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青玉良缘

调养生息

青玉良缘 郁沐芷 1066 2019-06-30 21:48:42

  苏娘便是领她入府的妇人,她被安顿到府中最为偏僻的一处院落,苏娘负责她的饮食起居,还有两个小丫头随身伺候。两个丫头一个叫小井,另外一个叫做紫花。小井十五岁,与她年龄相近些,紫花有二十好几了,因为长得胖、吃得多,没人敢娶,所以过了出嫁的年龄还未指人家。

  在府中几个月,每日都是不重样的补品和饭菜,仿佛是老天爷为了补偿她之前受过的饿,以前流落街头的时候,她最喜欢拜菩萨,只求能吃口饱饭,今日得偿所愿,定是要找菩萨还愿才行!除了吃喝,她每日都要学这府上的规矩礼仪,熟悉这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戏纹里都说男人官做得越大妾侍便越多,这府中的男主人乃是当朝丞相,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居然只有一妻一妾。听留在府上时间较长的紫花透露,这位相爷独宠小妾,对正妻虽然恭敬,但毫无爱意。小妾给相爷生了三个儿子,正妻只生了两个女儿便无所出。

  “夫人和老爷的关系一直都不好,今天又为三小姐的病情大吵了一架。”紫花怀里抱着一小碟杏仁,吃得津津有味,“老爷说三小姐的病有了好转,让人把药停了,夫人知道后,说老爷是听了雅姨娘的挑唆,想害死三小姐。”

  玉蕴不相信道,“老爷就这么听雅姨娘的话?那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紫花皱眉一副老道的样子摇头道,“二小姐,你有所不知,那雅姨娘说起话来娇滴滴的,女人听了骨头都要酥掉,何况是男人,那还不是言听计从……”

  “紫花,少在二小姐面前胡说八道!你是觉得自己肉多,挨板子像挠痒痒吧!”苏娘的声音从紫花背后传来,吓得她手一哆嗦,盘里的杏仁撒了一地。

  “苏娘,你怎么从背后吓人?”紫花怯声恼怒道。

  苏娘冷哼道,“二小姐刚回府,不知府上的规矩,你一个下人竟敢与主子同坐,吃主子的吃食,更是胆大包天,议论老爷和夫人的闲话,看我今天怎么治你!”说着拿起墙上挂着的藤条,狠狠朝紫花身上打去。

  紫花身子胖,来不及闪躲,生生挨了三下,杀猪似地叫唤。那藤条本是玉蕴练习走姿时,苏娘用来敲打指正身形的,每次虽然力道不大,但打在身上很是吃痛。苏娘打在紫花身上的那三下,一看就是用了全力,玉蕴在一旁看的都疼。

  “不敢了,不敢了,苏娘!紫花错了,别打了,可别打了。”紫花捂着吃痛的手臂,求饶道。

  “算了,苏娘,紫花知道错了。”玉蕴小声劝阻道。

  这个苏娘虽然一直尊称她为二小姐,可眼中毫无尊敬之意。玉蕴知道自己是假的相府千金,这里的锦衣玉食本就不属于自己,所以紫花敢跟她同桌而坐,苏娘把她更是不放在眼里,敢当着她的面处罚下人,可是她天生就见不得人受欺负,来府上的几日,紫花一直尽心照顾她,给她做好吃的,这份情谊自然让她偏向紫花。

  苏娘转过头,直视着玉蕴,“二小姐也休要听下人胡言乱语,还是赶紧把官家小姐的规矩学好,这样才能配得上相府小姐的尊贵身份。”

  玉蕴理亏道,“苏娘,我知错了。”

  见玉蕴温顺,苏娘的气消了不少,放下手里的藤蔓说道,“今日二小姐心好饶了你,不与你计较,日后你一定给我把嘴管好,若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定要找人打烂你的嘴!”

  “是是是。”紫花捂住自己的嘴闷声道,“以后多吃饭,少说话!”

  说到吃饭,苏娘严厉的目光扫向玉蕴,道,“二小姐,你今日开始要少吃些为好。”

  玉蕴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日渐圆润的肚子,相府的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每日送来的饭菜,她撑死都要全部吃光,想着如果有朝一日被赶了出去,至少吃了个够本,也不知是否是吸收太好,居然将自己一口气吃成了个胖子。

  “从今日起,二小姐你的餐食要减半,每日仪态练习多加一个时辰。”苏娘继续说道。

  闻言,玉蕴心中叫苦不迭,那岂不是从今日起她必须头上顶着一碗水多走一个时辰了。看来这官家小姐并不是这么好当的,太胖了不行,太瘦了也不行。而且她还是个目不识丁的粗人,以前每日都是在养父母家劈材喂猪,闲暇时,在溪边摸鱼玩泥巴。现在每日早起要洗漱,用饭前要洗手,用饭后要漱口。走路要不紧不慢,说话也要不紧不慢,吃饭不能有声音,睡觉不能打呼噜……

  “哎……”玉蕴在心中长哀一声,抬眼看了看头顶那摇摇晃晃的碗,一个不留神,那碗就掉了下来,淋了她一身。

  “都一个月了,你的路还是走不好。看来还要多加一个时辰练习步态才行!”苏娘气道。

  玉蕴听了眼里都快要结束急出泪来,“苏娘,那岂不是我有半日的时间都在练习步态?”

  “步态是最基本的你都要用半日来练习,还有琴棋书画,我看二小姐以后睡觉的时间都要用来学习才行。”苏娘冷哼道。

  “天哪,苏娘求您饶了我吧。”玉蕴忍不住求饶道。

  “才这么点苦就受不住了?三小姐虽然从小体弱多病,可三岁就能写书一手好字,如今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她的琴艺乃是京中数一数二的,连太后娘娘都对她赞赏有佳。二小姐,你如今已耽搁许多年,若还不努力学习,将来怕是……”苏娘说到此处,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之意,话锋一转,道,“明日会有先生入府教你读书写字,你可得早些起身。”

  “苏娘,不好了,不好了。”小井慌慌张张地从外跑进来,喘着气道,“老爷要见二小姐!”

  苏娘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老爷要见二小姐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如今二小姐认祖归宗,怎能不见生父?此事夫人是否知晓?”

  “夫人不在府中,老爷身边是雅姨娘伺候着。”小井答道。

  苏娘目光一凛,沉思片刻,吩咐道,“小井,赶紧给二小姐梳妆打扮。”说完快步走出屋子。

  “这是要露馅了吗?”玉蕴心中嘀咕道,“冒充宰相大人的女儿应该是大罪吧?她不会被拖出去打死吧?”

  她抓住小井的手,问道,“这府里哪里有狗洞?”

  小井一脸茫然道,“二小姐问这个做甚?府里不让养狗、所以没有狗洞。”

  “那……我该怎么办?”玉蕴绝望道,“宰相大人见到我肯定会……”

  “老爷不会将二小姐怎么样,而且二小姐应该称老爷为父亲。”苏娘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她知道老爷见玉蕴定是受雅姨娘的挑唆,夫人今日去观音庙为三小姐祈福,一时半刻回不来,她只好让紫苏去找夫人身边大丫头桂儿,让她想办法尽快让夫人知晓此事。

  她不紧不慢地走进来,道,“二小姐,你可是夫人亲自认定的亲生女儿,难道你觉得堂堂相国夫人,当今太后的亲妹,三品诰命夫人会认错自己的孩子?”她走到玉蕴跟前,抬手轻抚玉蕴白皙的脸,“瞧这双眼睛,跟夫人可真像。”

  玉蕴看到苏娘的眼神里也有恐惧,她仿佛明白,从进这府邸的那一刻,她的人生已经由不得自己掌控,她也许是相国夫人下入棋盘的一颗棋子,今后是生是死,只在那个身份尊贵的女人一念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