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二十五回 心冷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263 2019-07-03 17:24:09

  习惯了越泽抱着自己睡,突然一个人睡的傅晚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刚才在瑜园她算是告白被拒了吧?真失败啊,生平第一次告白,竟然是以失败结尾。

  越泽这个大渣男,不喜欢她干嘛要对她那么好嘛,惹得她春心萌动,还不负责!大渣男、大渣男、大渣男!

  傅晚瑜在心里骂了无数遍渣男,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明天该怎么面对越泽?表白被拒后再见面真的好尴尬啊肿么办!那再也不见他?不行啊,他还有病得她治呢。那就高冷点,不理他?不行啊,她的性格就那样儿,高冷不起来呀。

  好烦!越泽你个乌龟王八蛋,都怪你!

  次日,傅晚瑜顶着黑眼圈,无精打采地不停打着哈欠。

  秋水:“娘娘昨晚没睡好?”

  “嗯。”傅晚瑜犹豫了一下,问秋水,“那啥,秋水,如果你向一个人表白被拒绝,你会怎么面对那个人?”

  “我不会向人表白。”

  “额,我是说如果,如果。”

  “我不会再见那个人。”

  “那不得不见呢?”

  秋水看向傅晚瑜:“娘娘是想问向陛下表白后该怎么面对……”

  傅晚瑜猛地跳起来捂住秋水的嘴巴:“嘘——小点儿声,我不要面子的啊。”

  秋水无奈:“娘娘,你还是以前什么态度,现在就什么态度吧。突然转变态度的话,反而两人都会不自在。”

  傅晚瑜想了想,觉得也是。

  彼时,乾清宫。

  “陛、陛下,要不要传召傅昭仪?”

  盛怀林见脸色阴沉可怖,浑身散发着戾气的越泽,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红衣女鬼嘶吼声尖锐刺耳:“别听他的,越泽,杀了他!”

  越泽倏地起身,大步走向殿外。耳边的嘶吼一遍遍折磨他的神经,挑战他忍耐的极限,越泽粗喘着气,迫切地想要看见那个笑容明媚的少女。他不想再失控地成为一个杀人恶魔,用尽所有自制力逼自己回想少女身上的气息,真的有那么一瞬,鼻翼间仿佛萦绕了那抹熟悉的花香,令他找回了一分理智。

  这边,长宁宫。

  刚用完早膳的傅晚瑜正想着去找找乐子,就一脸懵逼地被冲进来的越泽抱了个满怀。

  “你……你干什么。”

  傅晚瑜的大脑一片空白,以前没觉得被他抱住有什么,但如今却是心脏止不住地小鹿乱撞。

  只是越泽的下一句话却如同一盆冷水浇了她满身,连带着心脏也冷得发抖,她的心动,就像一场笑话。

  “头疾犯了。”

  傅晚瑜垂眸:“这样啊。”

  她突然伸手也紧紧抱住了越泽,闭上眼,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因为害怕让这个冰冷无情的男人看见了,会暗地里嘲讽她的狼狈。

  越泽,你知道吗,我不想喜欢你了……

  春莹看着抱在一起,密不可分的两人,羞得蒙住双眼。

  秋水却叹了口气,对春莹道:“去给娘娘熬碗粥吧。”

  “啊?为什么,不是在用完早膳吗?”

  因为小姐难过的时候,就会暴饮暴食啊。

  “乖,去就是了。”

  “哦。”

  春莹端着一碗粥上来,傅晚瑜奖励地揉了揉她的脸蛋,果断地消灭了那碗粥。肚子吃得撑撑了之后,她仰躺在榻上,突然觉得这皇宫的生活可真无趣。

  午时,王有德来了,撺掇着傅晚瑜去斗蛐蛐儿。

  “就没有别的了吗?”她都玩腻斗蛐蛐儿了。

  王有德:“那打牌?”

  “这个可以有!”

  但是打了几局牌后,傅晚瑜又觉得无聊了,她烦躁地丢下手里的牌。

  王有德觉着气氛不对:“娘娘,你心情不好?”

  傅晚瑜不好意思地摸摸鼻梁:“这么明显的吗。”

  王有德点头,很明显!

  “你这么机灵,说说有什么能让心情变好的。”

  王有德想了想:“我以前心情不好,我娘就会带我上街……”话说了一半,王有德自觉失言,在皇宫里怎么可能还能出去呢,他这么一说,娘娘肯定心情更不好了。

  王有德瞟了一眼傅晚瑜的脸色,想着自己要不要主动扇自己耳光自救一下,却发现她的眼睛越来越亮,显然在琢磨些什么歪主意了。

  傅晚瑜倏地一拍大腿,喊道:“秋水,上笔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