎么会回宋国?依照皇兄的性格,是不可能留下后患的,难道是皇兄出了什么事情?!还是如周颂嘉猜测的那样?

  古月经历的一切只是皇兄安排好的苦肉计?不可能,皇兄的性格,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会轻易下手,这样一个不会武功女子怎么可能?!而且救古月只是巧合,皇兄就是神仙恐怕也不会算到这样的事情。

  东方昱觉得自己有点乱。不!应该说自己有点可怜,空有皇子的名分,什么实权都没有。没事就到处旅旅游什么的,已经远离朝堂不问世事了。到底皇兄有什么不放心啊!他真的没有跟他角逐的野心。这些日子都是吃喝玩乐,把一个花花公子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形象演绎的深入人心,除了有个皇子的身份外,他觉得这些年,他过的像个员外。

  所以皇兄他为什么总是派细作来监视自己啊,搞得他自己都快觉得自己是什么栋梁之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