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9章午时问斩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39 2019-07-13 23:55:00

  接着又有一个老年妇人说“老妇的女儿也是被那徐元抢走了,回到家中老妇已经将人安抚住了,没想到两月后我那女儿竟有了身孕,她觉得那孩子是她的耻辱便也自尽了,最后就是一尸两命啊!”

  那妇人说完有一对夫妻附和道“我们的女儿也是一尸两命啊!”

  ……

  高坐在龙椅上的皇上听见这些声音,看向徐元“你还有何话可说?”

  说完又看向徐洲“徐太师果真养了一个好儿子啊!不仅如此还包庇他,使得他越来越无法无天,徐太师果真了不起啊!”

  徐洲闻言也不是如何是好,这两日他到处派人寻找这些认证,可是一个都没找到,这陈怀忠将人藏的太好了,以至于他想做点什么都无从下手。

  那天五皇子也来跟他说实在不行就舍了徐元,他不止一个儿子,可是他还想挣扎一番,毕竟这是他疼着长大的儿子啊!

  想到这里,徐洲说“陛下,即便这些事情都是真的,那御史大人的女儿之事没有证人那就是诬陷,”

  “没有证人?徐太师就这么笃定老夫没有证人了吗?”陈怀忠看着徐洲怒道。

  然后在众人注视之下,打开手里一直拿着的画卷,对着跪在下面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妇人说“还请小夫人说说当时的所见所闻。”

  那小妇人看着那画卷上的人开口“三年前,民妇有孕在身,去寺里为肚中孩子祈福,在上梯子时就是这位小姐扶了民妇一把。

  可是在回来的路上,是这位小姐的马车车轮坏了,我本想着让这位小姐随我到家中歇息一下,可是我还没上前就看到那位公子将这画中的小姐强行拉上了自己的马车。”

  那小妇人说着还指了一下徐元,

  “你胡说,我根本不认识这画之人,”徐元反驳着。

  突然有声音响起“父皇,这事儿臣可以作证,当时儿臣就坐在徐元的马车里,儿臣不认识陈小姐只以为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而已。

  这事儿臣也有错,若是儿臣当时制止了徐元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所以儿臣甘愿受罚,还请父皇降罪。

  只是儿臣只知道这一件事情,至于后面徐元还强抢过多少民女儿臣就不得而知了,还请父皇惩罚于儿臣,”

  萧天睿如实说着,聪明人都知道他这是明哲保身,再说了他说的也是事实。

  徐洲与徐元见萧天睿已经出来作证了,一下子便颓然了,徐元更是怒道“五皇子殿下竟然出卖我,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表兄,”

  此话一出就间接的承认了所有的事,众大臣见状纷纷摇头,这徐元还真是蠢。

  “出卖倒是谈不上,本皇子又没有承诺过你要为你保守什么,何来的出卖,本皇子说的只是事实而已!”萧天睿看也不看徐元一眼,徐元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留着也只是会坏事,当舍则舍。

  京兆尹严昌一直没说话,看着事态发展到如此程度,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皇上看着徐州怒声说“太师如今还有何话可说,还说这也是御史大人诬陷于你的,”

  徐洲咬了咬牙,闭上眼像是做着什么决定“臣无话可说,请陛下降罪!但是京兆尹与老臣无关,老臣只是知道这逆子用太师府的势力去威胁京兆尹而已。

  是老臣教子无方,老臣甘愿受罚。”

  徐洲说完京兆尹严昌就傻眼了,看向徐洲“太师这……”

  话还没说完徐洲就回头瞪了眼严昌,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想你儿子死就闭嘴。”

  严昌听见徐洲的话就再也不抱希望了,他这是打算舍弃他了,还是用他儿子的生命威胁他,他现在不认也是认了。

  想到这里,严昌说“太师说的没错,一直都是徐公子用太师府的势力威胁于臣,所以臣不得不做出那些事情,臣也甘愿受罚,可是臣不曾杀人害命。”

  现在傻眼了的是徐元,他知道现在谁都舍了他,他一个人没有说服力了,只呆呆的跪坐在地上。

  皇帝见众人如此,“来人,传朕旨意,徐元强抢民女草菅人命,关入死牢,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徐太师包庇其子,教子无方,则调往燕城,未经传召不得回京。

  京兆尹严昌滥用职权,对百姓滥用私刑,贬为庶民,发配边疆。

  五皇子见死不救,有辱皇室,回府面壁思过,没有朕的旨意不得私自出府,退朝!”

  皇帝说着便一挥衣袖,头也不回的走了。

  徐元被判明日午时问斩,才反应过来,“爹,你救救我,我不想死,爹你救救孩儿,”

  徐洲没说话,任徐元喊着,不一会就有侍卫将徐元拉走了。

  徐元反抗着,可还是被拉走了,直到徐元的声音消失,徐洲这才从地上慢慢的起来,充满恨意的双眼看着陈怀忠。

  陈怀忠也看着徐洲,“太师不必如此看着我,你的儿子好歹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是我的女儿却丢了大把的好时光还没来的急享受呢!要求恨的话,太师的恨还及不上我的一半呢!”

  陈怀忠说着也是一挥衣袖走了。

  “舅舅不必如此,来日方长嘛!我们有的是时间陪陈怀忠慢慢玩,徐元是什么脑子舅舅想必比我更清楚,舍了就舍了,留着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坏事,”萧天睿如实说着。

  “多谢五皇子宽慰,老臣记下了,”徐洲说完便也走了。

  翌日清晨,玄光寺,所有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京都了,大队人马在寺门口集合,萧颜这几日都是被锁在禅房里的,此时也是被人帮着手脚抬上马车的。

  她这几天不是没想过逃跑,可是太后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她的房间都是有侍卫死死盯着,窗户也是被钉死了的,除了有人送饭来门根本不会被打开。

  而且送饭来的人也只是将饭菜放在门口也不进去,这让她想要逃跑都没机会。

  她此时正挣扎着想要下马车,可是那侍卫许是嫌她事多又怕出什么意外,自己不好交代,一个手刀把萧颜劈晕了扔进了马车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