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76章我冷静不了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40 2019-07-22 23:50:00

  历南歌将林妙言抱起,林妙可靠在历南歌怀里,觉得特别委屈。

  历南歌看着地上的人,“南五将地上这人宰了,这里所有人带,严加拷问。

  还有这家青楼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从现在开始京都没有红月坊,这里的一切财产全部纳入淮南王府,”

  那老鸨听到淮南王府就双腿发软,完了完了,全完了,她就不该贪小便宜,本以为花最少的钱买了个最漂亮的姑娘,没有想到把自己的老底全赔进去了。

  老鸨想到这里直接双腿发软跪倒了下去。

  历南歌抱着林妙言出来时外面如他所说的一样什么人都没了。

  历南歌直接将林妙言抱下楼去,出了门就上了马车一路往淮南王府去,

  “南一,去把云沐宸叫来王府!”上马车前历南歌吩咐着,话落抱着林妙言上了马车。

  马车里,林妙言没了什么可以让自己清醒的东西,便慢慢的不受控制起来了。

  历南歌也知道她是被下了药,“别乱动,”

  林妙言看着历南歌,双手不停的去胡乱扯着自己的衣服,脱臼的手自己被历南歌接好了。

  “历南歌,我好热!”说着就在历南歌怀里难受的扭动着,

  “别动,你乖点,马上云沐宸就来了!”

  历南歌也是血气方刚,看着林妙言这般没点反应那就真的不正常了,再说了他从来没有什么侍妾通房,他也是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的,可是这么多年来他都是一直忍着的。

  林妙言抬头生涩的去吻历南歌,“历南歌,我难受,你帮帮我!”

  历南歌推开林妙言的唇,“不可以,妙妙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了,”林妙言觉得委屈及了,

  “历南歌可以的,我们已经快要成亲了是不是,这就可以了,”

  “妙妙,你冷静点不可以的,你现在还有伤,”

  历南歌被林妙言的一个吻撩的全身也燥热起来了,可是他的理智还在,他要把最后的第一次留在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怎么能就这样要了她,况且他的妙妙此时一点也不清醒,还有伤在身,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环境里。

  绝对不行。

  “历南歌我好难受,怎么办?”林妙言说着就将自己的衣服扯开了一大半,雪白的香肩已经露了出来,差一寸就春光乍泄了。

  “妙妙,你忍一下马上就到了,”历南歌说完对着外面的南三说“南三,快点!”

  南三闻言加快了速度,

  马车里历南歌以免林妙言在乱动就直接点了她的谁穴,

  “妙妙,你睡会吧,我抱着你,”

  大长公主府,

  “傻大个,你说妙言会不会有事啊?都怪我,要是我当时多注意一下就没事了,”

  凌月自责道,韩濯没有去找了,而是陪在凌月身边,他怕凌月万一想不开一个跑出去找人去了,到时候林妙言找到了,凌月又不见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月儿不必担心,已经有很多人去找了,林小姐不会有事的,这也不是你的错,若是有人要对付林小姐就算你防着也没用。”

  凌月也知道韩濯说的是事实,可是人是与她在一起丢的,

  “傻大个,我们也去找找吧!”凌月说着就向外走,

  这时常州匆匆从外面走来,凌月一看到常州就问道“可是妙言有消息了?”

  常州点了点头,“林小姐找到了,只是不太好,不过没有生命危险,现在被南歌世子带会了淮南王府,”

  没我生命危险就好,找到就好,凌月如实想着。

  不一会就到了淮南王府,马车一停下来,历南歌就抱着林妙言往王府里走,林妙言刚刚自己扯开的衣服已经被历南歌重新整理好了。

  一路直奔言歌轩,云沐宸已经来了一会了,他这几日都在云府的药房里,没日没夜的研究那假死药,药制坏了一次又一次。

  一直没出药房,南一去的时候就去药房里找云沐宸,云沐宸是不愿意来的,他是直接将云沐宸点了穴杠过来的。

  心里默念:云表少爷,为了属下的小命着想,属下就只能得罪你了。

  历南歌看到云沐宸的模样吓了一跳,只见云沐宸现在长满了胡茬,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眼窝深陷,看起来变了个人似的,只是从他还算看到清楚的面容上看出来了他是云沐宸。

  别说历南歌被吓到了,南一去的时候也被吓到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云沐宸如此不堪的模样。

  历南歌没多想,将林妙言放在床上,“过来看看她,”

  云沐宸很不情愿,但还是过去了,虽然不知道林妙言是怎么了,可是光看外表就觉得不太好。

  林妙言的脸上红肿,还有五个清晰的手印,一看就知道被人打了巴掌。

  手上被发簪扎了几个孔,云沐宸正准备用剪刀去剪林妙言的裙子,开口道“还不继续看不?”

  意思是问历南歌他能不能碰林妙言的腿。

  “看吧,病人面前你只是大夫,我只相信你,”历南歌说的是事实,整个京都他只相信云沐宸的医术。

  云沐宸闻声便不再多言,直接剪开了林妙言的裙子,看着小腿上的小孔,历南歌觉得刚刚叫人将那男子杀了太便宜他了。

  做完这一切云沐宸在伸手为林妙言把脉,把了脉就知道林妙言中了媚药。

  “没什么大事,脸上先用冰敷着,至于包扎的事情你找个女子来吧!我不适合,还有她中的媚药这一觉睡醒就没什么事了,药效快了,”

  云沐宸说着就走向书桌上写了一张方子,“我先走了,”

  方子写好后留下这句话就走了,历南歌没有让其他人来为林妙言包扎,而是自己拿着云沐宸留下的药亲自为林妙言包扎起来。

  慢慢的轻轻的,生怕弄疼睡着的人。

  包扎好后,看着满脸泪痕的女子,历南歌又打了水轻轻为林妙言擦拭泪痕,又用冰块将林妙言的脸敷着。

  看着那清晰可见的五个手掌印,“南一,你去看看那个与妙妙在一个雅间的男子死了没,没死的话就留着,”

  敢对他捧在手心里的姑娘打耳光,他倒要看看谁给他的胆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