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三十回 断肠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222 2019-07-05 01:03:24

  淮南王府。

  越洋被影五压在地上,双膝着地。他挣扎着大喊大叫:“你干什么?!别忘了,傅昭仪还在我手里!”

  越泽声音低沉地开口:“皇叔,你这些年暗地里的试探,刺杀,孤从未计较,毕竟在这个世上,你是唯一与孤还有血缘关系的人,但你错就错在,不该拿她,来威胁孤。”

  越氏皇族向来有情种之称,越泽的父皇,也就是先帝力排众议,后宫只有嘉云皇后一人,即便嘉云皇后在生下越泽后就被诊断无法再生育,他也没有再纳过任何一名妃子。

  越洋听见这句话,知道即便交出傅昭仪,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了。现在只有离开,待日后找机会东山再起,他恨恨地说道:“越泽,只要你同意放本王出城,并且不派人追杀本王,本王就告诉你傅昭仪的下落。”

  话落,一袭黑衣劲装的男子突然出现,恭敬地对越泽道:“主子,城东破庙发现淮南王府死士的尸体,均被……掏去了心脏,但没有发现傅昭仪的踪迹。”

  越洋大惊失色:“这不可能,本王明明……”

  越泽眼底的冰越结越厚:“继续找!”,说完,又看向越洋,“皇叔,既然你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越洋急忙亮出自己最后的底牌:“傅昭仪被本王的人下了毒,解药只有本王有!如果你杀了本王,傅昭仪必死无疑。”

  越泽眯起双眼,喊道:“影五。”

  影五得令,掐住越洋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与他对视,口中清缓而低沉地念念有词,渐渐地,越洋的神色变得恍惚起来……

  “你是否给傅昭仪下了毒。”

  “是。”

  “解药在哪里。”

  “哈哈哈,没有解药,本王要越泽永失所爱。”

  当年,父皇将皇位传给明明才智武艺都不如他的皇兄,他心有不甘,但大局已定,只能屈居人下,皇兄死后,却又宁愿将皇位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八岁男童,都不传给他。所以他恨,恨父皇,恨皇兄,恨抢了他皇位的越泽!

  越泽扶在手里的桌角瞬间裂开,越洋,你竟然敢!

  影五请令:“主子,淮南王该如何处置。”

  “断去手脚,扔到后山。”

  越洋自知大势已去,他必死无疑。他报复地哈哈大笑,干脆承认了一切:“越泽,你这辈子注定要孤家寡人,傅晚瑜必死,哈哈,中了九转断肠,傅晚瑜必死,哈哈哈哈——”

  越泽倏的叫住影五:“等等。”

  “将他带到炼狱堂,孤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一个字带着彻骨的冰冷。越泽看着越洋,第一次痛恨自己不够心狠,竹林的刺客说出幕后主使后,他念及亲情,没有借机除去越洋,留下这个祸患,如今却害得她身中奇毒。

  九转断肠,上古奇毒,中毒者会经历整整九日的断肠之痛,最终七窍流血而死,据记载,此毒……无药可解。

  “越、越泽!本王可是你皇叔,你、你大逆不道!越泽!”炼狱堂,那个传闻中人间的地狱,没有人能在炼狱堂里守住秘密,那里面的十八种刑罚阴狠毒辣,令人在极度的痛苦中还保持清醒,连开口求饶都不能。而眼前这个掌管地狱的男人,就是个恶魔!

  怒吼声远去,越泽恍惚地抬头,耳边没有女鬼的声声嘶吼,他的头却还是隐隐作痛起来,除却大脑那一阵阵的隐痛,更痛的还有心脏,如同针扎一般,绵延无边,尖锐难当。

  脑海中闪过少女明亮的笑颜,越泽握紧拳,手腕上青筋四起。

  他不允许任何人剥夺走他生命中唯一的阳光,包括死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