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离别方恨少

010 我只要你

离别方恨少 漫小蕊 1028 2019-07-02 19:10:56

  “可是,军医说奴体寒,不易受孕。奴若是这辈子都怀不上…妻主,不如您纳个侍吧,奴,奴不介意的。”

  墨钰有些生气,我这刚给他写了情书,就因为个没影的事,他就把我往外推,“纳侍?那以后我买的桂花糕是不是也要分他一份,你今天收到的纸我是不是也要给他写?你想清楚了?”

  顾瑜听到这些心里钝钝的疼,不行,桂花糕只能是我的,那种话也只能跟我说,可是,可是,“可是万一奴真的…”

  墨钰把他搂在怀里,“没有万一,孩子总会有的,大不了以后为妻再努力些,不许胡思乱想了,为妻只要你自己。”

  “真的?”顾瑜抬起脸,眼里充满了期待。“真的,就算你不能有孕,我也不要别人,墨家小辈不只我一个,至于我们家,我娘会理解我的。”墨钰亲了亲小脸,笑了笑,“倒是我的夫郎把我花了好几个时辰辛辛苦苦写的东西不放在心上,我很伤心。”

  顾瑜解开了心结,不再瞎想,明知道她是在打趣自己,还是装着害怕的模样,“奴不敢。”墨钰以为他真的被吓着了,又是亲又是哄的。

  顾瑜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骗你的,那封信我会好好收着的。对了,你什么时候写的,我看墨迹像是今天写的。”

  墨钰松了口气,“就是今天才写的,阿瑜好厉害,单看墨迹就能知道写的时间。”趁着这会,墨钰把桂花糕塞进他嘴里。

  顾瑜嚼了两口,“原来桂花糕是这个味道啊,晌午的时候觉得好苦,原来它挺甜的。”说着又塞了一块。“慢点吃,都是你的,下次再乱想为妻也不哄你了,什么时候肯告诉为妻,为妻才哄,知道了吗?”

  顾瑜摇了摇头,“我才不信呢,妻主舍不得。”墨钰勾了勾他的鼻子,确实舍不得这小混蛋受委屈,还是嘴硬道,“阿瑜可以试试,反正难受的不是我。”

  顾瑜也不理她,只顾着吃糕点,不一会全都吃光了,“妻主,还要吃。”今天一天他的心里都藏着事,基本没吃下什么东西,解了心结后,胃口也打开了,就这么点东西,肯定吃不饱。

  “这东西吃多了不好,明天我下了学再给你买,该用晚饭了,我们去用些晚饭填填肚子好不好?”顾瑜点了点头,“妻主,爹爹以为你今天欺负了我,说要教训你呢。”

  “我爹本来就偏爱你,教训就教训吧。”墨钰给他披了件衣服,领着去前厅用饭。正好多日没回家的墨家家主墨谦也在。

  “娘,您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几日的政务没累着吧。”墨谦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又是当朝丞相,事务繁忙,作为女儿的墨钰自然很是担心。“娘没事,快过来用饭吧,顾瑜啊,你也坐下吧。”

  好不容易的团员饭让一家人吃的都挺高兴的,除了墨钰。等到二人回到挽芳阁,墨钰瞪了顾瑜一眼,“我爹娘都偏着你,娘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只顾着跟你说话。”

  顾瑜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不都是因为我乖嘛。况且在她们眼里,你就是个坏人,专门跟我过不去。所以她们才可劲地夸奖我,给我撑腰。”

  墨钰听了他的话有些心酸,想起以前对他的种种不好,忍不住认错,“连我爹娘都看出来你的好,我却不识好歹冷落了你,阿瑜,以前是我不对,以后我会疼你,护你,相信我。”

  两人你侬我侬的,完全忽略了时间,直到柔儿敲门,说是给墨钰的洗脚水已经打好,问问要不要端进来。墨钰想着顾瑜的体寒应该多泡泡脚,吩咐柔儿道,“把水放那,去拿些驱寒的药来。”

  墨钰出去把水端了进来,“阿瑜,把脚拿出来,为妻给你洗脚。”本来顾瑜是抢着去端的,奈何墨钰先他一步,现在听到她要为自己洗脚,赶忙推脱,“不可以,世上哪有妻主为夫郎洗脚的道理。”

  “怎么没有,我就要为夫郎洗,快把鞋脱了,一会柔儿把药拿来我就伺候阿瑜泡脚。”顾瑜死活不肯,这种忤逆之事他可不想做,“妻主,你快起来,我自己洗就好了。”

  墨钰才不管顾瑜说什么,自己拽住他的脚把鞋袜脱了,帮他洗了起来,边洗边自豪的看着他,“阿瑜,以后你要慢慢习惯。”

  柔儿进来就看到墨钰蹲在地上给顾瑜洗脚的情形,心里越来越佩服起这位少主夫了。果然在小姐心里,他就是个谁都不能动的宝贝,生生地把自己惊讶的表情压了下去,“小姐,药。”

  墨钰接过药,“拿个木桶来,少主夫要泡脚。”柔儿满肚子的怨气,就不能一次性吩咐完吗,心里虽然这样想,还是麻利地把装满水的木桶抬了进来。

  墨钰把药放进去,看着顾瑜舒服的表情打心里高兴。原来爱一个人就这么简单,陪着他,护着他就能这么满足。“阿瑜,水凉不凉,要不要加点热水?”

  顾瑜小心地享受着被呵护的感觉,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这么伺候过自己。听到墨钰的话,轻轻摇了摇头,“不凉,很舒服。我一定是前辈子修来的福分,才有你这么好的妻主。”

  墨钰愣了愣,确实是有前辈子的。若不是上一世在他死后体会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滋味,也许自己永远都不清楚,不知在哪个时刻,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