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九回 御灵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500 2019-07-01 15:31:04

  “跟我进来。”沧漓转身走进竹屋。

  傅晚瑜跟了进去,屋内,沧漓将一本陈旧得已经泛黄的纸质书递给傅晚瑜,书上写着三个大字——御灵集。嗯,很有逼格的名字。

  “御灵,御万物之灵,善灵收为己用,恶灵予以诛灭,你只有学会御灵术,才能解封血玉。”

  傅晚瑜看着手里的御灵集,觉得自己又接了个烫手山芋,她只想平平静静地在古代过完一生啊,怎么突然就和鬼啊灵啊的扯上关系了。

  “我能不能不学?我不解封血玉不就行了呗。”

  沧漓淡淡道:“这是你的宿命,进宫也是,这些既定的宿命,你逃脱不了。”

  傅晚瑜皱眉,宿命这一套在她这里可行不通,她反驳道:“谁说的?人定胜天,我自己的命运,由我自己主宰。”

  沧漓轻轻一笑:“人……胜不了天。”

  那笑意中包含了太多的悲凉,傅晚瑜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让沧漓想到了不好的回忆,她不由放软了语气,还是想说服对方:“沧漓姑娘,人做一件事的时候,如果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做不到,那么即便你本来可以做到,最后也会失败,但如果你坚定自己能做到,那么一次不行就第二次,第二次不行就第三次,总会有成功的一天的。生而为人,有自己的信念,总归是美好的。”

  沧漓看着傅晚瑜神采奕奕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她没有与她争论,而是道:“即便如此,御灵术你必学不可。”

  “它可以助我度过生死劫,对吧?”傅晚瑜俏皮地眨了眨右眼,“好吧,我学!多一项技能傍身也多一点底气,有利无害。”

  沧漓点头“从明日起,每日未时,我会到傅府教你御灵术。”

  “我要学多久?”

  “一月即可,我只负责教你入门,剩下的要靠你自己摸索,另外,血玉除非万不得已之时,切勿解封。”

  傅晚瑜头顶一排乌鸦嘎嘎地飞过,好吧,用血玉驱使鬼怪护她行走江湖这条路PASS掉。别问她为什么这么听话,以她作为女人的第六感,沧漓绝对是个很流弊的大神,信大神的话总没错的吧。

  傅晚瑜:“那我就先告辞了。”

  “今日回去后,将书背熟。”

  傅晚瑜掂了掂书的厚度,汗颜:“这么厚,一天背完?!”

  沧漓笑:“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好吧,看在你笑容那么好看的份儿上,这个任务我接下啦。”傅晚瑜将书塞进怀里,色眯眯地盯着沧漓难得的笑颜,道。

  待傅晚瑜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竹林时,沧漓低下眸,望着湖里面清晰可见的彩色石子,喃喃道:“你也曾说过,我笑起来很好看……”

  另一边,傅晚瑜才走进竹林不久,就听见了打斗声,要怪就怪这林子里太安静了,她甚至能听到刀刃割破人皮肤时血浆迸发的声音。

  傅晚瑜的脊背发凉,她转身就跑,下一瞬,刀刃破空声自她耳畔响起,割去她耳鬓的几缕碎发,直直插入她面前五米远的竹干里。

  傅晚瑜僵直着身体,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手锁住了咽喉。

  她抖着声音求饶“这、这位大侠,我什么也没看到!”

  制住她命穴的男人并未回应她的话,而是看向前方,阴狠而又惧怕地喊道:“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MDZZ,你和别人的恩怨,扯上我干甚么!

  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话虽没错,但是这种时候,没关系也得必须扯上关系了,好在掐着她脖子的男人没用多大力度,她还勉强可以说话。

  正在傅晚瑜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向黑衣男子求救之时,身后的男人倒先她一步开口了:“你可看清楚她是谁,她在宁家救了你,你总不能知恩不报吧?”

  傅晚瑜这才看见对面男子的面容,正是那一日在宁家胁迫她助他脱身的男人。

  正在傅晚瑜的心下安了安时,男人却说道:“我想做的事,没有谁能绊住我的脚步。拿她威胁我,呵。”

  傅晚瑜傻眼了,哎哟我擦,救了个白眼儿狼。

  “你!”身后的男人怒极,正要说什么,却突然浑身一震,“你……下毒?!”

  傅晚瑜一听,趁机拜托男人的挟制,跑向对面,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善茬,但总比这个掐她脖子的人要安全些。

  男人淡淡看她一眼:“还不算太蠢。”

  傅晚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