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嘿我隔壁班的火星同学

Top 003:沈夏很有趣呀

嘿我隔壁班的火星同学 洵歌 2208 2019-06-30 10:12:00

  “小夏,校运动会训练开始了,今年兆成参加了跳高,你放学后要不要去后操场看看他?”安思佳递来一杯热乎乎的香芋奶茶,沈夏自从小六起有了肠胃病就没办法好好地像普通人一样天天吃辣喝冰,安思佳作为好闺密经常会叮嘱她的饮食习惯以及会像这样将她点的冷饮全部换成热的。

  “啊……烫烫烫!呼——”沈夏张着嘴巴吐了吐舌头,涨红了脸。“去呀去呀,去看看!”

  安思佳无奈地买了瓶常温的矿泉水递给她“下火”,然后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前方。“小夏,那不是兆成吗?”

  “嗯?”沈夏抬起头看见前方不远处与她不认识的几个男生并肩打闹的兆成,倍感紧张。

  距离那次发出去的短信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兆成依然没有回,但显示的却是已读状态。

  大概……对方觉得很困扰吧?

  本来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突然表白什么的,的确不太好,况且很快就要高考了……

  高中毕业之后各奔东西,如果没有可能性,也很快就能忘记吧?

  有人说过,时间会冲淡一切。

  那也应该能冲刷干净我内心的杂念吧。

  “思佳,我的化学试卷好像忘写了,最后一节课就要交上去检查,我先回教室写啦,放学要记得等我哦!”沈夏一手提着奶茶,一手抓着喝了大半瓶的矿泉水,皮笑肉不笑地背对着兆成的方向,然后迅速往教学楼小跑去。

  “小夏,你慢点……”安思佳看了看兆成那边又看了看沈夏匆忙的背影。“这两个人是怎么了吗?”

  如果换是平时的沈夏一定会冲到兆成眼前阴魂不散,各种刷存在感示好。

  但是,今天的沈夏有些……奇怪?

  罗敬辉自打这几天老班给他换上了新同桌后,他就鲜少主动来烦沈夏,倒是经常和新同桌讨论习题的日子变多了。沈夏也觉得这样舒坦得很,趁机多写了几页练习册。

  “欸沈夏,你周六要不要来课室?”罗敬辉转过头看着沈夏笑了笑,怀里还揣着几本新的考点分析。

  “班长跟老班借了课室,给大家放电影看,你来不来?听说是恐怖片,你好像很喜欢吧?”穆泽君(罗敬辉的新同桌,一个皮肤白得比女生还厉害的男孩子)直接搬了椅子坐到沈夏旁边。

  B-1班是个寄宿班,有着四分之三的住校生和四分之一的走读生,沈夏就是那为数不多的走读生之一。

  沈夏单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摆弄着着自动铅笔。“都有谁来?”

  “其实也就我们几个熟一点的吧,大部分还是要回家去。”罗敬辉似乎有些失落。

  “那,周六顺便做好吃的给你们!”沈夏亮起眼睛,双手一合。

  “你还会做饭?你别冲动去把自家厨房给炸了,求求你了。”穆泽君摇摇头,十分拒绝沈夏的好意。

  “什么呀,穆泽君你个乌鸦嘴!”沈夏抄起书本就给了他一个爆栗,别着嘴不高兴。

  “沈夏你别跟他闹了,我刚买了一套新的辅导书觉得还不错,你要不要看看?”罗敬辉抽出一本朝沈夏那边扬了扬,沈夏头如捣蒜地点着,伸着双手就差膜拜地接下了。

  罗敬辉跟穆泽君原本都是理科综合非常好的,但偏科实在过于严重就被放弃放在了B班区面壁思过了。

  这两个人偏科得要比陆琛还要变态,一个是英语从初二开始就没有及格过,一个是语文永远因为不会写作文和阅读理解除此之外是绝对完美正确导致不及格。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在从A班放到B班的人都是些奇葩偏科怪特多,沈夏就是个偏文科严重的奇葩,理科平时测验还挺好的一旦实战就直接躺都不用倒计时的,文科却没有亮过红灯,这种极端偏科体质总是让沈夏每次拿到成绩单都是怀疑人生。

  “一定是习题做得还不够多!”每一次亮红灯她都暗暗检讨自己,但是好像也没什么效果的样子,再次怀疑人生。

  “沈夏!”

  突然窗边响起一声厉喝,吓得沈夏打了个激灵,她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余温。

  “你是那个……那个,谁来着?”沈夏指着余温,冥思苦想后放弃自我歪了一下脑袋看着他。

  他将手里的课本扔到她的桌上,然后有些扮酷地说了句“我是余温,记住了”就匆匆离开了。

  沈夏还能听见教室里外传进耳朵里的惊呼声,各种在讨论着余温的花痴对话。

  原来,这种人现在在学校这么受欢迎吗?

  陆琛也是,每一次来跟沈夏借东西的时候,她都能听见班上某些女孩的花痴声,搞得她头皮发麻。

  大概,是长得高的男孩子很受欢迎吧,毕竟……这个镇上很少见到长得高的男性?

  但沈夏没有什么心思去追寻他们被迷恋的标签,在她眼里心里只有一个人是闪闪发光的,就是兆成。

  “这是我的政治书,什么时候……”一定又是陆琛这个臭小子拿走的了,沈夏揉了揉有些难受的太阳穴,压制火气。

  “沈夏的政治书哪去了?”陆琛翻乱了桌子也没见到书的踪影。“余温,你有没有看见?”

  “啊……那本书啊,怕你睡着忘记还,我就顺手拿给她了。”余温一边喝着老凉茶饮料,一边玩着手机漫不经心地回着。

  “……”陆琛有些不高兴,即使是物归原主。“好吧,以后别这样做了。我还以为弄丢了,吓死我了。”

  “其实,你抄我的笔记不是更方便吗?何必那么折腾去隔壁班借,是我的字太丑了,还是你对她……”余温收起手机,挑着眉头望着陆琛。

  陆琛趴回桌子上,把脸转向余温那边,笑着说:“她是有喜欢的人的,以后不要再开玩笑我跟她有什么,要是被她喜欢的人听见误会就糟糕了。我跟她是好朋友,我希望她能够开心,余温你要是把我当兄弟的话,我希望你能理解。”

  “沈夏这小丫头看不出来呀,她喜欢谁?回头我帮她把把关!”余温搓了搓小拳头,跃跃欲试。

  “不知道是谁,但是她好像很喜欢的样子。你别去给她捣乱就不错了,还把关呢。”陆琛将脸埋在桌面,好像想将那负面情绪隐藏在这阴影之中。

  “余温,你最近是不是太过注意沈夏了?”陆琛冷不丁地问道。

  “额,有吗?我只是觉得她挺有趣的……陆琛,你不觉得吗?”余温拿起书本的手关节忽然泛白变冷,笑容僵在他的脸上。

  难道,自己真的最近变得有些奇怪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