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八十回 唐清篇01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274 2019-07-29 18:22:03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青梅,竹马,子清哥哥,什么是青梅竹马?”

  “就是我们。”

  殷茴看着专心致志看书的唐子清,荡开一抹灿烂的笑颜。

  她从小就喜欢子清,小时候过家家时,她总抢着要扮他的妻子,还信誓旦旦地对大人们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子清哥哥。”

  后来子清的双亲死于意外,她哭着求娘收留子清,好在当时家里还算富足,她家又与子清家是多年的邻居,关系很好,所以娘同意了。

  她跑去告诉子清,还说:“我要和子清哥哥一辈子在一起。”

  子清却不知为何冷着脸,不搭理她,那时的她还不知道是子清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一再逃避她,这让她感到难过。

  “子清哥哥,为什么不理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子清看着殷茴,他想真是败给她了,他舍不得她难过,所以那可怜的自尊心不要也罢。即便再别捏,即便再不知如何面对她,却终究耐不过她的眼泪。

  殷茴开始长高,秀发也日渐齐了腰际,即使脸蛋带着几分年幼的稚气,但已有了少女的秀美娇艳,他看着旁人觊觎的眼光,想把她藏起来,不让别人窥探她的美丽。

  “小胖说我长得越来越好看了,他还说他喜欢我。”

  子清的脸沉了下来。

  殷茴见状,呵呵地娇笑出声,她问:“子清,你喜欢我吗?”

  子清沉默。

  她的笑靥越发绚丽:“我知道子清喜欢我,我也喜欢子清,娘说我快要成年了,成年了就要嫁人,子清,到了我成年的时候,就嫁给你好吗?”

  “好。”子清低低地应了。

  可命运总是爱捉弄人,狼烟四起,边陲小镇很快遭到了南蛮人的烧杀抢掠,殷茴的父母被杀,南蛮人看她年龄尚幼,便掠走了她,在途中,被经过的淮南王所救。

  她便是从那时起,踏入了地狱。

  在每日无边无尽的杀戮中度过她双眸早已麻木,失去了常人该有的情感,却在某一天,淮南王出现,对她说:“你是我最忠实的死士,我相信,你能完成任务。”

  淮南王的命令下达时,她的内心无一丝波澜,甚至还带着些解脱,可偏偏,在潜伏的过程中,她与子清,重遇了。

  彼时,她是京城一家默不起眼的成衣铺的老板娘,而他却是全京城万千少女的倾心对象,更是朝堂上意气风发的礼部侍郎。

  听闻他是勋贵世家唐家在二十年前失散的嫡子,听闻他回到唐家后就展现出惊人的天赋与才华,听闻他容颜温润如玉,清隽淡雅,如翩翩君子引人神往。

  殷茴听着这些传闻,淡淡一笑,依旧自如地经营着她的成衣铺。一日,她出门采买,经过一家酒楼时,听见了身边几名少女难掩激动的小声议论。

  “三公子真的在这家酒楼吗?”

  “真的真的,我听人说了,亲眼看见三公子进去了。”

  “啊啊啊,那是三公子吗?”

  “天啊,真是他,走走走,快进去。”

  殷茴抬眸望向头顶,恰好看见了酒楼一角的窗户口露出的修长背影,熟悉之中带着一股陌生。

  她低下头,抬步离开。

  却不知,在她顺着人流走动时,背影的主人转过身,一眼就望见了那身淡紫色的衣裳,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回去后,殷茴再一次梦见了过往的细碎时光。

  “子清,到了我成年的时候,就嫁给你。”

  梦里,他的脸庞显得悠远而模糊,只隐约看得见少年时就带有的绝代风华,他轻轻地回答:“好。”

  殷茴醒来时,察觉脸颊一片湿润,她低眸惨淡地笑了。

  她以为她早已放下,因为她知道,那一切美好,早已不属于她,只是却始终挂念着心底的那一抹淡淡白月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