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71章父不慈子又何必孝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27 2019-07-19 23:57:00

  南二这样想着,就离开去处置了那些人。

  彼时,韩府,溪水轩里,韩濯刚刚练完一套剑法,“常州,你去将我母亲生前的一切嫁妆想办法给我弄到手,已经便宜他们太多年了,是时候该还回来。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偷的或抢的都行,尽快拿回来给我,我们搬出去住。”

  常州闻言有些惊讶,“少爷,虽是在大央没有双亲在不分家的规矩,可是你要是搬出去了会被别人说成不孝的。”

  韩濯听到常州的话只是嗤之以鼻,“都说父慈子孝,这也得要父慈子才孝,既然父不慈那么子又何必孝。

  还有将我母亲留下来的所有嫁妆都搬到城南的宅子里,一分钱都不能给他们留下,那边宅子里的家具你看着置办一些就行。”

  他今年二十岁,前些年边疆动乱他也上过战场,有点军功,皇上就赐了他一座府邸,他去那府邸看过几次,环境还不错,只是一直没搬进去住而已。

  刚好借此机会搬出去住,反正他本就不喜欢这里,能在这里住二十年也是这里有他与他母亲生前的回忆而已。

  韩濯抬头看着天,娘,你一定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对吧,毕竟你在这里也不快乐,你放心,我不会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我会带着你一起走。

  五月初一,今日凌宇恒起的很早,因为他要去给他心爱的女子下聘了,今日他着一袭蓝色锦袍,腰束玉带头戴玉冠。

  嘴角上扬,从起来到现在他的笑一直都没停过,凌月看着如此模样的凌宇恒嘴角抽搐,“二哥,恭喜你啊!赢得了温姐姐的芳心,”

  “说吧,今日又要多少?”凌宇恒今日许是真的很高兴,说话都带着愉悦的感觉。

  “我不是来找你要钱的了,只是单纯的来看看你而已,你看我像这么缺钱的人吗?”凌月是真的只是过来看看而已,想着以前那些说他二哥不会娶温暖的人,就觉得那些人今日的脸应该被打的格外的疼。

  凌宇恒笑笑,“你看看我今日得体不,怎么样你二哥今日帅吧?”

  “二哥今日特别的帅,一定会把温姐姐迷住的!”凌月调笑着自家二哥,

  “待会你要不要与我们一起去温府?”凌宇恒问道。

  “我就不去了,我与妙言说好了今日要去尚书府,你要赶紧把我的二嫂带回家哦!”凌月说着就走了。

  凌宇恒看着凌月的背影,想着韩濯那傻小子为了他妹妹竟然搬出去住了,搬出去那天与韩府一众人闹的天翻地覆,闹整个京都都知道了。

  但是只是知道韩濯搬出去住,不知道韩濯是为了他妹妹才搬出去的,幸好不知道,不然他妹妹的名声早就传遍京都了。

  虽然他不像林清轩那样宠妹,可若是因为韩濯而毁了他妹妹的名声,他一定会将韩濯那小子拉出来揍上一顿。

  凌宇恒去下聘,这次去下聘各位的隆重,不仅大长公主殿下去了,就连凌老爷凌夫人也去了,可见对这场婚事的看中。

  一百二十抬聘礼,一群人又是浩浩荡荡的去,到达温府时温老爷与温夫人已经在大厅等候着了。

  管家也是一直守在门口,一见人来了就跑进去通知了。

  一群人进门后,温老爷温夫人就行礼道“参加大长公主殿下,”

  “不必多礼,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大长公主笑着,可见她今日也是很开怀的。

  温老爷与温夫人一看这大长公主府的人能来的都来了,足以证明他们公主府是很在意这场婚事的,这样的话他们女儿嫁过去就不会吃什么苦了。

  凌夫人也是个好相与的,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恶婆婆,再说这婚事是大长公主定下的,他们主动去退婚人家都不退,可见大长公主也是满意他们女儿的。

  只要大长公主满意,在公主府有大长公主护着,他们女儿也不会吃亏。

  这边凌宇恒真正温府商量婚期,而此时尚书府,长安阁内,几个姑娘说说笑笑的,

  “今日可是有两件大事呢!一是我二哥我下聘了,我终于有二嫂了,二是蒋雯婧今日没来是因为皇上今日下旨赐婚于七皇子,蒋雯婧马上就要成为七皇子正妃了,”凌月如实说。

  “这个不用你说我们都知道,我们可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林妙言打趣。

  “妙言,明日我们一起去挑匹马吧!你那么喜欢棋盘就是没有合适的马儿,”凌月说。

  皇室购买的马匹已经到了半个月了,这些马都是要送去给军营里的人做战马的,皇上前几日下旨说这批马让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先挑选,选中那匹就牵走。

  还有就是这批马里有一匹汗血宝马,却不同于一般的汗血宝马,是一匹难得一见的千里马,而且此马非常烈,若是有人驯服了它就归谁所有。

  “凌月你他娘的不是有匹马吗?而且叫什么白鹰是吧?”沈乐出口成脏,不过她们都习惯了,

  “要我说,我才应该去好好挑匹好马呢,他娘的我至今为止都没匹想样的座驾,”

  “其实我就是想去看看到底谁会驯服那匹烈马?”凌月道,

  “妙言,你也去挑匹好马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骑马,”

  “好啊,我也想要有匹属于自己的马,”林妙言爽快的答应了,

  “我不会骑马,但是我可以陪你们一起去看看,”余绮霞有些尴尬的说,她以前在余府被继母压着,别说骑马了,她连自己的院子都很少出。

  “余绮霞,你他娘的现在可以去学啊,我们这有三个人教你,你还怕自己学不会吗?”

  沈乐如此说,凌月也跟着附和,“对啊,学会了今年秋猎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打猎了,”

  “那有机会你们就教我学骑马吧!”她也想学学骑马,想感受一下她们在马上那种奔放的感觉。

  丞相府,封玉儿坐在椅子上,地上跪着一个女子,“小姐,一切安排妥当,”

  封玉儿轻轻抿了口茶,“明日记得要一击必中,”

  “小姐放心,一切按您的计划进行,”

  跪着的那女子是封玉儿的暗卫,她知道林妙言身边有暗卫保护,还有红雪与落儿两人也会武,所以想动她不容易,她也让封丞相给了她一个武艺以及各方面的还行的暗卫。

  这样的话与林妙言交手不至于太吃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