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7章淮南王世子妃只能是我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64 2019-07-12 23:55:00

  皇上说完便说了句退朝,然后就走了,身后众人高呼万岁后便也纷纷离开各回各家。

  下朝后徐洲就急急的并回去了,一回到太师府就吩咐人去将萧天睿请来商量对策。

  此时,茹妃的如烟宫里,茹妃坐在贵妃榻上,听着萧天睿说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茹妃听完便怒不可遏,“本宫早就知道这个徐元迟早会坏事的,还有你当初怎么就眼睁睁看着那御史大夫的女儿被他强抢了去,”

  萧天睿为有些后悔当初这件事了,说“儿臣当初只以为她是那家大户人家的小姐而已,在那之前儿臣并没有见过那陈怀忠的女儿,所以不认识那陈小姐,”若是认识他早就救下来了,这样的话那陈怀忠还欠了他一个人情,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现在你父皇可不管你认不认识,这件事已经牵扯到你了,还有你等会去太师府时就跟你舅舅说实在不行就舍了徐元,他不止一个儿子,徐诚那孩子比徐元要稳重的多,让她好好思量思量成大事则不拘小节,”茹妃说着眼睛闪过一丝狠辣,一看就是个杀伐果断的女人。

  萧天睿没有任何异议,那徐元本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蠢货,只是因为是嫡子所以被徐洲宠坏了而已。

  仗着有他和茹妃撑腰在京都没少胡来。

  入夜,御史府,密室里,萧天瑾看着陈怀忠说“今日在朝堂之上你说的话可是都真的?这三年来你一直没找到证据怎么突然有了证据?”

  一直没人知道御史大夫陈怀忠其实是七皇子萧天瑾的人。

  陈怀忠闻言捋了捋胡须“这事微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日我夜里微臣在书房看书,突然有人用箭从外面射了一封信进来,微臣看到信后便去找信中提起的证人,还有这三年来微臣也在暗中收集了不少证据。

  特别是信的末尾那几个字,说的是要快准狠,别给别人留下反击的机会!”

  “信呢?”萧天瑾问道,

  陈怀忠见他如此就从暗格里取出一封信,萧天瑾打开信,看到那熟悉的字迹便明白了!

  笑了笑什么都没说,既然是历南歌送来的信那就一定是真的。

  陈怀忠见他如此有些疑惑“七皇子知道送信的人是谁?”

  萧天瑾没回答陈怀忠的话,只是说“把你手中的证据以及证人看好了,徐洲那边可能已经准备动手了。

  到时候你没有证据的话就会被说成诬陷的,本皇子会派些人手给你的,”说完就走出密室离开了。

  清晨,玄光寺,今日还是照旧去大殿之中诵经,诵经过后林妙言与历南歌一起回了林妙言所住的禅房之中,继续学习弹琴。

  经过两天的教导历南歌终于学会了调音试音,今日林妙言便让他弹一些简单的曲子。

  历南歌学什么都快,从刚开始的断断续续到后面的整整齐齐,一首曲子弹的还算可以。

  林妙言喝着茶“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有妙妙的亲自教导自然是不错的,”历南歌笑着继续在弹一遍刚刚那首曲子。

  温暖过来时就看到一幕很美的画面,男子抚琴女子品茶,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温暖不知不觉便看的有些入迷,林妙言察觉有人来了,转过头去看“温暖,你怎来了也不进来?”

  温暖闻声便惊醒了“我怕打扰到你们,”

  “没事过来坐坐,喝杯茶,”林妙言说着便给温暖倒了杯茶,

  温暖走过来坐在林妙言的右手边的位置上。

  历南歌弹完一曲便不再弹了,走过来坐在林妙言的身边喝了杯茶。

  “我先去看看随行的侍卫,一会再来陪妙妙,”历南歌说着,他其实是看出来这位温小姐找林妙言有话要说,但又碍于他在这里,所以他才如此说的。

  “嗯,你去忙吧!”林妙言倒是没看出来温暖有话想找她说,只以为历南歌是真的去看看随行的人。

  历南歌走后,温暖笑着开口“南歌世子对你可真好,这么好的人你可得守好了!”

  林妙言一听这话便品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温暖,你有心事啊?和凌二少爷闹别扭了?”

  温暖被人猜中了心四,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才说道“也不是什么闹别扭,就是前两天凌宇恒约我去后院亭子里说想与我多了解了解,可是我去时就看到张曼云张小姐像是摔倒了正拉着他的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很生气,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明明是那张曼云自己倒向他的可是我还是很生气。”

  “你什么都知道还生气干嘛?你也说了是张小姐倒向凌二少的,凌二少也没做什么啊!”林妙言说,

  温暖有些茫然的说“他说让我别误会,让我听他说,可是停下来听他说的时候他却什么也没说,我想想就有气。”

  “他不说应该是怕他越解释你就会越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吧?越是解释怕你觉得这是为了掩饰吧!”林妙言看着温暖说道。

  温暖听着林妙言说的话,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可是他什么都不说算是怎么回事?”

  “他应该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吧!以我对凌宇恒的了解他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林妙言如实说着。

  凌宇恒的确不是个会怜香惜玉之人,要是会的话估计后院早就有一堆。

  “若是有别的女子靠近南歌世子你会怎么样?”温暖看着林妙言问道。

  林妙言听着温暖的问话,郑重其事的回答“温暖,你要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与凌宇恒定了亲你就是凌二少夫人。

  如果有人靠近历南歌那就说明他很好,但是我相信她们不是我的对手,因为历南歌的心在我身上,因为这一点她们就输了。

  还有只要我还在,淮南王世子妃的位置只能是我的,除非我不要了,不然谁也别想从我这里夺过去。”

  林妙言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张扬,温暖听到林妙言说的话,又让她再一次的认识到了这个姑娘,她张扬,却不是蛮不讲理,她有资本说出这种话,因为和她相处的这几天她才发现林妙言她很优秀,可以说是内外兼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