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十五回 女鬼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343 2019-07-02 16:23:34

  越泽看着少女仿佛被吓傻了的表情,心里的戾气越来越重——既然她也怕他,那么还是不要存在在这个世上为好。

  正在越泽打算对少女动手之时,一双柔软的小手忽然捧住他的脸颊,栀子花的清香扑面而来。

  “陛下,我……臣妾不是怕你,只是见到陛下太过惊讶,没想到陛下会生得如此丰神俊朗,一时忘了怎么反应,你别生气了,好么?”

  离他只有半臂之遥的少女妆容精致,比先前的样子多了几分成熟的妩媚,唯有那双清澈无比的双眸一如当初,令他狂躁暴戾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越泽的双眼恢复清明,这个女人,倒是聪明,可以一用。

  他揽住傅晚瑜的细腰,将头埋进她的颈间,常年紧颦的眉舒展开,消去了面上的几分戾气。

  “宽衣就寝。”他吩咐道。

  傅晚瑜闻言,不禁慌了起来,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就浑身不自在。在实际年龄上,她比面前的男人都大,但在某些方面,她却还是未经人事的少女。

  见傅晚瑜呆滞着一张脸,动作僵硬地脱去自己的外衣,越泽微不可闻地挑了挑眉,这个样子的她,倒是格外地可爱。她在怕什么,亦或是在脑补些什么?

  越泽:“傅昭仪,你这时不该先替孤更衣?”

  傅晚瑜‘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越泽话里的意思,她窘得双脸通红,手忙脚乱地伸手去解越泽外袍上的盘扣。

  等两人都躺到*******,越泽无比自然地将傅晚瑜搂入怀中,更紧密地感受她身上安宁的气息,傅晚瑜下意识地推拒。

  越泽皱眉:“安静些,孤还没有禽兽到对一个未成年下手的地步。”

  傅晚瑜听话地不动了,见他果真没有进一步动作,才暗暗松了口气。

  四周一片寂静,傅晚瑜的耳边只听得见越泽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声,闻见的也只有他身上那淡而悠远的龙涎香。这种感觉,就仿佛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

  傅晚瑜本以为她要很久才睡得着,但也许是长途跋涉之后身体迟来的疲倦感,又或许是越泽身上的气息太过好闻,她没多久就睡着了。

  然而她并没有看见,不远处的一缕在月光下有些透明的红色身影嘶吼着向她的方向撞来,却在每一次都被无形的屏障阻挡。

  红衣女子终于安静下来,她紧盯着*******相依相偎的两人,目光怨毒。

  清晨,傅晚瑜是被秋水唤醒的,她揉着迷蒙的双眼,打着哈欠说:“早啊,秋水。”

  秋水:“娘娘,该更衣了。”

  听到秋水的这声称呼,傅晚瑜才想起她已经没有做在傅府了,这才注意到秋水身后的一排身穿整齐宫装的宫女:“她们这是?”

  宫女前的一名深色宫装明显年长一些的女人开口道:“昭仪娘娘,奴婢是长宁宫的掌事女官兰欣,这是梦宁、梦云,日后和春莹秋水一起贴身服侍您的一等宫女,其余的是负责其他琐事的二等宫女。”

  两名年轻貌美的宫女上前一步,伏身行礼,先后道“奴婢梦宁。”,“奴婢梦云。”

  傅晚瑜摆手:“不用了,我只要春莹和秋水跟着就行。”

  兰欣:“可这不符合宫里的规矩。”

  “这长宁宫是我做主吧?”

  “自然是。”

  “那么便我说了算,你放心,陛下若是问责起来,有我担着,不会牵连到你。”话语间,傅晚瑜已换好了宫装。

  她朝秋水招收,低声吩咐了她几句,过了一会儿,秋水回来,将东西交给傅晚瑜。

  “春莹秋水跟了我多年,我早已习惯,如今多了人反倒不自在,并非针对你们二人,这是我的一些心意,春莹秋水初来乍到,有什么做得不恰当的地方,还望你们帮助一二。”傅晚瑜分别给了梦宁、梦云、兰欣一锭白银,又对兰欣道,“兰姑姑,长宁宫就拜托你照料了。”

  兰欣伏身:“这是奴婢的分内之事,娘娘言重了。”

  傅晚瑜:“你们下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