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七十四回 下棋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111 2019-07-26 17:08:35

  和秋水下棋下到晌午,三胜三败,越泽走进来看见的就是对着棋局沉思的傅晚瑜。

  最后一局是还没分出胜负,傅晚瑜正看得入神,抬眸间就看见了越泽,她顿时眉开眼笑,说:“你事情谈好了?”

  越泽颔首,走过来时,秋水起身,识趣地不打扰这两人相处,和盛怀林一起出去了。

  越泽坐到傅晚瑜身边,替她挽去耳鬓的一缕碎发,说:“饿了吗?”

  傅晚瑜摸摸肚子,笑:“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儿。”

  越泽闻言,朗声吩咐帐外的盛怀林:“传膳。”

  军营的伙食自然不比宫里的好,傅晚瑜也不嫌弃,吃得还是一脸享受,让旁人光是看她吃东西的样子都觉得饭菜肯定香喷喷的。

  傅晚瑜和越泽一起用完午膳后,就接着方才没下完的棋局下了起来。

  越泽和秋水显然不是一个段数,没几息,她就惨败。

  傅晚瑜不服,当即说:“再来一局。”

  这一局傅晚瑜投入了全部的精神,全神贯注地观察棋局的每一丝变化,但越泽却往往能走一步看三步,他的一步棋落定,实则接下来的好几步都已经思量周全。

  她却不气馁,仍然要继续,奈何接连几局她都毫无疑问地落败了。

  傅晚瑜不停地要求继续,越泽也没有不耐烦,像逗小孩子似的,顺着她的性子,奉陪到底,却没有丝毫放水地让她多次撞上南墙。

  日上西头,天边红霞漫布,几只大雁飞过,俨然寒冬将至。

  傅晚瑜支起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突然,她眼睛一亮,终于抓住了男人布棋的缺陷之处。

  她急忙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能让他察觉到进而弥补过来。

  殊不知她的所有反应早已落入越泽的眼底,他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好似丝毫未觉地继续扩大棋局的缺口。

  终于,傅晚瑜一棋定输赢,她棋子刚落下就凑到越泽面前,笑嘻嘻说:“我厉害吧?”

  越泽浅笑:“嗯,厉害。”

  傅晚瑜吧唧一口亲在越泽脸上,越泽看过去,只见少女一脸狡黠:“我高兴,奖励你的。”

  越泽眸色一深,他直接扯过少女就是一记深吻。

  傅晚瑜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面容,轻轻地闭上眼,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静谧。

  她知道,到了临州后迎接她的就是残酷的战争,她没办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越泽穿上铠甲,走上战场。

  她只希望,这样的静好的时刻,能够停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次日天还没亮傅晚瑜就被叫醒,耳边是男人低哑撩人的嗓音:“晚瑜,该启程了。”

  她坐起身,心情莫名沉重下来。

  等到集结完士兵后,越泽动作轻松流畅地骑上高大的战马,朝傅晚瑜伸出手。

  后者仰起头,将手放到男人的手掌心,随即一股大力袭来,转瞬间她就腾空坐到了他的前面。

  这是一次新奇的体验,傅晚瑜抚了抚坐下红棕色战马的皮毛,触感略微粗糙。

  号角吹起,越泽轻轻地“驾”了一声,战马慢跑起来,整个视野都高了一个层次,傅晚瑜只觉心境都开阔了不少。

  他们的身后是成千上万的将士,他们的每一次脚步抬起,每一次脚步落地,都庄重严肃,整齐划一。令闻者都不禁肃穆起来。

  在一阵阵声势浩大的步伐声中,这支象征着希望的援军,朝临州进发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