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祸水难为

第六回 情深

穿越之祸水难为 淮橘z 1389 2019-06-30 21:25:37

  说是鸟叫,可又有几分不像。

  叫声又响了起来,傅晚瑜眯起眼,这莫不是人在模仿鸟叫声,难道是某种暗号?

  “咕咕。”傅晚瑜也跟着叫了一声。

  旋即,一道蓝影越过墙头。

  入目的是眉清目秀的蓝衣少年,看见他的第一眼,傅晚瑜脱口而出:“承之。”

  这……难道原主还没有离开?不对,她完全感觉不到原主的存在,那她喊出莫承之的名字应该是这具身体的本能。

  爱一个人成为本能,这该是多么深的一种情感啊。但纵然情深,奈何缘浅,原主早已香消玉殒,可怜了眼前这位帅气的小哥哥。

  莫承之走近傅晚瑜,道:“晚瑜,我听李四说你来找过我,有什么急事吗?”

  傅晚瑜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定定地看着他:“三日后,我娘会为我订下亲事。”

  莫承之一怔:“晚瑜……”

  “我们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以后别再来往了。”傅晚瑜转身,“你走吧。”

  莫承之慌忙拉住傅晚瑜:“晚瑜,你担心名分,我可以立即向傅家提亲。”

  傅晚瑜:“我娘不会同意的。”

  “天下父母心,只要你我坚持,傅夫人一定会为之所动,晚瑜,我们承诺过的,这辈子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傅晚瑜知道必须得说狠话逼莫承之离开了,她实在不忍心这么残忍地对待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但当断则断,并且她已经答应原主要结束这段恋情,至于莫承之口中的所谓承诺,那是原主许下的,与她无关。

  傅晚瑜抬头深吸口气,道:“莫承之,别天真了,我是傅家的大小姐,你不过一介衙门官差,有什么资格跟我长相厮守?你根本配不上我!”

  莫承之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个令他一日不见,思之若狂的姑娘,可不一样了,她的眼底,干净冷清,再不见半分往日对他的柔情蜜意。

  所以他知道,她说的话,是真的,而非违心。

  “晚瑜,你……变了。”

  “人总是会变得。”傅晚瑜压制住心脏见突然翻滚的疼痛,“现在,放开我,离开这里,我希望日后……永不相见。”

  “晚瑜,别这样,我们……”

  “滚啊!”

  莫承之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般,艰难地松开书,目光沉痛,“好……”

  院中少年的气息消失后,傅晚瑜仍站在原地,呆望着前方,过了一会儿,她伸手触碰脸颊,摸到了一片湿润。

  悠悠地叹了口气,她若有若无地低喃:“爱这个东西,害苦了天下有情人。”

  三日后。

  傅晚瑜走出府门,看见了等在门口的傅夫人以及她身边的黄衣女子,年龄约莫十三四岁,她记得这是傅家二小姐傅晚颜,傅夫人的第二个女儿,也是她的妹妹。

  傅夫人共有三子,二女一男。

  大少爷傅卓言在两年前参了军,前不久当上了副将,在军中算是闯出了名堂。说起来,她在现代也有哥哥,但是却没有妹妹。

  她的哥哥……那个总是跟她吵架斗嘴的哥哥,在她高中毕业那年也进入了部队,常年没有回家,如今他的面容竟已有了些模糊,而她心底的思念却是愈来愈深刻。现代的一切,突然变得离她好遥远,母亲、哥哥,童言,她今生大概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吧。

  “晚瑜,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时辰不早了。”傅夫人见傅晚瑜站着不动,不由催促道。

  傅晚瑜抿唇:“来了。”

  对于热闹的宴会,傅晚瑜没有表现出多大兴致,一直安静地待在傅夫人身边,这副模样,落在世家公子们眼中,便是从容不惊,温婉端庄。

  于是不少公子都上前与傅晚瑜攀谈。

  疲于应付这些公子,傅晚瑜借口去方便离开了宴席,没让春莹跟着。

  去茅厕的路上,傅晚瑜经过一扇装饰十分华丽的大门,门上有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藏宝阁。

  宁家以古玩生意为生,宝物自然不少,这藏宝阁应该存放了不少稀奇金贵的玩意儿吧,不过这名字取得如此明目张胆,也不怕引来盗贼。

  刚这么想时,一声惊呼传来——

  “有贼!”

淮橘z

前方高能,男主出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