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六十八回 承让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319 2019-07-23 14:57:11

  再说徐燚这边,他原本只是漫不经心地躲避秋水的进攻,但渐渐地,随着秋水的攻势越来越凌厉,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这个女人……

  发现秋水的不简单后,徐燚便也认真起来,开始出手以招制招。

  两人的招式快而迅捷,肉眼甚至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只看得见他们剑交叠错开,挥斩起来能听得见呼呼的风声,这也显出两人的武功之高超。

  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精彩极了。傅晚瑜连连拍着手掌心,激动地喝着彩,笑靥如花。

  “秋水加油!棒棒哒!”

  季文清挑眉:“棒棒……哒?”

  傅晚瑜偏过头,笑道:“就是很棒的意思啦,诶,你不为徐燚加油吗?”

  季文清摇头:“这场比武,他已经输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秋水的剑已经横在了徐燚的脖颈处。徐燚举起手,倒也没过分在意输赢,他笑嘻嘻道:“女侠厉害啊。”

  这次是他轻敌了,也算吃了个教训。

  秋水随手收回剑,眨眼间剑鞘合一,动作流畅自然,自带一种潇洒的美感。她淡淡道:“承让。”

  话落,便坐回了火堆旁。

  傅晚瑜给了秋水一个熊抱:“小秋水最棒了。”

  秋水面色僵了一下,似是不习惯这样的亲密,但也没有挣开傅晚瑜的怀抱。

  徐燚也坐了下来,傅晚瑜得寸进尺,凑过去说:“看见了吧,我们厉害着呢。”

  徐燚哼哼一声:“这也只说明你的侍女厉害,你呢,一看就手无缚鸡之力,你去临州可别倒添乱。”

  傅晚瑜咬牙:“我不会武功,但是我有脑子啊!我脑袋聪明着呢。”

  徐燚还要开口说什么,注意到季文清危险的目光,他轻咳一声,不敢再和傅晚瑜对着干了:“行行行,大小姐你最聪明了。”

  他这是交的什么好友啊,见色忘义!

  傅晚瑜得意地一笑,没有再继续胡搅蛮缠,而是问道:“你们一路上过来吃东西没,我们还有多的鱼,秋水的手艺可好了。”

  徐燚摸摸肚子,一路上追过来,又比了一场武,倒真有些饿了:“没没没,快给我来点。”

  傅晚瑜眼神示意,指着火堆旁放在粽叶表面的几条生鱼,说:“自己烤。”

  徐燚头顶一排乌鸦飞过,他还以为有已经烤好了的呢:“大小姐,我不会,你……”

  傅晚瑜贼兮兮一笑:“叫姐姐。”

  吃的面前没有节操!

  徐燚毫不犹豫地大喊道:“姐姐——”

  傅晚瑜闻言,笑了,然后无辜地摊开手掌:“我也不会。”

  徐燚:“……”

  傅晚瑜笑得更欢:“哈哈哈哈嗝,秋水,看他这么可怜的份儿上,帮他把鱼烤了吧。”

  秋水点头,抓起剩下的鱼就熟练地穿过木棍做的叉子,架到火上烤了起来。

  趁着烤鱼的空档,季文清问起傅晚瑜的来路:“傅小姐家住哪里?”

  “永州。”傅晚瑜顿了一下,又支起下巴道,“后来搬到了京城。”

  说到这里,傅晚瑜就想到了越泽,她的娘家是在永州,夫家是在京城,这么说也没错吧。

  夫家夫家,越泽就是她的夫。

  傅晚瑜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意中带了平日里没有的甜蜜,季文清看着她的这抹笑,愣了一愣,她想到了什么?

  “你们呢?”傅晚瑜礼尚往来,也问道。

  “也是在京城。”

  徐燚这时插嘴道:“京城的大街小巷我都摸遍了,可熟了,倒是没怎么见过你。”

  当然没见过,她在皇宫呢,哪能随便出来。

  “一般不常出门,没见过也正常。”

  季文清眼里滑过一丝异样,探子给的消息是她们凭空出现在京城东面,当晚住了客栈,第二日就雇了车夫离开了京城,往临州而去。

  探子找不到一丝她过去的轨迹,这是以往从未有的情况,她到底是何身份?

  不知怎的,季文清有种很排斥傅晚身份的感觉,总觉着要是真的知道了,他绝不会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