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72章玉珍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77 2019-07-20 23:50:00

  李悠然那边不动手,那她就先动手了,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封玉儿想着,嘴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林妙言你的人生太完美了,我忍不住想要撕碎了。

  你有哥哥护着你,而我却有一群庶妹庶弟等着看我的笑话,你父母都疼你而我父亲只是那我做利益的交易工具而已。

  就连我喜欢的人他也喜欢你,你叫我如何不恨你啊!

  翌日,皇家跑马场,今日来了很多人,有的是牵着马来的,比如凌月,有的是空手来挑马的,比如林妙言。

  林妙言与历南歌两人一起,林清轩一人走在两人的身后,林清轩与历南歌都是牵着马来的,能在这皇家那场骑一下马也是不错的。

  今日来这皇家那场的人都是穿骑装的,林妙言也不例外,她今日着一件红色骑装,历南歌还是那一身白,只是换成了骑装不再是锦袍。

  一边的沈乐看到寒羽墨的到来,就向寒羽墨走了过去,“寒羽墨,帮我挑匹好马呗,我不会挑,”

  寒羽墨闻言只是轻轻一笑,“你要多好的,今日这里最好的马就属马匹烈马,你想要吗?可是我不知道是那匹!”

  “老娘不要那匹,你帮我挑一匹与你那匹差不多的就行了,重要的要跑的快,”沈乐没说的是,只有跑的快,我才能追的上了。

  “那你自己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马,说不定你挑的就是最好的,”寒羽墨依旧淡淡的说。

  眼睛看到了林妙言,看着一身红衣的林妙言,寒羽墨就会想到那个双手叉腰突然闯进他世界的小姑娘,每次看到她,他都会想起那个张扬的小姑娘。

  只是一眼,寒羽墨便收回了目光,看向沈乐“有没有喜欢的马匹?”

  “没有!”

  寒羽墨听到这个答案,就率先走上前,“过来看看这匹,”

  “怎么是匹黑色的?”沈乐看了一匹那马,整体来说还行吧,就是不喜欢黑色的,

  “虽然是匹黑色的,但是我粗略看了一下周围的马,这匹马算是不错的,”寒羽墨说着,

  “除了这匹,我还没看到比这匹更好的了,你试骑一下看看怎么样?”

  沈乐闻言就去摸了摸那马儿,还算乖巧,便让人将那匹马牵出来,然后去试骑了。

  这边林妙言突然看到一匹棕红色皮毛的马,

  “那匹马怎么样?”

  林妙言问历南歌,历南歌顺着林妙言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匹棕红色的马,耳朵虽小,但是鼻子挺大的,而且四蹄非常稳健,口色也是红而鲜明润泽。

  “妙妙眼光不错,这倒是匹好马!”历南歌如实说着,

  林妙言听历南歌说这是匹好马,就向着那匹马的位置走去。

  走到那马儿的跟前,想要伸手去摸摸那马儿,不料那马儿却别过头去了,不让林妙言触碰它。

  林妙言再次伸手去摸,这次那马儿却扬起的前蹄,愤怒的看着林妙言,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一个弱女子还妄想驾驭我吗?

  林妙言看着这匹傲娇上了的马儿,很不信邪的在次伸出手去触摸它,这次那马儿直接用鼻孔对着林妙言,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这让林妙言起了征服欲了,历南歌与林清轩见此,都想到了这有可能是那匹烈马!

  “妙妙,你喜欢这匹马吗?”历南歌问道!

  “若是喜欢我把它驯服了送于你!”

  林妙言闻言笑笑,“很喜欢,不过我现在想自己驯服它,”

  周围的人都看到了林妙言她们这边的情况,很多人都想要这匹马,可是这马是林妙言先看上的,既然要驯服了才能得到,那就让林妙言去试试能不能驯服。

  若是不能那到时他们再来,若是真的驯服了只能说明他们与这马无缘了。

  人群中这时传来一道声音“这马本郡主看上了,”这是一道女声,

  众人看着出声的人,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手中还拿着这条长鞭,她就是彩云郡主,玉崔维的妹妹玉珍。

  “这是匹烈马,郡主看上了也得驯服,不过也要有个先来后到,既然是我妹妹先看上的,那也应当是我妹妹先去试骑一下!”

  林清轩看着来人不客气的说,虽然那天是玉崔维就了林妙言,可是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

  “若是本郡主说本郡主要先试一下呢,你能把本郡主怎么样?”玉珍属于那种没智商还挺嚣张的人。

  开玩笑,若是这马根本就不是那么难驯服的话那它不就是林妙言的了,所以她要先下手为强。

  历南歌正准备开口,林妙言抢先一步说“既然如此,郡主先请,若是能将这马儿驯服了那就说明妙言与此马无缘了。”

  林妙言说这话也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下时间,问问历南歌要怎样才能驯马,让历南歌先给她讲讲,不管能不能用的上,临时补一下还是要比盲目的去驯马要好点。

  玉珍听到林妙言的话却是不屑一顾,直接命人将那匹马牵了出来,

  马匹马像是各外的给玉珍面子,马被牵出来,不动也不怒,玉珍见状傲娇的看了一眼众人。

  就接过那马夫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玉珍还没骑上去,马儿就扬起前蹄,玉珍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了一下。

  双手紧紧握住缰绳,待到马儿放下前蹄时,便一个翻身就骑上了马背,骑是骑上去了,可是无论玉珍怎么催促那马儿,马儿就是不走,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玉珍一怒就扬起手中的鞭子抽向马屁,一鞭子下去,马儿不但没跑,反而是再次扬起前蹄,一甩就将玉珍甩了下来。

  玉珍稳稳的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疼的她火冒三丈,有丫鬟急急忙忙的将人扶了起来,

  “竟敢将本郡主甩下来,看本郡主今日不剁了你,”

  “郡主先等等,我还没将它驯服呢!若是我将它驯服了它就是我的了,若是我不能将它驯服那郡主要怎么样与我无关!”林妙言说着就走先了那马儿。

  历南歌说想要驯马就得与马儿沟通,林妙言试着伸手去触摸马儿的额头,见马儿没有躲避,就顺着它的额头轻轻抚摸着。

  林妙言也在慢慢靠近那马儿,顺着额头的毛,在转向脖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