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四十一回 解药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124 2019-07-08 17:26:15

  这就够了,她和越泽之间不会有遗憾,他们知道彼此的心意。他们会很幸福地在一起,彼时的傅晚瑜很坚信这一点,在她看来,只要互相喜欢,有什么困难渡不过去呢?

  傅晚瑜仰起头朝着越泽傻傻地笑:“陛下,我不会死的,我还要陪着你一辈子呢。”

  要问为什么傅晚瑜一点都不怕身上的毒呢,她的蜜汁自信源自沧漓,她记得沧漓说过血玉可以助她渡过死劫。眼下她中的毒跟血玉没半点干系,所以她不会死哒,说不定她的救命恩人正在某个地方向她赶来呢。

  在某种程度上,傅晚瑜算是沧漓的脑残粉了O(∩_∩)O~

  话虽如此,但即便她不会因中毒而死,但是这毒发作起来当真是痛得要命,这不,她正准备跟越泽多说说甜言蜜语,增进增进感情呢,肚子又开始一阵熟悉的绞痛。

  傅晚瑜痛得冷汗直流,她紧紧拽住越泽的衣袖,大概是因为身边有依靠,人就变得矫情起来的缘故,和上次默默忍受痛苦不同,这一次她哭了,哭得特别凄惨。

  “呜呜,好痛啊,痛死了,越泽,呜呜呜……”

  越泽从未这般手忙脚乱过,他一边安慰怀里脸色苍白的少女,一边大喊着传太医。

  “你、你别哭,太医马上到了,要不你咬我?”

  傅晚瑜泪眼朦胧地看了越泽一眼,低头狠狠地咬在了他伸过来的手臂上。越泽轻轻地‘嘶’了一声,望着少女低垂的眉眼,手臂上传来的刺痛变成另一种满足。

  太医很快闻讯赶来,瞧着这幅情境,就立马给傅晚瑜开了麻沸散。

  傅晚瑜明显感觉到身体渐渐失去知觉,连同腹部尖锐地痛感也一起消失。但这种身体不受掌控的感觉实在难受,在那种仿佛飘浮在虚空,四周空荡的感觉之中,她缓缓沉入梦乡。

  入睡的前一刻,她想着最好醒来的时候可以帮她解毒的人已经到了,不然只要想到这种痛苦她还要再尝一遍,她就不想再醒来。

  少女恬静的睡颜近在咫尺,越泽越看心就越痒,就像有只猫在不停地挠一般,这种感觉很陌生,却并不令他排斥。越泽到底还是控制不住地俯下身在少女软嘟嘟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真的很软,连带着他的心也软了下来,像泡进了一潭春水,整个世界都回荡起自己的心跳声。他仿佛看见了那一日在宁府少女睁大的清澈眼眸,那里面倒影着自己的影子,那一刻,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

  这样的宁静美好被突然出现的影五打断。

  越泽即便被属下撞见自己破天荒地偷吻一个刚成年的少女也只是云淡风轻地直起身,半点看不出心慌意乱,不过他心里是如何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表面上,在影一眼里,他还是那个深不可测的冷血帝王。

  “何事。”

  “主子,方才突然出现一名白衣女子将此物交给属下,声称是九转断肠的解药。”影五将一个精巧的白玉瓷瓶交给越泽。

  越泽的手指轻轻摩挲起瓷瓶,道:“人呢。”

  “女子留下东西就离开了,属下……未能追到。”说起这个,接受过训练,无心无情的影五都少见地觉得脸上臊得慌,毕竟他在越泽的影卫中以轻功闻名,如今却惨遭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打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