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69章我需要你对我负责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26 2019-07-18 23:57:00

  韩濯闻言,傻笑着“不介意不介意,我一点也不介意,你骂我也是应该的,”

  凌月看着韩濯此时傻傻的样子,冷不丁的来了句“傻大个,你还事吗?”

  韩濯直接忽略了那句傻大个,“我就是想看看你还有没有事,跟你道个歉,没别的事,”

  “傻大个,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已经没事了,再说了你与我二哥是哥们,所以你不用这样,”凌月说,

  韩濯挠挠头,道“用的,那日我与你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所以我要对你负责,我要娶你,”

  林妙言与历南歌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句话。

  历南歌腹诽:韩濯这小子终于开窍了啊!

  凌月直接一脸懵逼,然后脸红心跳,这都是什么逻辑啊,“我不需要你负责,”

  “我知道你现在不了解我,没关系,我可以与你多了解了的,反正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所以我就要对你负责,”韩濯一本正经的说。

  凌月向天翻了个白眼,“傻大个,我都说了我不需要你负责。”

  “凌三小姐这怎么可以呢?既然你不需要我负责,那……那我需要你对我负,你那天也摸了我,所以我……我要你对我负责,”这句话韩濯说的有些断断续续,表现出了他的紧张。

  凌月直接蒙圈了,还有这种操作?这样也可以?

  林妙言与历南歌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听了一会,听到韩濯说需要负责时历南歌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了,

  “韩大少爷,你这样子跟个小媳妇似的,要我说你就干脆直接点,去大长公主的面前说需要凌三小姐对你负责就,到时候大长公主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历南歌调笑着。

  韩濯想了想很认真的说“这倒是个好办法!”

  林妙言也忍不住失笑了,没想到这韩大少爷也有如此老实憨态的一面,

  “凌月,你陪我去见见你祖母吧!”林妙言见凌月因为韩濯的话而不好意思,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凌月瞪了一眼韩濯,便搂着林妙言的手臂走向了大长公主所住的昭园。

  历南歌与韩濯走在后面,两人用内力传音交谈。

  历南歌挑了下好看的眉毛,“韩濯,你这是终于开窍了?”

  “历南歌,我告诉你,你别胡说八道,既然我与凌三小姐有了肌肤之亲我就应该对她负责一辈子。”

  韩濯瞪了眼历南歌,活脱脱的小媳妇模样。

  “哈哈,刚刚是谁嚷嚷着要人家对他负责来着!”历南歌嘲讽,

  “那就算我喜欢人家了吧,那又怎么样?感情你们欺负我是老实人是啊?”韩濯怼回去。

  “你老实吗?刚刚要别人对你负责的时候我还真没看出来你那里像老实人了!”历南歌摇头失笑,

  林妙言与凌月在前面走着,完全不知道身后两人一直在暗中交谈。

  没一会,几人就到了昭园,此时大长公主正与喜嬷嬷在院子里闲聊着,有小丫鬟来说尚书府小姐与南歌世子前来拜访。

  大长公主闻言笑着说让小丫鬟赶紧去请,说着就由喜嬷嬷扶着向待客厅走去了。

  林妙言等人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了,一见大长公主来,三人便行礼道“林妙言参加大长公主殿下,”

  “历南歌,韩濯参加大长公主殿下,”

  “不用如此多礼,”大长公主笑着说,

  “妙言这孩子有些日子没来了吧?难道今日记得来看看我这老太婆!”

  “昭阳祖母真会说笑,你那里老了,明明还很年轻,若是你出去说您六十几岁了肯定没人相信,您一看才五十岁而已,那里有六十啊?”

  林妙言笑道,她也常来大长公主府,久而久之大长公主便让她随凌月也叫她祖母。

  大长公主被夸,笑的一脸慈爱,“你这孩子,净会斗我开心,我听说你兄长也来了,怎么没一起过来?”

  “哥哥军营里突然有事便离开了,下次呀我定让哥哥过来与您赔不是,”林妙言说着回答。

  林清轩现在接管了神臂营,大长公主是知道的,“你兄长也老大不小了,你劝着点,别老是往军营里跑,天天与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什么才能成亲啊?他有没有心仪的姑娘啊?”

  “这个是哥哥的私事,妙言不得而知!”

  大长公主听到林妙言的回答,笑了笑还想说什么,凌月插话“祖母,妙言一来你就看不到我了,你再这样我吃醋了,下次不让她来我们家了!”

  “哎!你这孩子,祖母怎么会看不到你呢,祖母只是许久没见到妙言与她多说了两句你就吃醋了,”

  大长公主傲娇了,几人看着这个看小孩,不知是笑还是不笑,

  “昭阳祖母,你现在这样一点也不符合当年在战场上叱刹风云的模样啊!”历南歌打趣着,

  大长公主听见历南歌说起她年轻时候的事迹,也有些怀旧起来了,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现在我老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昭阳祖母没老,若是您再披上战甲依旧还是那个号令三军的大长公主殿下,”历南歌说道。

  “我父王年轻时候还与你打过仗,至今为止他还常常与我说起您的事迹呢!”

  “是吗?我还记得那是你父王还不是淮南王,他还是个没娶妻的毛头小子呢,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又到了成亲的年纪了,属于我们的辉煌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属下你们的了,”

  大长公主怀念着过去,林妙言听到成亲两字时有些脸红,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三儿韩濯听到这句话则是想到了历南歌说的让他去大长公主殿下面前将事情说出来。

  想到这里,韩濯直接开口“大长公主殿下,我要凌月对我负责!”

  本来是想说要对凌月负责的,可是话到嘴边却该口了,说要对凌月负责行不通,那就说要凌月对他负责。

  谁说老实人没心机了,看看人家韩濯这心里妥妥的拐媳妇高手!

  此话一出林妙言三人都是惊了下,历南歌刚刚只是开玩笑那么一说,没想到韩濯这家伙居然来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