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66章你别说了,我都知道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30 2019-07-17 23:50:00

  余芊芊这下尴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余绮霞看着余芊芊的举动,觉得愚蠢至极,不知道那是林妙言的位置吗?这两人都是将林妙言如宝一样疼着的,会让她去坐林妙言的位置。

  余芊芊看到了余绮霞,便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看我怎么没注意这是林小姐的位置呢!是我逾越了,还请林公子与南歌世子见谅,”

  历南歌看都不看她一眼,林清轩则是淡淡点头,余芊芊见状就走先了余绮霞,“大姐,我能与你坐一起吗?”

  “你随意!”余绮霞看了眼余芊芊说,说完便转眼看向了场上。

  这时林妙言等人牵着马正准备开始,林妙言翻身上马,对着身后的林清轩与历南歌说“哥哥,你们两个记得为我加油,”

  “好,加油,小心点!”林清轩笑着说。

  历南歌也不甘示弱,“妙妙加油,自己注意安全!”

  “好!”这句好回答了两人。

  封玉儿坐在丞相府的棚子里,看向这一幕,眼里都是嫉妒,林妙言你何德何能有哥哥护着,又有心上人如此护着,你知不知道你的人生完美的让人嫉妒。

  这几日发生的事让她明白,想要对付林妙言除非一击即中,不然就不要轻举妄动,就算没有历南歌,那林清轩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

  就让那些看她不顺眼的人先出手吧!她坐山观虎斗岂不快哉,想着便朝李悠然那边看去。

  李悠然喜欢寒羽墨,甚至亲自去寒府说要嫁给寒羽墨,寒大人是同意了,可是一直没得到寒羽墨的回复,以至于李悠然最近蔫了吧唧的,看来她有必要透露些什么让她这个表妹知道了。

  想着便走向了李悠然,“悠然表妹,这是怎么了?不开心吗?”

  “表姐,你怎么过来了?”李悠然闻言看向了正缓步走来的封玉儿。

  封玉儿微微一笑,“看你不高兴的样子,便过来看看你了,怎么?是为了寒四公子的事情?”

  “表姐你都知道了,”李悠然的也不隐瞒什么。

  封玉儿掩唇笑,“你的眼睛盯着人家寒府的位置自己快掉下来了,”

  李悠然有些不好意思,“有这么明显吗?”

  说着便向寒羽墨的位置看去,封玉儿也跟着看向寒羽墨,“你有没有觉得那寒四公子在看谁?”

  李悠然闻言便随着寒羽墨的视线看去,竟然林妙言。

  马球赛已经开始了,林妙言身着红衣骑在马背上,是那么的潇洒肆意,一身红衣更显得张扬无比。

  封玉儿只是点到为止就行了。

  然而李悠然眼里却被嫉妒蒙蔽了,封玉儿见状,道“别轻举妄动,她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李悠然闻言这才没有被嫉妒冲昏头脑。

  封玉儿这几年没少针对林妙言,她知道林妙言是不出手则已一出去就是一针见血,上次是因为听说历南歌亲自去提亲了,所以一时忘了分寸,冲动了。

  这边林妙言等人正在激烈的进行马球赛,另一边,大长公主府后院一个偏僻的小花园里。

  云沐宸终于找到了叶梓汐,他得到消息说叶梓汐回来参加宴会所以他才会来的,可是来了只是在进门时看到叶梓汐一眼,之后便没看到她的身影了,他以为她走了,问了守门的人都说没看到叶小姐离开,所以他便在这府里寻找起来。

  云沐宸走到小花园的入口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女子,着湖蓝色长裙的女子,坐在石桌上,手里拿着一瓶酒,已经可以看出来已经醉了,可是桌上还有一瓶没有打开。

  云沐宸看着已经醉了却还在不停给自己灌酒的叶梓汐,抬步走了过去,记忆里她很少喝酒,因为酒量不好,属于那种几杯就倒的,可是现在她这是喝了快一瓶,不醉才怪呢!

  叶梓汐看着走向自己的人,抬起头,“沐宸?是你吗?大概是我喝多了出现幻觉了吧!”

  云沐宸一改往日里冰冷的态度,走过去温声说“知道自己喝多了还不停下来?”

  叶梓汐愣了愣,“我就说嘛,怎么会是真的,若是真的你怎么会如此温柔的对我说话?”

  叶梓汐放下手中的酒瓶,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向云沐宸,“云沐宸,我不管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就让我抱一会好不好?”说着就往云沐宸的怀里靠去。

  云沐宸看着不省人事的人,有些无奈,叶梓汐,只要你把所有事情和你的无奈都说出来给我听,我就带你离开。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云沐宸说着作势就要将叶梓汐抱起来。

  叶梓汐闻言退开了云沐宸的怀抱,拿起那瓶还没喝完的酒继续喝,“我不要回去,云沐宸来陪我一起喝,哦对了你只是个幻觉不知道能不能喝酒?”

  因为四皇子萧天承说等到叶阁老的寿辰过后他便去向皇上求旨赐婚,她闻言不想嫁却又无可奈何,本来是来参加马球会的,可是在看到云沐宸时她便觉得烦躁出来走走。

  走走花园时就看到有丫鬟正端着酒走向了马球赛的场地,她随手就拿了两瓶,一路边走边喝,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这里。

  云沐宸听见叶梓汐的话就坐了下来,拿起那瓶还未开的酒,打开喝了一口,“不想回去那我就陪你喝吧!”

  叶梓汐见状就靠在云沐宸的身后,又灌了一口酒,“沐宸,你不知道,萧天承拿我父亲贪污的罪状威胁我父亲,我父亲才逼着我去接近他的,爷爷无奈却没有办法改变,我只能去接近萧天承,这样我父亲才不会有事,沐宸你不知道我……”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只是你从来不愿意亲口告诉我而已!”云沐宸说,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被逼的,她是有苦衷的,可是她却没把他当做她的依靠,什么都不愿意告诉他,他今日来找她只是想问问她会不会嫁给萧天承,如今看来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突然叶梓汐扔了手中的酒瓶,转身抱着云沐宸,便向云沐宸的唇吻了上去。

  云沐宸只是有片刻的愣神便反客为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