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桃花深处言长歌

第56章弹劾,状告

桃花深处言长歌 吾爱兮雯 2089 2019-07-12 23:50:00

  凌宇恒追了上去,没看到身后的张曼云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温暖了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凌宇恒在后面追着,边追边喊到“小暖,你听我说,你别走那么快”

  温暖停下脚步,“说什么?你说啊!”

  凌宇恒被问住了,他要是解释的话就显得他真的与那张曼云有什么,若是不说吧,小暖会不会误会他与那张曼云真的有什么?

  “说啊?”温暖见凌宇恒不说话就催促道,

  “我……”凌宇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温暖见凌宇恒什么都说不出来,一气之下就走了,凌宇恒在原地一脸茫然。

  温暖一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丫鬟小云见状,说“小姐你别生气了,说不定是那张小姐自己凑上去的,你没看到奴婢可看到了凌二少爷可是毫不留情的甩开了张小姐的手。”

  “那我让他说他怎么不说啊?”温暖平静的问,

  小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小姐说的也没错,小姐让那凌二少爷说的时候,他一个字也没说,难道那凌二少爷真的与张小姐有什么?

  翌日,京都皇宫宣武殿,宣武殿乃是早朝的大殿,大殿之中现在文武百官站立在两旁。

  众人的眼睛都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人,御史大夫陈怀忠。

  他今日来上早朝,一入大殿便摘下的头顶的乌纱帽,跪在大殿之中,众人不明所以。

  突然太监一声高唱“皇上驾到,”

  众大臣闻言便纷纷跪下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皇上在龙椅上坐下后说“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待众人都起来后,御史大夫陈怀忠依旧跪在地上,头顶的乌纱帽被放在一旁,双手捧着一本折子道“皇上,老臣有事启奏,”

  皇上也看到了陈怀忠今日的举动,说“爱卿请讲,”

  陈怀忠这才说道“皇上老臣弹劾五皇子,状告太师徐洲与太师之子徐元还有京兆尹严昌,”

  此话一出,大殿之中一片哗然,然后就是一片寂静,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御史大夫今日是怎么了?

  皇上也被惊住了,问道“为何弹劾五皇子?又为何状告这三人?”

  陈怀忠磕了一个响头这才说“启禀陛下,老臣弹劾五皇子见死不救,纵容徐元强抢民女。

  状告太师徐洲纵子行凶,状告徐元强抢民女,状告京兆尹严昌草菅人命。

  陛下可还曾记得老臣的女儿,三年前突然暴毙,其实不是,老臣的女儿只是出门去寺里祈福,回来的时候就被那徐元强抢了去。

  小女不堪受辱,回到家中就自尽了,当时就是五皇子殿下与徐元一起的,五皇子殿下眼睁睁看着小女受辱而无动于衷,求陛下为老臣做主啊!”

  众人闻言纷纷震惊不已,三年前陈怀忠还不是御史大夫,只是一个在翰林院任职的小人物,其女一夜暴毙在京都之中也引起了不少人议论。

  可就在他女儿刚刚暴毙不久,陈怀忠便一路高升,到如今的一品御史大夫的位置,引得不少人猜测是否有高人相助,有的人去查了,却差不出来什么。

  站在一旁的太师徐洲闻言,怒道“一派胡言,老臣的儿子何时强抢过民女,陈怀忠你休要胡说,你女儿死了三年了现在才来说找到证据,三年前你干嘛去了?”

  “有没有胡说你自己不是更清楚吗?你儿子还弄死了好几人,人家的家人去京兆尹击鼓鸣冤,可是那京兆尹严昌是太师你的人,所以去鸣冤的人都被你与那京兆尹给打发了。

  要么就是说那些人扰乱公堂,每人被打几十大板就被丢道大街上去了,徐太师我说的没错吧!”陈怀忠愤然说着。

  徐洲震惊了,他与京兆尹的关系一直都是秘密,这陈怀忠是怎么知道的,

  皇上也是同样震惊,道“陈爱卿为何三年前不告偏偏三年后才来告?”

  “老臣三年前人微言轻,又苦于没有证据,如今老臣已经找到证据,还有老臣三年来多方查访,这三年来被那徐元强抢的人不在少数,老臣有人证。

  那徐元仗着茹妃是他姑姑,还将好几个良家女子的肚子弄大了,最后害得人家一尸两命,这些人去京兆尹击鼓鸣冤全部都被赶了出来。

  皇上若是不替他们讨回公道真的会寒了百姓们的心的,”陈怀忠义愤填词的说着。

  徐洲见状跪下说“陛下,这陈怀忠明明就是血口喷人,老臣的儿子不曾强抢民女,老臣也没与那京兆尹有关系,老臣是冤枉的啊!还请陛下为老臣做主,还老臣一个公道,”

  皇上被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有些头大了,一拍龙椅怒道“你们两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徐太师口口声声说是冤枉的,那徐太师就说说是怎么回事?”

  徐洲闻言便理了理思路,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帮徐元掩盖的事会被陈怀忠突然揭发,他被打的措手不及,如今只能拖延时间,再找机会去查查陈怀忠所说的证人。

  徐洲说“老臣也不知道御史大人为何要如此陷害老臣,老臣与御史大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御史大人如此陷害老臣究竟是自己的注意还是背后有人?”

  这些日子朝中一再争论立太子一事,他徐洲是属于五皇子一派,若是陈怀忠背后有人那就不单单是针对太师府了,而是五皇子一起的了。

  若是他太师府倒了五皇子就失去母家的助力了,就如同失去了左膀或右臂,

  太师府是茹妃的母家,茹妃乃是太师的妹妹,所以徐元才有恃无恐的。

  听见徐洲说陈怀忠身后有人,陈怀忠也不怒“徐太师这是准备狗急跳墙了吗?连这种莫须有的事情都扯出来了,”

  说着又看向高坐在龙椅上的皇上说道“陛下明鉴,老臣背后没有人,也没有人指使老臣,老臣也不曾陷害徐太师,老臣只是在为百姓为自己死去的女儿讨一个公道而已,还请陛下明察秋毫为百姓为老臣的女儿还和清白,”

  陈怀忠说着便老泪纵横,又重重的往地上磕了个响头。

  皇上看着徐洲明显的拖延时间,便道“来人呐,徐太师之子强抢民女草菅人命,由大理寺收押审问在做决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