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二十六回 沦陷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303 2019-07-03 18:28:11

  傅晚瑜躺在摇篮椅上,惬意地眯着眼,旁边放了一个果盘,她时不时捏起一块水果丢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余光不经意间瞥见那一抹黑色身影,她蹭地一下跳起来,从怀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字帖,跑向刚踏入殿门的越泽。越泽停住脚步,看向一身鹅黄色裙衫的少女。

  只见她献宝似的展开字帖,入目的是一行行清雅娟秀的小楷。傅晚瑜笑眯眯地道:“陛下,我写得好看吧?”

  “嗯。”

  “那你要不要给我什么奖励呢?”

  虽然知道字帖上的字不是少女写的,越泽还是点头应允道:“你想要什么。”

  傅晚瑜呲牙一笑:“我到京城后就直接进宫了,还没在京城逛过呢?我想出宫去看看。”

  越泽微微皱眉,不想她离他太远,不过在听见少女后面的话后,他眉头舒展开来。

  “不过呢,为了防止我出宫后你的病发作,就要麻烦陛下陪我一起出去啦。”

  盛怀林一惊,这傅昭仪胆子也太大了吧。

  傅晚瑜见越泽没有回话,担心他不准,便拽住他的衣袖下摆,撒娇地摇了起来:“陛下,臣妾快要被闷坏了,你就让臣妾出宫去看看嘛~”

  越泽看着她亮晶晶的黑眸,又怎么忍心说出拒绝的话,不过……

  “可以,但孤的头又有些疼。”

  “啊?然后呢?”

  “要抱一下。”

  “……”

  傅晚瑜咬牙,恨恨地抱住越泽,后者顺势拥住她,低声道:“明日休沐,孤陪你出宫。”

  傅晚瑜达到目的,于是飞快地松开越泽,仰头对他笑道:“多谢陛下。”

  越泽望着眼前少女脸上依旧明媚却仿佛离他很远的笑容,心脏传来阵阵隐痛。他感觉到,他好像要失去她了。那一夜的逃避,亲手将她推离了自己。

  越泽恍惚,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翌日清晨。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整个世界都仿佛被洗了一遍似的,格外地清新干净,明亮至极。

  傅晚瑜醒来时发现自己窝在越泽怀里,不,准确地说是越泽窝在她的怀里。他的头埋在他的颈间,两人的发丝缠绕在一起,亲密无间。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萦绕在她锁骨的肌肤上。

  傅晚瑜的心终究是没忍住地颤了颤,她犹豫着要不要推开他时,越泽动了动,睁开墨黑的眼眸,哑声道:“醒了?”

  “嗯……”

  越泽亲眼看着少女的耳朵从嫩白变为分红,还有越来越红的趋势,他不禁低笑道:“你心跳很快。”

  傅晚瑜气恼地推开他,翻身下床:“你听错了!”

  正要唤秋水她们进来,越泽突然叫住她:“晚瑜。”

  傅晚瑜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涩涩地开口:“你……喊我什么?”

  傅晚瑜啊,你可真没出息,他不过两个字就搅得你方寸大乱,原则全无。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喜欢本就是这样,为他哭、为他笑、为他心碎、为他欢喜。如果能控制住的喜欢,怎叫喜欢?正是因为这份无法控制,才让她明知他不爱,却仍旧沉醉在他的温柔里。

  有人说,若挡得住猛烈的喜欢,自然不会有悲痛的来袭。但她却早已沦陷进了这猛烈的喜欢了啊。

  身后越泽的声音传来,恍如做梦一般,她听见他说:“对不起。”

  那声晚瑜脱口而出之后,越泽就释然了。归根结底,他还是向往着有她存在的生活,就像黑暗向往光明一般,她于他,天生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而如今,他低下头颅,甘之如饴。

  傅晚瑜的大脑有那么一瞬的空白,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回头,有些倔强又有些傲娇地问他:“你对不起我什么?”

  “我……”

  越泽正要说什么时,门外传来秋水冷清的声音:“陛下,娘娘,奴婢进来了?”

  傅晚瑜反应过来,低咳一声,喊道:“进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