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十四回 怒意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092 2019-07-02 14:40:22

  傅晚瑜望着沧漓在月色下显得更为精致悲伤的侧颜,欲言又止。

  罢了,有些伤痛,并不见得会想要被别人提出来,即便是以关心的名义。

  临行的那天,永州难得地下起了小雨,空气都变得清凉了起来。

  傅夫人抹着眼泪,声音哽咽:“晚瑜,到了皇宫,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箱子里有白银,还有傅家统一的印鉴,你日后若是手头紧,让黄公公帮你拿印鉴到京城傅氏商行去拿银子便行……”

  傅晚瑜的眼眶泛起了红,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傅府门前的人都循声望去。

  “吁——”

  “娘,晚瑜。”一个身穿银白铠甲的清隽男子翻身下马。

  “卓言?!你怎么回来了?”傅夫人惊呼。

  傅晚瑜呆呆地望着傅卓言熟悉的脸庞,眼泪霎时就掉下来了:“哥……”

  傅卓言走到两人面前:“收到娘的信就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晚瑜怎么突然就被陛下封为了昭仪?”

  傅夫人摇头:“圣意难测。”

  傅卓言看向傅晚瑜,见她带泪的脸颊,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抹去眼泪:“晚瑜,你别怕,娘和为兄是你永远的后盾。”

  傅晚瑜用力地点头,然而眼泪却是掉得更凶了。

  “傅昭仪,我们该启辰了。”御林军首领催促道。

  “娘,哥哥,我走了。”傅晚瑜深深地吸了口气,坐上马车。

   傅卓言颔首,傅夫人:“去吧,路上小心。”

  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傅晚颜望着在视野里渐行渐远的车队,握紧粉拳,傅晚瑜,你最好死在宫里。

  七日后,京城。

  长宁宫内,梳妆打扮后的傅晚瑜坐在寝殿中,窗外星辰缀空,一片宁静。

  对于那个曾亲手掐死‘她’的皇帝,傅晚瑜本能地有些畏惧,此时此刻,她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的,听见开门声以及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更是僵直了身子,低着头不敢去看来人。

  视线里出现的是一身纹有暗金色龙纹的墨黑衣袍的下摆,头顶响起一道冰冷得有些耳熟的嗓音:“你怕孤?”

  傅晚瑜闻言,硬着头皮抬头去看魏景帝,看见那张印象深刻的俊美容颜时,美眸睁大,怎么会是他?!

  宁家的那个神秘男子,他先是盗取宁家的千年血玉,后又招她入宫,到底有何目的?

  想到自己身上的千年血玉,傅晚瑜的心跳越来越快,手脚也跟着冰冷起来,若是让这个男人发现她身上的血玉……后果不堪设想!

  下巴突然传来的痛意令傅晚瑜收回神思,她皱着眉看向越泽,望进那一双猩红阴沉的墨黑色眼眸,身子不自主地颤了颤。

  “你果真怕孤。”

  “杀了她!你看看她有多畏惧你,这种人都该死!”凄厉的女声响彻在越泽耳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熟悉的头痛又一次地开始折磨起他的神经。

  越泽咬紧牙,松开掐住少女下巴的手,后退了一步。

  傅晚瑜看着越泽越来越红的眼眸,微微颤抖的身体,心生不妙,同时有了一种怀疑,但此时的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必须先安抚这个男人,否则他要是一怒之下杀了自己,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方才他发怒前说了一句‘你果真怕孤。’那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