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70章我喜欢你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13 2019-07-19 23:50:00

  大长公主也是微微惊讶,但是很快掩饰过去了,

  “韩大公子是吧?为何要我的月儿对你负责啊?”

  韩濯把他与凌月在玄光寺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本来是我要对凌三小姐负责的,可是凌三小姐执意说不需要,所以我才说需要凌三小姐对我负责!”

  “原来如此啊!月儿,你也真是的,摸了人家就该对人家负责嘛!我们大长公主府也是有规矩的人家,岂能做那种不负责任的事情,”大长公主越看韩濯越喜欢这个孙女婿,可是家室却不怎么如意。

  韩濯的父亲韩文远是个宠妾灭妻的,以至于韩濯的生母早逝,他在韩府的日子不好过,虽有军功在身,却是继母压着步步艰难。

  若是分府出去过了倒还好,若是不分那月儿嫁过去可是会被那继母用长辈的身份压的死死的。

  大长公主想了这么多,凌月却是看向韩濯,“韩大公子,你个傻大个,像块狗皮膏药一样赖着我们大长公主不走了是吧?”

  “凌月小姐,你说的对,所以你必须要对我负责,”韩濯将计就计,顺杆往上爬,

  “哎呀祖母你看看他,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凌月无奈求救的看向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看着这个自己很满意的孙女婿,想着若是能帮他一把,那月儿嫁过去也不算委屈,但是必须是有情郎,

  “你只是单纯的想要我们月儿对你负责吗?”

  “不是,我……凌三小姐,我喜欢你,所以我要娶你为妻,从此不纳妾不收通房,”韩濯鼓足勇气将话说了出来。

  大长公主见状笑了点了点头,看上去很满意,

  韩濯继续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我愿意为你努力,我家里也乱成一团,只要你与我成亲我便分府出来单住,决不会委屈了你,祖母自己说了,你不可以做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所以你要对我负责的,”

  韩濯说着直接叫上了祖母,他也老出来大长公主对他还算满意,所以就直接叫祖母了。

  大长公主听到那句祖母,心里乐滋滋的,这孩子只是看着老实而已,

  凌月直接无视了,不说话也不搭理韩濯,坐在不说话了。

  马球会结束时已经申时了,历南歌送林妙言会尚书府,直接留在尚书府用晚膳了,

  翌日清晨,叶梓汐从睡梦中醒来,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脑海里回忆着昨天的一幕幕,她虽然喝醉了,但是没有喝断片,她清楚的记得昨天发生的一切。

  云沐宸已经没有身边了,叶梓汐匆匆穿好衣服,打开门看外面没有人,就向门外走去了。

  她知道这里是云氏医馆,她也曾来过这里,只是从来没有在这里留宿而已,昨晚是第一次。

  叶梓汐前脚刚踏出云氏医馆,云沐宸就端着一碗醒酒汤过来了,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放下碗就追了出去,可是已经没有叶梓汐的身影了,

  一个小药童见云沐宸如此,“公子是在找叶小姐吗?叶小姐走时让我告诉公子她想好好静一静,”

  云沐宸闻言就转身回房了,叶梓汐,这次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带你走,你说过的要与我在一起一辈子的。

  这样想着,云沐宸就把房间里收拾了一下,就匆匆赶回云府了,一回到云府就径直走向了他自己的书房。

  云沐宸自幼喜欢学医,所以他的书房里大多都是医书,云沐宸在翻找着什么。

  他不会让叶梓汐嫁给萧天承,而且说不定还会带着他的孩子一起嫁给别人,那他的孩子以后管别人叫爹,云沐宸想想就不爽。

  虽然还不确定会不会怀上,但是云沐宸在暗暗祈祷着,孩子,你争气点啊,不然你娘亲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云沐宸一边翻找着什么,一边说“云泽,你以后这一个半月都去盯着梓汐,她有什么状况都要及时禀报我,比如吃了,酸的还是甜的,去了那里,嗜睡不,恶心不,想吐不,这样我通通都要知道,你记不住的话可以找个小册子记下来给我看,”

  云泽是云沐宸的侍卫,听着他家少爷吩咐的这些,好奇的问“公子,这不是孕妇才有的状态吗?那叶小姐又没怀孕,”

  “叫你去你就去,那来那么多废话,”云沐宸没好气的说。

  云泽走到外面好像知道了什么,心里美滋滋的,他家少爷这是先下手为强啊,机智机智,不愧是他家少爷。

  云沐宸翻来一会终于翻到了他要找的那本医书,翻开,翻到其中一页才停了下来。

  只见那页上面记载着假死药,云沐宸看着药的配方,这是一本古籍,当今世上除了写这本医书的人曾制出假死药外,还有两位曾经制出来过,那两人都已归天。

  云沐宸看着那假死药,他要赶紧点,在一个半月后制出假死药,因为一个半月后便是叶阁老的寿辰,萧天承说过叶阁老寿辰过后便去请旨赐婚,所以他没时间了,得赶紧些!

  云沐宸捧着医书就去了他在云府的药房里,研究起来了。

  又过了几日,淮南王府,南二跪地禀报着“爷,上次玄光寺抓到的人都是被雇来的杀手,是江湖上出名的鬼门中的杀手,除了这些没有其他有用的,连雇主是谁都不知道,所以查不出来是谁买凶杀人。

  还有南漠那边已经内乱,南漠新王应该一时间分不出心来对付我们,所以爷您可以安心过一段时间的安静生活了。”

  “那些人嘴还挺严的,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还这么久才招,南二,你说是他们的嘴严了还是你的手段退步了,”

  历南歌背对着南二,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是从他的话里可以知道他很不高兴,

  “属下知错,以后定当再接再厉,”南二紧张的回答着,

  他能不紧张吗,他家爷要是一个不高兴,罚他去暗卫中领一个月的罚也不是没可能,轻则打扫一个月的卫生,重则那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你不必如此,既然他们嘴里已经没什么了,那就杀了吧!毕竟他们伤了妙妙,该到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历南歌吩咐南二,南二闻言放心了许多,不是针对他的就好,谁让那些人不长眼呢,竟然伤了他家爷的手中宝,该杀!实在该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