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8章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爱你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167 2019-07-13 23:45:00

  历南歌一出门就被凌宇恒叫走了,看他那急匆匆的样子历南歌以为出什么事了。

  边走边问道“出什么事了?你这慌慌张张的干嘛?”

  “大事,非一般的大事,”凌宇恒也是边走边说道。

  历南歌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不是出什么事了,结合刚刚温家小姐的模样这两人该是闹别扭了,想到这里,历南歌便笑了起来。

  走到一处凉亭,凌宇恒拉着历南歌坐在亭子里,凌宇恒一看到历南歌这笑容就有种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进去了。

  历南歌见凌宇恒不说话,站起来“不说?那我走了。”

  “你到底是不是兄弟啊?江湖救急不知道啊?别每次都想着坑我,等到那日你求上我时,我一定得好好坑你一笔,”凌宇恒不满的说道,

  历南歌闻言勾起一抹邪笑,“谁跟你是兄弟,你兄弟没在家中,这次就先欠着吧!不过还是得还的,我目前还没有想要的东西,”

  说完坐下接着又说“说吧!怎么回事?”

  凌宇恒一脸生无可恋“你平日里是怎么哄好林妙言的,比如她生气的时候,”

  “不要效仿我,我的方法在你那不一定有用,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闹起来的?”历南如实说着。

  说道这个凌宇恒就觉得自己很无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你说我解释吧,我又怕她觉得我在掩饰什么,我要是不解释吧,我又怕她真的误会什么。”

  “那你去给人家道个歉吧!说以后见到别的女子都退避三舍,再准备一些小玩意送给她,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说着起身就走了。

  走之前笑着对凌宇恒道“记得给钱啊!这次就一百两就行了,多了不要啊!”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凌宇恒一个人在亭子里咬牙切齿。

  凌宇恒想着历南歌说的话,便朝后山走去了,进入桃花林里,折了一枝桃花就出来了,

  入夜,温暖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就看到桌上有一枝桃花,被人用瓶子插了起来,一眼望去便有一枝独秀的感觉。

  “小云,这是你什么时候去折的桃花?”温暖笑着问道,

  小云看向那枝桃花“奴婢没有去折桃花啊!”

  两人疑惑不已,门外有声音传来“是我去折的,小暖可还喜欢?”

  小云看到来人便自觉的退出去了。

  温暖看到凌宇恒,再想着林妙言说的话,虽然不是很生气了,但是还是板着脸“你来干什么?”

  凌宇恒闻言便走到了温暖的跟前,拉着温暖的手,“小暖,对不起我错了,我那天就该离那张小姐远点的,可是我也不知道她会突然拉我的手。

  我发誓,我以后看见别的女子都退避三舍,让她们连我的影子都碰不着,你别生气了,小暖,你生气我也难过。”

  温暖听着,心里有点窃喜,面上却不显,“放手,”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除非你把它剁了,不然我就不放,”凌宇恒耍无奈。

  温暖瞧他这副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凌二少爷何时变得这么无赖了,莫非是我眼花了?”

  “我只对你一个人无赖,小暖,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凌宇恒郑重其事的说,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温暖有点小傲娇的说着,

  凌宇恒看着温暖着样子觉得有点小可爱,平日的温柔大方的女孩竟说出了如此俏皮的话来。

  另一边,历南歌在林妙言的房里,两人下着棋,林妙言说“历南歌,你最喜欢做的事什么?我一直都不知道?”

  历南歌落下一子“你不知道吗?那看来我有必要更明确的让你知道一下,”

  “什么?”林妙言一脸茫然,

  历南歌对林妙言勾了勾唇角,“你过来,我告诉你,”

  林妙言听话的凑了过去,历南歌一把将人搂在怀里,抬起林妙言的下巴便吻了过去,好一会才放开林妙言,

  “现在可知道了?”

  林妙言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历南歌将自己的额头顶着林妙言的额头,“我最喜欢做的事就爱你,宠你,护着你,现在知道了吗?”

  林妙言点了点头,然后也不下棋了,就这样在窝历南歌的怀里,不一会就睡着了,历南歌低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

  妙妙,我真的好爱你,这辈子都不够。

  历南歌如此想着,然后如同往常一样,为林妙言解了头发脱了衣服,历南歌便搂着林妙言一同躺在了床上。

  翌日清晨,因为太后说明天回京都,今日就不用去大殿诵经,各自好好休息一天。

  然而京都皇宫里并没有这般悠闲了,此时宣武殿上,皇上今日要亲自审问徐元。

  此时大殿之中跪着一大片人,以陈怀忠为首的那边都是陈怀忠带来的认证,另一边只有太师徐洲,徐元,京兆尹严昌。

  皇帝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一群人,“徐元,朕且问你有没有强抢民女草菅人命,若有欺瞒朕定当严惩,”

  “当然没有,我乃太师之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用的着去抢吗?”徐元否定着,

  皇帝闻言不怒反笑,“是吗?你的给朕想清楚了再说!”他那日一下朝就派人去调查了,不仅大理寺的人去调查了,还有他自己的皇卫也去了,得来的结果都是徐元强抢民女,不仅如此还草菅人命,现在他却说没有,把朕当傻子了吗?

  皇帝再不看徐元,直接看向跪在下面的那群百姓,“你们说,只要你们说的属实,朕一定还各位一个公道。”

  那群百姓个个都是愤怒异常,他们的女儿在花一样的年纪被那徐元强抢了去,最后不堪受辱都自尽了,他们也想着去京兆尹击鼓鸣冤,可是那京兆尹却说他们不识好歹,连太师之子都敢得罪。

  看着这些官官相护,他们已经不在抱有任何希望了,可是前几日有人找到他们,说能为他们做主,所以他们今日才跪在这里的。

  百姓们听到皇帝的话,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一个粗布衣青年男子开口说道“草民启禀皇上,草民与家中妹妹相依为命,在两年前妹妹上街买菜,就被那徐元看上了,然后强抢了去。

  草民只是一介布衣,敢怒不敢言,幸得当时有御史大人说让我别冲动,等到有了证据自然会为草民讨回公道。”

  那布衣男子说完,接着就是一大片的附和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