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七十七回 殷茴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538 2019-07-27 23:46:26

  傅晚瑜也不知她昏睡了多久,待她醒来时周围全是衣着简朴的男男女女,不仅有年迈老妇,甚至有稚龄孩童。

  她皱了皱眉。

  唐清此时也沉默着,隐约间,她听见了他发出一声悠远悲伤的叹息。

  傅晚瑜打量起自己所处的环境,看来是一个密闭的地下室,面积很大,足足可以装下上百个人。

  眼下,这里已经被占去了三分之二,只是茗城这么多人失踪就没有人追查过来吗?

  傅晚瑜刚有这样的疑惑,转瞬间就恍然,眼下战乱,进出茗城的人来来往往,有多有少,官府没有察觉也是自然。

  殷茴大概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肆无忌惮地抓捕百姓。

  昏暗的灯光下,隐隐传来几声啜泣,傅晚瑜移动视线,看向门口把守的两人,犹豫着朝他们开口:“两位大哥,能麻烦你们通传一声,就说我有关于唐清的事想要找你们老大。”

  其中一人看向傅晚瑜,说:“我们没有老大。”

  “……那就告诉让你们看守我们的人。”

  那人看了同伴一眼,才点头离开,看来是去找殷茴了。

  没过一会儿,傅晚瑜身边的一个小男孩怯怯地问:“大姐姐,你是能出去吗?”

  其余人看向傅晚瑜,他们一眼就看出这个刚进来不久的姑娘衣着不凡,被抓进这里的人大都是普通百姓,所以他们猜想傅晚瑜的身份尊贵,说不定抓她来这里的人会忌惮她的身份放她出去。

  傅晚瑜看向小男孩,因为灯光是在太暗,她并不能看清小男孩的面容,只能依稀看见他那在黑暗中闪着波光的眼眸。

  小男孩继续说:“如果你出去了,能来救我们吗?”

  小男孩的话一处,周围的人都希冀地看向傅晚瑜。

  傅晚瑜伸手抚了抚小男孩干燥的发丝,温柔道:“嗯,姐姐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哦?是吗?”

  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名黑衣女子,她逆光站在门下,双眸狭长而暗含狠光,听见傅晚瑜的话,语气冷寒讽刺地开口。

  傅晚瑜闻声望去,看着周身气势低沉的女子,询问血玉里的唐清:“她就是殷茴?”

  唐清隔了很久才轻轻回道:“……对。”语气苦涩压抑。

  殷茴走向坐在角落里的傅晚瑜,四周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十分安静,而在这份安静之下,她缓而沉的脚步就显得格外醒耳。

  “嗒、嗒”地每一声都仿佛重锤打在周围人的心上。

  这就是抓他们来这里的幕后人,如此阴森,如此恐怖。

  终于,殷茴走到了傅晚瑜的跟前,她微微俯身,手臂抬起,指间毫不留情地掐住傅晚瑜的下巴,冷笑道:“你觉得就算你身份不一般,就能出去?就能救他们?”

  傅晚瑜这才看清殷茴的面貌,无可否认,她很美,五官凌厉美艳,柳眉凤眸,樱唇朱红,自带一股凌驾于凡人之上的气势。

  只是那双极其动人的黑眸,深沉中透出一抹浓重的血色,令人无端心生寒意。

  她像极了傅晚瑜初见的净空,一样地为爱入魔,一样地作茧自缚。

  所以傅晚瑜无法对殷茴生出厌恶,即便她牵连了如此多无辜的百姓。

  殷茴掐着傅晚瑜的手微微用力,她眯起眼:“你在可怜我?”

  “知道我为什么来见你吗?如果你给不了我满意的答案,我保证你不等血阵开启,你就要魂归西天!”

  傅晚瑜皱眉:“殷姑娘,现在这环境不适合故人相见,你不介意我们移步说话吧?”

  殷茴身体一震,她松开傅晚瑜,俯视着她,一字一句地开口,语气依旧气势迫人却难掩颤抖:“你说什么?”

  “唐清想见你。”

  殷茴眼神剧烈地波动着,先是震惊、动容,最后转为阴鸷,她恶狠狠地紧盯着傅晚瑜:“你若是骗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傅晚瑜叹气:“别吓我,一吓我就忘了咒语,忘了咒语的话你们就见不到了哦。”

  她不是个一直被人威胁而不反击的人,如今抓住殷茴的软肋自然大肆报复回来。

  殷茴冷哼,拂袖转身:“跟上来。”

  傅晚瑜起身,依言跟了过去,留身后一群惊疑不定的百姓。

  刚才那个男孩弱弱地唤了一声:“大姐姐……”

  傅晚瑜回头,朝那个男孩灵动地一笑:“等我,我会救你们出去,说到做到。”

  男孩望着傅晚瑜,这个好看温柔的大姐姐转身走出大门,消失在眼前,他心里突然生出了莫大的勇气和希望,不知为何他对她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因此坚定地相信她,一定可以救他们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