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77章要出手了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47 2019-07-22 23:50:00

  丞相府,

  “你说什么?林妙言竟然将人打晕?”封玉儿问。

  “会小姐,是的,淮南王世子将那青楼的人全部抓走了,那家青楼已经被查封,里面所以财产都归入淮南王府。”冷琳说着。

  “那看来我这次不仅没能除掉林妙言,还帮历南歌敛了财,”

  不过没关系,只要没了林妙言的阻碍,历南歌就是她的了。

  “属下失职,请小姐责罚!”

  “有没有留下把柄?”封玉儿说着,将手里的茶杯握的更紧了,盯着茶杯里的水,眼里都是怨毒的幽光。

  “属下不曾留下把柄,请小姐放心!”

  “下去吧!”

  只要没留下把柄就好,这次没能除掉林妙言,以后要想在动她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林妙言,你还真是好命啊!”

  翌日,林妙言醒来时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昨晚林清轩就将她带回来了,历南歌虽然不愿意,可是林清轩直接说我妹妹还没嫁进淮南王府,在这里过夜于理不合,传出去我不好听。

  历南歌知道这有损林妙言的名声,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林妙言醒来看到坐在床边的林清轩,坐起来就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哥哥,”

  “没事了,哥哥在呢!”

  林清轩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林妙言的眼泪流了下来,

  “别哭了,哭起来真丑!”

  林妙言听到这句话就哭的更厉害了,“你说我丑,”

  “不丑不丑,我们言言最漂亮了,别哭了。”

  林清轩哄着,林妙言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就起床了。

  用过早膳后林妙言便走进了自己的小书房,坐在书桌旁练字。

  “红雪,去查一下我昨晚被下的什那种媚药?”

  红雪与落儿两人就在林妙言的身后,她们知道她家小姐这是要出手了。

  落儿问道“小姐知道是何人所为?”

  “这并不难猜出来,想想这些年一直针对我的人都有谁?还有谁是不留余地针对我的?想想就知道是谁了,”

  红雪与落儿两人能被林清轩选来侍候林妙言不是没可能的,两人都很聪明,一点就通。

  听到林妙言这翻话,都想到了一个人,丞相府大小姐封玉儿。

  封玉儿这些年一直针对她们小姐,以前还好点,只从小姐与南歌世子定下婚姻后那封玉儿就是不留余地了的要毁了她们小姐。

  “走我们去哥哥那边,”

  说着就停下手中的动作,起身往门外走去,

  林清轩正在自己的院子里看书,一抬头就看到朕款款走来的人便放下的手中的书。

  林妙言走进来,“哥哥,我们去军营里吧!我想去射箭!”

  “好啊,你去换身衣服,我们这就走!”

  一刻钟后,林妙言换了身红色男装,头戴玉冠,腰束玉带,一位偏偏佳公子就出来了。

  牵着那匹红马,拿着历南歌送她的弓箭便与林清轩一路直奔军营,青问三人紧跟其后。

  林妙言为那匹马取名为:孤狼,因为那马儿被她远中之后谁也碰不得,连喂食也是今日早上她去喂的,昨天发生了好多事,所以林妙言没管它,今日听到红雪说没人能靠近马儿给他喂食。

  因此林妙言才去看了看,才给它取名为孤狼,当时林妙言说的是“既然你这么桀骜不驯,我又这么的张扬不羁,我们两刚好合适,你以后就叫孤狼吧,要像狼一样有个性,既然我已经是你的主人了,你以后就要一直跟着我,”

  众人到达军营,林清轩直接命人清出场子来,那些士兵都是见过林妙言的,见林妙言来了,就有士兵上前,“公子,你又来了,你还记得我吗?就是你上次来还给了我两个包子的那个。”

  “记得,你叫什么名字?”林妙言笑着问,

  “小的木海铭,我从小就是孤儿,所以没什么家人,”

  木海铭说着,看向了林妙言的马,“公子,这就是你昨日驯服的那匹马吗?”

  说着便要伸手去摸那马儿,林妙言急忙制止,“是的,你别摸它,它排斥除了我外的人触碰它,小心你受伤,”

  林妙言才说完,马儿像是感觉到有陌生人的触摸,马蹄开始刨着地,目露凶光,

  “孤狼,别闹,”林妙言见孤狼如此,就呵斥它,孤狼闻言就乖顺了许多。

  很多人都知道林妙言昨日驯服烈马的事情,林妙言驯服烈马的事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京都,人人都道不愧是林少将军的妹妹,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木海铭看着马儿目露凶光的样子在林妙言的呵责下乖顺了,就知道林妙言所言非虚。

  林清轩这时已经清出去地方,摆上了箭靶子,“请,这次还输钱不?”

  “不了,与兄长较量一下而已!”

  林妙言说着翻身上马,“哥哥,请!”

  一声开始,两人就蓄势待发,这次林妙言换了弓箭与林清轩两人不相上下。

  几局下来打成了平局,“你这弓箭找谁做的?拿过来我看看,”

  “历南歌送我的,”林妙言将手里的弓箭给林清轩。

  林清轩把玩着,“不错,比一般的弓箭轻了许多,对你这种不会武功内力的人说很好,”

  林清轩说着,看向了箭靶子,“言言的箭法越加精进了,”

  “哥哥,言言可以独挡一面了,以后你就少担心言言了,早点给我找个嫂子才是正经事,”

  林妙言笑着调侃自家哥哥,

  “我以为你今日是专门来与我比试骑射的,不想居然是为了这事!”

  两人没将话说明白,可是都知道他们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也好,你也该学着去独当一面了,总不能一直在我们保护下,以后做了王妃回了淮南就要面对淮南的那些世家大族,现在这么事也能为你长长见识练练手,今后我不在管你的事了,但是有什么需要记得告诉哥哥,”

  “言言知道了,谢谢哥哥,”

  林妙言知道她要与历南歌在一起就必须担起淮南王府的责任,以后这些事情她都想自己解决,相信历南歌是懂她的,就算不懂现在她说出来了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他派在她身边的人都不是吃素的。

  两人又比试了几场就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