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60章花开时节动京城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78 2019-07-14 23:50:00

  林妙言走之前还去找慧圆将那《妙法莲华经》剩下的那几卷借走了,说誊抄过后再还回来。

  随着一句出发,众人便踏上了回京的路程。

  到达京都时已经申时末了,林清轩早早的就来城门口接林妙言了,历南歌因为要回宫先皇帝复命所以就没与林妙言一起。

  林妙言一进城门,赶车的十三就对着坐在里面的林妙言说“小姐,大少爷来接你的来了,”十三赶车,红雪与落儿两人都与林妙言一起坐在马车里。

  林妙言闻言便掀开车帘看出,就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青衣的男子骑在马上,林妙言对林清轩挥了挥手“哥哥,”

  林清轩看到林妙言对他挥手便大马上前“回来了,走吧,别让爹娘久等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对林妙言投来了羡慕的眼神,个个都觉得要是自己也有一个这般疼爱自己的兄长就好了。

  一路回到尚书府,林尚书与林夫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林妙言一下马车林尚书与夫人就下了台阶,聂婉茹一下台阶就把林妙言抱了个满怀。

  “言言回来了,在寺里吃的很清淡吧,看都瘦了,”聂婉茹心疼的说。

  林尚书也跟着道“是瘦了,回来多补补,去梳洗一番就来用晚膳吧,今晚吩咐厨房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林清轩突然开口“听说你受伤了,伤那了?”那日他走的早,走的时候林妙言还没起床,可是才回来半天,十三就传信来说小姐与南歌世子遇到刺杀,小姐为救温家小姐受了点伤,不是很严重。

  若不是十三说不是很严重,怕他是马上就要再回一趟玄光寺了。

  “是啊,伤那了,娘亲看看,”聂婉茹也从林清轩那里知道了林妙言遇到刺杀的事了。

  林尚书则是有点微怒“下班遇事之前先保护好自己再去管别人,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证还想着去救别人,你以为你多厉害啊?”

  “那么凶干什么?别吓着我女儿了,林哲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凶我女儿一句我就跟你没完!”聂婉茹护犊子的说,

  林尚书无奈“我这不是担心她吗?你说说要是那天言言真的有个好歹,我们该怎么办啊?”

  “爹说的及是,言言你下次不可以这样乱来了,我和爹娘都会很担心的,”林清轩也跟着说,

  “哥哥,当时的情况下言言做不到自私的为了自己而不顾别人,哥哥是少年将军,可以为了百姓而奋战沙场,言言是哥哥的妹妹,自然不能给哥哥丢人了,”林妙言有些俏皮的说着,

  林清轩无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还有爹娘的感受啊,我是男子,与你不同,保家卫国是我份内之事,”

  “爹爹也常说女子未必不如男,不是吗?”林妙言看着林尚书如实说着,

  林尚书也是无奈“我是说过女子未必不如男,可是你有我们你不需要逞强,”

  林妙言一笑“好了嘛,我以后不会了,爹爹娘亲不要生气了,哥哥也不生了好不好嘛?言言知错了,”

  林妙言撒着娇,一家人说说笑笑的走进了府里,林妙言梳洗一番便来与家人一起用了晚膳,聂婉茹本是想与女儿多说说话的,可是想着林妙言一路舟车劳顿便早早的放她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林妙言坐在梳妆台前面由红雪替她挽着头发,落儿在身后说着这几天的事情,“小姐,你不知道吧,我今天一早便出去打听这几天京都里发生的事情。

  听说那徐太师的嫡子徐元强抢民女被判斩首示众了,而且就在昨日午时问斩了。

  还有今日一大早就从皇宫里传出来六公主圈养男宠,淫乱后宫,本来是要被赐死的,可是敏妃在御书房跪了一夜,皇上才开恩,六公主没被赐死可是被终身监禁在公主府了。”

  红雪闻言说道“那徐元强抢民女本来早就该死了,仗着自己姑姑是茹妃就为非作歹,这么多年来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简直就是死有余辜。”

  “那徐元就是个人渣,”落儿附和着。

  林妙言也觉得徐元死有余辜,“听说御史大人的女儿就是被他给祸害了,”

  “是啊小姐,那徐元的死就是御史大夫带着一群证人去状告他的,那群人都是被徐元强抢民女过的人家,”落儿说着。

  林妙言梳洗过后就去前厅用早膳了,用完早膳后林妙言就回了自己的小书房,誊抄从玄光寺里借来的经书。

  巳时的时候凌月便送来信说今晚蕊香楼里雨莲姑娘出了道题,答对者便可以去听她的弹唱,而且是免得的。

  林妙言闻言便走出了小书房,换了套男装就出门去品茗坊了,她们约好了午时一刻在品茗坊见面,现在离午时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所以林妙言就直接过去了。

  入夜,蕊香楼里,林妙言众人在二楼的雅间里坐着,等着雨莲姑娘的题目出来。

  今日来蕊香楼的人格外的多,蕊香楼里也十分热闹,许是想听雨莲弹唱又难得的是免得的,所以不少人都是为了雨莲来的。

  不一会,楼下了大厅舞台中央走上来一个着粉衣的女子,长的及美,不同于红莲的媚,而是美。

  她一上台随着身后拉起白绸,“今日多谢各位来捧雨莲的场子,今日若是谁能根据这上面的诗句画上一幅画,那雨莲今晚便为那人弹唱一曲,或者更多,想听什么曲子由各位选。”

  她话落,众人纷纷看向她后面的白绸上,那白绸上题着一首诗句:

  庭前芍药妖无格,

  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

  众人一看这诗句写的是牡丹,就明白要画什么了,这时有丫鬟给每人发一张宣纸,还有笔墨,想听雨莲弹唱的人都在提笔画着,也有很多人只是来凑热闹的。

  也有人来给雅间里的林妙言众人给了宣纸与笔墨,笔墨纸砚准备好后众人都看向了蒋雯婧与林妙言,看今日她们两个是谁大显身手。

  林妙言不动手,蒋雯婧也不动手,她们是女子,在这种地方最好别落下有关自己的东西,画艺与字迹都不行的,若是被有心的人认出来了不是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