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六十四回 温润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467 2019-07-21 20:32:03

  傅晚瑜一脸懵逼地看着舞台下座无虚席的人群,这雅芳阁不愧是孟城最大得青楼,看这排面,想来至少也有几百人了,这还只是一部分,在二楼雅阁还有不少人,这场面不输现代的演唱会了。

  台下的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一身鹅黄色华裳的娇俏美人,她的气质和先前表演的人完全是两样。先前那些女人,美则美矣,也各有各的风格,妩媚勾人,清秀动人,高傲艳丽……应有尽有,但身上难免会有一股子风尘气,但眼前这女人,不说容貌绝美,但周身却透着不凡的贵气。

  这贵气竟不输在场的任何一个名门少爷,她哪像什么流落风尘的青楼女子,分明是从小娇生惯养的贵族千金还差不多。

  饶是台下年纪不小看惯了大场面经历了大变动的老鸨看见傅晚瑜的一瞬也是呆了一呆,然后便是急得团团转,这不是方才在门口要进来的少女吗?怎么转眼到台上去了,今天可是雅芳阁一年一度的盛会,是赚银子的大好时机,可不能这么被搞砸了。

  场面安静了那么几秒,每个人的心思各异。

  有人吹了一声口哨,管他这是怎么回事,先把便宜占了再说,那人轻佻地看着傅晚瑜,笑道:“这位美人儿要表演什么给爷啊?”

  台下的人顿时跟着喊了起来,闹哄哄地纷纷要求傅晚瑜表演。

  二楼,视野最好的雅阁中,赤金色华袍的男子将一楼的闹剧看在眼里,他一收折扇,桃花眼间流动着夺目的光彩,他勾唇一笑:“一看就知道这女子是大家族里贪玩逃出来的千金,也不知现下她会作何反应。”

  说完,见雅几对面的男子丝毫不为下面的闹剧所动,一本正经地饮着茶,顿时不满:“文清,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台下那女子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季文清抬眸:“要不是因为打赌输了,我绝不会来这里,自然对这里的人和事没有多大兴趣。”

  “嘁。”徐燚摇摇头,“你这无趣的性子,也不知京城的姑娘怎么就对你念念不忘。不过说起来,今年你回京季夫人也该给你说门亲事了,你怎么想的?”

  季文清:“任母亲安排。”

  “唉,你走后,宁州的姑娘也该伤心了,宁州最年轻的知府大人,你就没点儿不舍?”

  季文清深吸口气:“你再打趣我,我就走了。”

  再说舞台上的傅晚瑜,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眼下该干什么,听见台下的人叫嚣着表演,她不会跳舞,本想着随便唱首歌就算了事,但偏偏不知中了哪门子邪,脑子里唯一记得的歌就是小毛驴。

  并且,小毛驴还在她脑子里刷起了屏。

  在满脑子的小毛驴以及耳边起哄的声音‘表演!快表演啊!’的情况下,她开口了,唱的正是……小毛驴!

  “我有一头小毛驴啊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摔了一身泥,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吵闹声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呆了,这、这、这是什么歌?这调子也奇葩了吧?

  唱完后,傅晚瑜双脸通红,她顾不得看众人的反应,埋着头就跑下了台,太丢脸啦,她这辈子就没这么丢脸过!

  “噗——”徐燚直接笑出了声,“这谁家的小孩儿啊,跑这儿来唱儿歌,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就惊悚了,因为他发现好友的脸上竟然也带了笑意,也不是说他没笑过,毕竟是官场上的人,八面玲珑,待人待事都有自己的道道,所有跟季文清打过交道的人,不论男女,都赞他一句温润君子。但熟悉的人都知道,那只是他脸上的面具,笑是笑着的,眼睛里却没有笑。他这人,看着最好相处,待人周到,找不着错处,但是吧,那只是表面,他的心里实际上冷漠着呢,对什么都漠不关心,都不在意。

  无论是应父亲要求入官场,还是应母亲的要求娶妻生子,他都毫不犹豫地接受,只因为无所谓。

  这样的人,才是最冷漠的人。

  可这样一个冷漠的人,此时此刻,却是笑了。不仅是脸上,他的眼睛里也带着炫目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