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74章封玉儿的恨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11 2019-07-21 23:50:00

  “今日不过是个简单的宴会而已,你们随意就行,不必在意朕,”

  皇上说着,抬起酒杯与皇后碰了一杯,

  有舞姬在台上表演着,一舞毕,皇后说“陛下,臣妾觉得许是我们两个在这里,他们都是年轻人有些放不开,要不臣妾与陛下先行离开吧?”

  “也好,这群孩子,有我们在都有顾及,”

  皇上与皇后如此说着,便起身离开了,众人又是一阵恭送声。

  皇上与皇后走了之后,凌月就走到了林妙言这边来与她说着话,突然有一位宫女端着酒壶不小心倒了一杯洒在了林妙言的衣裙上。

  那宫女立马跪下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林小姐都是奴婢不好,你要打要骂都可以,”

  “你这么紧张干嘛?本小姐很可怕吗?你这样子说好像本小姐要将你怎么样似的?”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也使得出来,若是她表现出来很愤怒要处置了这宫女,肯定会有人说她小心眼。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只是想对林小姐陪个不是而已,”

  “那没事了,你下去吧!”林妙言说着就让那宫女下去了,不过就是个被当枪使的人,她可没空去与这些小人物计较。

  那宫女如临大赦,“多谢林小姐!”

  宫女捡起酒杯就要走,突然听到两道声音“本世子,本公子希望没有下次,否则要了你的狗命,不是什么都是你能随便泼的,”

  那宫女瑟瑟发抖,早知道就别答应那人来做这事了,虽然钱多,可是命没了的话要钱有什么用?

  “奴婢记住了,奴婢这就告退,”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历南歌与林清轩虽然不对盘,但是外维护林妙言的事上两人格外的有默契,

  “去把衣服换下吧!我已经让南一去通知红雪帮你取衣服过来了!”

  这话是历南歌说的。

  “我陪你去把!这么一大片都被酒浸湿了,”凌月说着就与林妙言一起起身去换衣服了。

  封玉儿一直用眼角余光注意着这边,看到林妙言离开就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林妙言,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是历南歌的未婚妻,你的人生太完美,完美到我想将你的一切撕碎。

  她只能用眼角余光去看,又不能做的太明显了,不然一定会惹人怀疑的。

  凌月与林妙言走进了一间厢房,两人才走进去就被打晕了,一个黑衣人杠起林妙言就走,将凌月留在了原地。

  红雪去给林妙言去换的衣服,来的路上也有人在阻止她,让她马上就想到林妙言可能出事了,果不其然,红雪到来时就看到昏迷倒地的凌月。

  红雪轻轻将凌月拍醒,凌月一醒来,还有些茫然,突然道“妙言呢?她在哪?”

  “我来时小姐已经不在了,只看到凌三小姐您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听见红雪的回答,凌月就知道林妙言出事了,

  “你赶紧去找,我去通知历南歌与林清轩,”

  凌月说完就起来走了,红雪也一刻不停留的去召集人来一起找。

  此时大殿之中,历南歌与林清轩两人久久不见林妙言回来,都意识到出事了,两人对视一眼就起身离开位置,才走到出口处迎面就撞上了凌月。

  “言言呢?”

  “妙妙呢?”

  凌月有些自责的道“我不知道,我被人从背后打晕,我醒了是妙言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不知道是谁将她带走了!”

  历南歌与林清轩听见凌月说的话,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历南歌只说了句“分头找,”

  说完就走了,林清轩也在历南歌话落之际离开了。

  一句话让凌月惊醒过来,对,分头找,她得去找她二哥,让她二哥也跟着找。

  林妙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用尽全力才从床上爬起来。

  才站起来就一个趔趄,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撑着地上一只手撑在床上,才没有摔的很狼狈。

  就在这时有人从外面推门而入,“小美人,没想到这么快就醒了,是不是感觉到哥哥我来了所以就醒了!”

  来人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油头满面,十分猥琐。

  这是一家青楼,青楼的老鸨说让他来调教一下这种不听话的姑娘,说人在房里昏睡着的,没想到他一来人就醒。

  而且还是个大美人,那男子说着便向林妙言走去。

  另一边,历南歌将整个跑马场翻遍了都没有找到林妙言,林清轩亦是如此。

  “妙妙可能不没有在这里,我们去外面找”,历南歌现在极为愤怒,

  “南一,封锁京都城一只苍蝇都别放出去了,”

  南一知道他家爷现在非常愤怒,一句话没说就转身去了。

  现在宴会已经结束了,因为凌月让凌宇恒来帮忙,所以此时凌宇恒也在场,“我也没找到,”

  “我也没有,”凌宇恒才说完,韩濯就跟着道,他要讨的凌月的欢心自然是什么事都要以凌月为主的。

  “青问,搜遍整个京都也要把人给本公子找出来,”

  林清轩此时的愤怒不亚于历南歌。

  “十三,小姐出事的时候你在那里?”

  “回公子,属下一直跟在小姐身边的,只是在小姐去更换衣服时属下被人迷晕了,醒来后小姐就不见了,是属下的大意,”

  十三才说完,南五接着对历南歌说“爷,属下也是一直在暗中保护林小姐,那人十分的狡猾,竟然能躲过属下的眼睛,请爷责罚!”

  “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历南歌说着就率先离开了跑马场,一众人也纷纷行动起来,

  历南歌边走边说“通知蕊娘,让蕊香楼的人也在找!”

  南五闻言便转身向蕊香楼去了。

  林妙言看着走向自己的男子,撑着床想要站起来,

  “小美人,你别急,等哥哥来扶你起来,”

  那男子说着就向林妙言伸出了手,林妙言却快他一步,率先站了起来,然后趔趔趄趄的走了几步,离那男子远些。

  “你别过来,”

  林妙言怒吼道,她刚刚用力从地上站起来,又怒吼了一声,不知道是用力过大还是什么,觉得现在特别热。

  她记得她与凌月一起去换衣服,然后就被人从背后打晕了,醒来就在这个地方。

  她本以为那人只是想用一个宫女来为难她而已,不曾想是她大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